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防,怎么也比我们几个在那里混日子好吧。

    但是这样的话,守城时间已经结束了啊。为什么现在衙门里这么冷清。

    我凝神听了听,也感觉不到有几个人。果然昨天我不在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什么吧?

    “明……”

    “柳元啊,我正好找你。”在柳元从我背后冒出来想吓我之前,我一把将他拽了过来,反而吓得他魂不附体。

    “你、你要吓死我啊!你滚哪儿鬼混去啦?”

    “没什么,去了一趟麒麟大院。”我没管他那种扭曲的帅哥脸:“喂,我们这里怎么了?黑风十三翼来闹事了?”

    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了。

    该不会是我的警告无效,黑风十三翼杀到六扇门来了吧。

    “黑风十三翼?你想多了吧。咱们的人都凑在一起,他们想下手都没机会。”柳元摇摇头,然后对我气急败坏地道:“明非真,你今天一天逃班逃的可过瘾啊。我今早一进皇城,大内的白总管就来问你的事。我一说你不在,白总管怀疑我包庇你,竟然打了我十板子!你这老混蛋,究竟怎么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了?”

    噢,我说这家伙走路怎么顺拐呢。原来挨白怜打了么?幸好我没去,要是去了挨打的就是我了。

    “先别说这些,今天黑风十三翼老实了吧?”我都发出那么明显的讯号了,要是黑风十三翼还不肯收手,就代表他们的任务肯定是有进无退的大单啊。

    “谁说他们老实了?”柳元没好气地道:“又杀人啦。还杀了三个人。”

    什么?!

    收到我的警告居然变本加厉了!!这帮人是真的不把我江南第一流氓的夜罗堡的放在眼里么!!

    “还有你怎么这么晚回来,明天御前比武正赛,你不去啦?”

    比武?我昨天今天都没去选试,不是被取消资格了吗?正赛怎么还有我?

    “什么?你还不知道?”听了我的问题柳元觉得奇怪地瞥了我一眼,“今天死的是谁你没听说啊?”

    “谁啊?”

    柳元神秘地一笑:“麒麟卫的王晗、陆广、杨进午啊。”

    “……这他nǎinǎi的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就是你昨天和今天会遇到的对手啊。”柳元睨着我,用一种甚至有些怀疑的态度道:“我都觉得是不是你暗地买凶杀人了。你的三个对手今天一口气全死了。你就偷着乐吧。”

    啊?这怎么回事?!

    黑风十三翼杀了我的对手,他们这么照顾我是闹毛线!!

    突然孟江男那张肥脸出现在我脑海中,难不成这就是他理解的给面子!!

    喂!不是这种给面子啊!!

    我是要你们住手,不是让你给我清除障碍啊混蛋!!!

    “……还有。”我有些脱力地问道:“今天大家人呢?怎么一个都不见影子?”

    “你不是刚从麒麟大院回来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嗯?”我细细品味柳元的这句话,突然理解了他的意思,“你说咱们的人全都去了麒麟大院?”

    啊?

    这几天他们不是总被找上门来欺负吗?怎么终于在沉默中bào发,羔羊咬狗了?

    “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啊。”

    “这个么……”柳元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嗫嚅道:“要从昨晚说起了。尹一弦你知道吗?就是长得像东坡楼六子那个。昨天他带人在咱们衙门附近埋伏,遇到咱们的人就打。”

    “哦……”杀手事件以来,麒麟卫的武士每况愈下,这是着急要打压六扇门么?可是龙在天却又跟黑风十三翼有关系……这让我越来越迷糊了。

    “所以呢?咱们的人气不过就打回去了?”

    以我所知的六扇门,被欺负惯了,没这个胆子还手啊。

    “不是,昨天咱们的人躲开了。连苏晓也只好拜托老黄头去替他买东西。”柳元越说越有些含糊,“但是尹一弦是新上任的,以前跟咱们的人都不认识。他遇见人就打,把出门买东西的老黄头暴打了一顿……”

    “什么!”我脸色一变。武林中人动手伤及平民,这是坏了武林规矩啊。“老黄头怎么样?”

    “李大夫屋里躺着呢,要见他?”

    柳元看我沉下来的脸色,立刻懂了我的意思。

    “跟我来吧。”

    我两人一边往李大夫的屋里走,柳元一边说:“他们把老黄头打的直不起身子,本来挺硬朗的老头,可能骨头都断了几根。看着也觉得惨。”

    我压着心底的火:“大爷家里还有人吗?”

    一向不怎么正经的柳元也是动了恻隐之心,点头唏嘘道:“老伴早就去了。乡下有儿子儿媳fù,还有一对孙儿。今天他本来趁着假期,要出城看孙子孙女的。”

    我们进了屋。

    李大夫不在屋里,似乎出去了。床上躺着脑袋抱着白布,双目紧闭的老黄头。老头儿满脸的血痕都没收拾干净,两眼肿的像鸡蛋,似乎连眼睛都睁不开。鼻梁像是被打断了似的乌青乌青的。两只枯枝般的手蜷着,仿佛被人两截被人掰断的枯木。老黄头平时精神头十足,现在看起来却像是一头濒死的猴子。

    “大夫怎么说?”

