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还没回来。

    六扇门的门口,麒麟卫的人跟六扇门的人又发生了一次火并。

    麒麟卫的人很有心机,他们不踏进六扇门衙门半分,也不真的损毁六扇门什么物事。就是只要遇到六扇门的捕快,不问青红皂白先打上一顿。

    还每天都有带队的,今天带队的就是在御前比武选试四战三胜一败,常期被误认为东坡楼六子,卧底店小二专业户,最近由于麒麟卫死人太多而获得升迁机会的‘一线天’尹一弦。

    按实力来说,这位仁兄其实连乙级武士都不够格。原本也只是实力勉强在丙级武士和丁级武士游走的家伙。只是他家里有钱运作,平时逢年过节大把大把银票的打点。破格变成了乙级武士。

    原本以他的实力来说,这也就是到了头了。

    不过最近朝廷武士发生一连串事件,麒麟卫在京城的甲级武士几乎要被杀光了。龙在天被迫要递jiāo些乙级武士去替补。但他怕将真有实力的升上去,又被杀联宰了。所以无奈下,把尹一弦升了上去。这家伙居然因此得到了他这辈子最大的殊荣。也是没人能想到。

    今天弘武殿上宋鸥发作一番没能把麒麟卫怎么着,反而把自己赔了进去要跟龙在天对打。让麒麟卫的下属们大为兴奋,更变本加厉来欺负六扇门了。

    尹一弦今天照常带了六十多人埋伏在六扇门衙门两边暗巷里,就等一个捕快出来,打他一顿就能jiāo差。可是没想到刚才打了五个之后再怎么都等不到人了。不禁有些丧气。

    这个时候,门的另一边。

    苏晓在苦恼,很苦恼。

    他因为今天在擂台上胜了三场,而且吸引了无数少女fù女宫女作为强大的后援。导致麒麟卫和君王侧的人一上场就被痛骂。君王侧还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两个部门不搭尬,也就心宽些。

    麒麟卫可就不得了了,急的像是火烧了尾巴的兔子上蹿下跳的,看那架势恨不能直接上台把苏晓生吞活剥。而另有一群人则目露奇怪的光芒,yīn险邪恶地商量着怎么一麻袋带走苏晓,找个没人的地方秘密进行另一种生吞活剥。

    再加上今天已经有人挨了打,苏晓回到衙门之后就不能出门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

    只是今天打了一天架已经够累了,偏偏在这时苏晓一直喜欢用的玉簪花皂角用完了。没有这个苏晓可洗不了澡。

    苏晓现在在犹豫究竟要不要为了洗澡去跟外面的麒麟卫士打架。打架他是打不过。可是……

    苏晓闻闻身上的味道,皱起了雪白的小鼻子。这可撑不到明天。可是门外还有人在埋伏。

    “要是唐掖或者明大哥在就好了。”苏晓叹气道:“唐掖肯定愿意替我跑腿的。嗯……只要给明大哥好吃的,他也肯的。”

    苏晓看见有人路过,忽然眼前一亮。

    “黄大爷!你下班啦?”

    负责给六扇门衙门扫地清洁的老黄头转头看看,见到苏晓满脸笑容就知道是有事相求。别看人家老黄头没读过书,人家在六扇门里面可打扫了一辈子,是人是鬼还能分不清楚,心里明白着呢。

    “有事找老头吧?不行不行,今天不行。明天啊老头的孙子孙女就从村里过来啦,俺要回去张罗张罗。少陪了您呐。”

    “黄大爷您等会儿!”苏晓拽着老黄头的袖子,“您就帮我一回吧。我有东西要买,可是外面有人不让我出去。咱衙门就您可以自由出入,就帮帮我吧。”

    苏晓摇了摇老黄头的衣袖,他本来年少,这一摇更像是可爱的小孙子在哀求爷爷了。

    老黄头也是心软:“什么东西啊。要是走的远了老头可不去。”

    “大爷你最好啦!”苏晓开心地把东西名字告诉老黄头。

    “啥?皂角?”老黄头干瞪着眼:“就这个?嗨,皂角还用买。老头洗茅房用的还剩一大堆,尽管拿去。这还要买?”

    “不一样,这种皂角香气特别,没它的味道我都睡不着。而且对皮肤好。”苏晓用‘爷爷什么也不懂’似的失望眼神瞥了一眼老黄头。

    老黄头摸摸脑袋:“敢情还对皮肤好?你这丫头真讲究。”

    “我是男的!”