    柳元叹道:“大夫说……五内闭塞,生机已绝,等死而已。”

    “……出了这事,宋总督怎么说?”

    被人骑到头上,还把人打死了。宋鸥这次总该出头了吧。

    可是我看向柳元的时候,他却躲开了我的视线。

    “他缩了?他不管?”我怒目道:“你也不劝劝他!千柳山庄的名头都让你丢光了!”

    柳元脸上也有了愠色:“你嘴巴里放干净点!柳某人曾三次劝过总督,请他出手请宋家出面。但我柳元在六扇门里司职不高,凭什么要总督听我的?”

    柳元说的的确是实情。可宋鸥究竟在想什么?人家上门来打死了人。他居然不肯出面说一句话?

    “还能想什么?瞻前顾后,前怕狼来后怕虎,他在朝上被龙在天摆了一道,根本就不敢再跟龙在天斗。何况麒麟卫人多势众,他更加不敢。”

    “等会儿,你说咱们的人去找他们麻烦了吧……”我想了想,既然宋鸥没去的话……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是谁带的头?”

    “还有谁?”柳元耸耸肩,“其中之一就是你那个基友一生一起走,这种情怀不再有,有架打一定到的好兄弟唐掖呗。”

    我听得目瞪口呆。

    啥!唐掖带的头!!

    你们这群臭鱼烂虾去挑事我不担心,最多人家派几个小兵就把你们揍回来了。可唐掖不一样,他武功是真材实料,起码也是甲级武士的水平,麒麟卫最近死了那么多甲级武士,我还真的怀疑他们够不够人跟唐掖火拼。

    唐掖带头去闹事,那是真的能打脸了。这群家伙要是一怒之下把人家的主力惹了出来,光是那三百麒麟卫士,他们十条命都不够赔!

    等会儿,我突然察觉到柳元话里的一个地方不对劲……

    “慢着,你说其中之一?还有共犯?”

    “不是共犯,是主犯。”柳元唏嘘地道:“还不是苏晓那孩子。他听了大夫的诊断,脸色黑的吓人。提了刀二话不说就出门了。其他人,包括唐掖,全是跟着他去的。我看那孩子现在是组织首领。”

    我已经没有表情了。

    厉害了我的晓,你这胆子是一天比一天大啊!!

    还敢聚众寻仇了!

    你武功连人家丙级武士都不如你去闹毛线!!!

    “那你呢?你不是喜欢苏晓吗?你怎么没去?”

    柳元哀怨地道:“我当然想去了。但我要是去了,谁去通知副总督?这件事肯定要闹大,我可不是他们那些愣头青,能不知轻重吗?我正要出门呢,你就回来了。喂,你要去哪啊?”

    废话!当然是赶去看看啊!

    我一不在你们就要闹大新闻,这是要疯啊!

    27. 六扇门办案,闲杂人等退避!

    夕阳渐渐落下,暑气仿佛被暗云抽走,天气一下凉了不少。

    麒麟大院的正门,一方匾额上书着‘麒麟护国’四个大字,这牌匾上的四个字乃是太祖皇帝亲题,与六扇门朱雀堂上的‘替天行道’匾额一样,都属于传世之宝。

    与六扇门不同,麒麟卫将这匾额大大方方的挂在了大门前。以昭示朝廷对他们的信任和器重。寻常人路过此地,少不得都要打量一会儿,当然还只能是偷偷打量,老百姓可还没那个胆子盯着麒麟大院的门口看。

    这时候大门口一如往常两边排开八个武士看守着大门,脸上都略显兴奋难耐之色。

    守门这差事着实无聊,但好在这几天副统领给他们找了新的乐子——去六扇门找茬。听说昨天尹一弦指挥使才领人打了好几个六扇门的家伙,真让人痛快。

    今天就是轮到这八个人去六扇门找茬,怎教他们不激动难耐。

    这些武士正兴奋地等待时辰的到来,却见得从远处来了一伙人。

    这伙人颇为奇怪,他们统一身穿深蓝衣衫,像是捕快的衣服,似乎同属一个组织。人数在二三十人左右吧。

    门口守门的麒麟卫士也就看到这里,那伙人来的好快,风风火火地往前走,到了门口竟然停也不停,毫不犹豫就往里走。八个麒麟卫士差点像活摆设一般教这些人冲了进去。

    其中一个卫士喊道:“大胆狂徒,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另一个人也道:“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敢往麒麟卫所闯?!”