    苏晓白了老黄头一大眼,然后掏出了五两银子。晃的老黄头眼前一花,他一个月工资也就是这五两银子,这丫头花钱真是阔气。

    “说好了,皂角花四两,多的一两给您。”

    “好咧,老头就给你跑这一趟。”老黄头美滋滋的赶紧把钱揣兜里,生怕苏晓反悔了似的。临走还看他一眼,“说好了,剩下银子都归老头啊。你可别骗俺。”

    “不骗不骗,只要东西买回来就好。对了,只要城东的梨雅斋,别家的不要。”

    “嘿嘿,城东啊。”老黄头笑眯眯地道:“城东可太远了,这个路费……你也不能太折腾老头,还显得你小气不是?”

    这老头,还真是鸡贼!

    苏晓没好气地又掏出一些钱。

    “这里还有二两银子,多的都归您。”苏晓点头乐道:“您不是明天要去见孙子吗?给他们买点好吃的,买点新衣服呗。”

    “那不行那不行,那还不把他们惯坏了。”老黄头紧张地摆摆手,“要买啊,就买点书,多读书才是硬道理。你说是不是?要不然,我给他们攒着,好让他们去武馆学两手。这年头会武功也好。”

    苏晓被这可爱的老头逗的咯咯直笑。

    “都行都行。钱是您老人家的了,您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嗳、嗳,苏姑娘,要么说你心地好呢。就不像那个明非真,他可真鸡贼,玩骰子总骗老头的酒喝。”

    “大爷,我是男的!”苏晓气鼓鼓地一跺脚,但马上又乐了出来,摇头道:“明大哥可真不着调,成天就喜欢胡混。”

    “那也不见得。”老黄头嘿嘿一笑,“平时啊,你们这些捕快大人谁把俺们这些杂役放眼里。也就是丫头你每天愿意叫声大爷好,大爷嘴上不说,心里甜滋滋的。还有你那个明大哥,他一点都不像捕快,是真能跟俺玩到一块去。老头在这里这么多年啊,这样的人也就遇到过两个。”

    苏晓眨巴眨巴眼睛:“这种人还有两个?另一个是谁?”

    “另一个啊,嘿,你是见不到咯。”

    老黄头揣好银子,检查了两遍,小心地贴平放好,转身走开。

    苏晓看着大爷走出后门的背影,忽然有种不安的预感。

    “他……不会蒙我银子吧?”苏晓摇摇头,坚定地道:“黄大爷是个好人,一定不会蒙我的!”

    此时后门的墙边,暗影涌动,只是苏晓,却全不知道将会发生的事。

    25. 就你也配做幕后黑手?

    自杀联分部离开,我一直都没回六扇门,而是彻夜不眠的等待在附近。

    给孟江男说的那番话是个套话。

    我也知道他不可能告诉我黑风十三翼的联络方法,所以我要他去联络,而我跟在他后面去找黑风十三翼。

    谁!谁说我yīn险!我这叫聪明好不好!

    黑风十三翼在京城里闹事,我其实不大想管。

    但是本着一个黑白鉴忠实读者还有江湖第一八卦王的心态,我无论如何都想看看黑风十三翼是想搞什么大新闻。区区十三个杀手,居然妄想挑战朝廷,这不是一则奇闻么。

    要是真的有惊人内幕我还可以给黑白鉴写读者信报一单猛料,赚个外快什么的。

    托我平时好吃懒做的福,我还是休息的不错的。夜深人静的时分,街道上只有打更的和偶尔几只野狗打架扰动安宁,此外不见其余。

    我在附近的小酒馆要了些牛ròu,又到一家面馆买了几个夹馍,坐在不远处一间大屋的屋顶上静静等待,也开始动筷子。

    美食的精华就如同武功一样,不在于精到,而在于合适。

    先夹了几筷子满是酱汁的牛ròu送入嘴里,酱味与牛ròu的美味完美结合,在深夜是一种奢侈的享受。然后把牛ròu的筋头玛瑙,透明肥腻的部分加入夹馍里,和有些凉了发韧的夹馍一块吃。光吃其中一样或许都会嫌不足,但两下里一起吃口感软硬结合,油脂和发干的面食搭配合宜,像是愣呆的牛郎遇到了软萌的织女姑娘,天作之合。