    八个守卫一看清楚来人,忍不住心中一跳。

    为首的这人长身玉立,肤白若雪,容色极美,竟然有天姿国色之貌。若非他一身的男装打扮,腰间又佩刀,真是要以为哪个绝色佳人大驾光临了。

    有人觉得这人生的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人都还没认清楚,那人的步子根本不停,抬腿一脚伸到拦路的麒麟卫士脸上,咚地一声踢飞到了门上,撞得哐当响。

    “你、你们造反啊!”

    其他的麒麟卫士纷纷拔刀,但刀都还没出鞘,一个紫色衣服的青年照葫芦画瓢,也是一脚踢到一个麒麟卫士脸上。其余的捕快雷厉风行,根本不等麒麟卫士反应过来,一人一脚,八个麒麟卫士立刻变作滚地葫芦满地打滚。

    门那边的麒麟卫士也听到了大门口的动静,立刻来了数人到门口察看。

    可手都没摸到门栓,只听得门那边一个似乎是女子又似乎是未长成的少年声音冷冷地道:“砸!”

    一股灼热气流忽然袭面而来,两扇门的中央仿佛被雷击一般啪地一声巨响,门栓应声断裂,飞开的两扇大门把来看情况的武士们撞得七荤八素,都站不身来了。

    只见大门那边约三十来名捕快鱼贯而入,为首的赫然是六扇门苏晓与唐掖。

    这一群人似乎满腔怒火,直接往里就进,路上吓坏了一群在麒麟卫所打杂的杂役和长工。

    这三十多人只要遇到有人拦着,立刻打将出去。一路往里挺进如入无人之境。

    一方面是从来没人这么光明正大的闯过麒麟卫所,另一方面是麒麟卫士们不少都认得他们的衣服,所以惊讶的甚至都没来得及动手。

    庭院内,尹一弦酒足饭饱,正拿着根牙签惬意地剔着牙。

    他昨晚打完了老黄头,凑足了5个人的数,欢天喜地地回来jiāo差。龙在天对他的脸色果然也不错。此时正为这件事美呢。还在想怎么在揪众继续教训六扇门的人一顿。也要报当日被唐掖侮辱的仇。

    突然看到一群人蜂拥而至,步子丝毫不停往他这里就来了。

    “是你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尹一弦吃了一惊,但想到自己身在麒麟卫所,又冷笑道:“嘿,没被收拾够,送上门来找罪受吗?”

    苏晓听得双眼冒火,拔刀砍了过去。

    “你!”尹一弦狼狈地躲开这突然的一刀,喝骂道:“疯婆子,当真动手么!!你当爷爷练得是什么功,挡不住你这三脚猫的刀法!?”

    “好,你挡,有本事你挡,你特么挡给我看看!!”

    苏晓的古寒刀刀光飞驰,全力一刀挥了上去。

    尹一弦冷笑一声,他练得就是铁线拳,双手有铁线圈保护,不惧刀剑。他扬右臂来挡,左拳运力要趁苏晓刀势去尽时反击。

    但古寒刀上冷光隐隐,寒气渗人。尹一弦还未接触刀身心中警钟忽然大响,大觉不妙,连忙抽手回来,但仍是慢了些。

    两下里一碰,居然悄无声息。古寒刀在尹一弦手上划过,十多个铁线圈迎刀而断,连声音都没有。尹一弦这一抽手,手背与刀锋微微擦过,就是一道触目惊心的大长口子。

    尹一弦吓得后退两步,苏晓左手拔出刀鞘,当做是刀狠狠一刀抽在尹一弦脸上。他手劲不大,可是尹一弦突然受伤心慌意乱,连运功护体都不记得,被这一下狠的打的鲜血长流,头冒金星。

    才一招,他手上和脸上流的血就把他染红了。看的周围的麒麟卫士人人侧目。

    苏晓道:“打晕了带走!”

    唐掖补上了一掌,将伊一弦震昏了过去。立刻就有几个捕快上来把尹一弦捆成了粽子。扛起来就往回走。

    他们来的突兀,去的夸张。麒麟卫士们没等到主事人,居然没有人阻拦他们。

    终于快到中庭的时候一个人拦在了六扇门捕快们的面前。

    这个人唐掖和苏晓都见过,是司抚。

    这个一向以妩媚著称的女人显然也是被今天六扇门的举动打乱了方寸。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把人jiāo给我,现在回去。我会告诉大家当做没事发生。”司抚沉着一张俏脸,凝重地道:“你们可知道这样做会让六扇门和麒麟卫彻底开战,再无转圜的余地。当年雁十三在的时候,何尝没有欺压麒麟卫,少年人,做事别凭一时意气。”

    “你说够了吗?”苏晓冷冷地道:“给我滚。”

    司抚冷笑一声,挑衅道:“苏晓啊苏晓,你生的这么漂亮,连奴家都要嫉妒几分了。只是长得像大姑娘也就算了,这做事的风格可不能太像个女人感情用事吧?”

    苏晓却毫无反应,手握住刀柄,脸色黑的吓人,低沉地道:“滚。”

    “司姑娘,这不是私事,是公事。”唐掖淡淡道:“请你走开。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