    之后还有府库里偷来的葡萄酒,沿用了西域传下的酿造方式,醇香馥郁,最配牛ròu了。

    啊,其乐无穷。

    我在屋顶做着食评报告的同时,茶楼有了动静。

    有一列人悄悄走出茶楼,身着黑衣,从我这里看到的人数是八个人,其中还有白天见过的彩蝶小姑娘和使剑的宁山,看来的确是孟老板的人没错。

    他们确定附近没人,马上离开了。我这里距离他们茶楼算是很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能在这么远的地方还看的清楚他们的行踪吧。

    不过他们离开了,我还是在原地。

    哼,想骗我么?去通知黑风十三翼,需要派出八个人吗?

    而且明显孟老板不在其中。

    倒不是说孟老板察觉了我在附近窥伺,而是这是他们的习惯。像杀联这样的组织,行事一向都小心低调。习惯了多线行动,就算没人在看,他们也不至于会因为大意而泄露半点信息。

    果不其然,没多久,茶楼里又出现了第二列黑衣人。里面一个人五大三粗,显然就是孟老板这抠脚大汉了。他们差不多的也是查看一下周围,立刻就出发了。

    怎么看,这才是真正的目标,是时候要跟踪了!

    我才站起来,突然看见茶楼里面又出来了一列黑衣人。这是第三列。这队黑衣人左看看右看看,万分紧张地查看了一圈,然后朝与前面两队人完全不同的方向走了。

    怎么办,这队人比刚才那队可疑多了啊……

    那么提问:哪一队才是真正的跟黑风十三翼联络的队伍?

    答:尼玛!我怎么知道!!

    杀联行事也太周密了些了。他们一次xìng派这么多人,我该跟踪谁比较保险?

    完了完了,都要走远了!!

    等等我啊!!

    *************

    这一路跟踪,我直忙到了第二天下午,夕阳西下,仿佛在召唤我归家。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六扇门衙门。

    昨晚的跟踪,到后来……我三路全都跟了。

    这些王八羔子!

    想起他们我就恨的牙痒痒。

    我一开始随便跟了一队,却发现这三队人其实相互之间组成了一个衔尾蛇一般的阵型先在城内兜圈子。他们一队衔着一队的尾巴。如果有人在跟踪任何一队,立刻就会被发觉。他们饶了七八个圈,确定真的没有人跟踪才分散。

    我坚定地跟着孟老板在的一队,后来一看他们到了城西的包子铺我就知道不对劲,那是孟胖砸想吃宵夜而已。然后赶紧回去跟第三列。

    饶是我轻功比他们好,这一路也跑的我够呛。好容易跟上了第三列,却发现他们最后在一间寿衣铺停下了。我立刻离开。不管是包子铺还是寿衣铺,都绝不会是窝藏黑风十三翼的地方。

    要知道杀手有自己的规矩,尤其是气味。他们不会藏在那种每天都有浓重气味的地方,增加被人发现的风险。

    杀联这些家伙的心机果然够深,我的确想不到第一队居然才是真正的目标。

    只不过这也是我的幸运,要是最后去找的是第二队或者第三队我真的就束手无策了。救了我的依然是气味。

    今天白天我在彩蝶姑娘的发簪上做了些手脚,她今天身上会带着一股淡淡的似有若无的香味。只有内功精深的人才闻得到。不过京城这么大,就算有那一阵香味做线索,也要花很多时间。

    最终直到天亮,我还是没能追上他们。

    可是我却还是查到了重要线索。我顺着香味一路走,那阵香味最后中断的地方,是麒麟大院。

    黑风十三翼藏身的地方,是在麒麟大院,龙在天的地盘。

    艾玛龙在天……

    艾玛龙在天!

    你大爷的龙在天!

    我脑海中浮现他那身粉色的亮眼衣服和那张蠢脸。和黑风十三翼勾结的幕后黑手居然是他?他也配!!

    他最多也就是根粉红的猪蹄!

    我心中一再否定着眼前的证据。

    没道理啊。

    别的不说。黑风十三翼杀的几乎全是麒麟卫的人,君王侧在少数,六扇门甚至一个没死。难不成他嫌麒麟卫现在太强了,跟三司衙门打仗不过瘾,要降低自身强度来个挑战赛?

    啊呸,那也用不着在京城杀啊,这不是惹祸上身吗?怎么说龙在天都是朝廷官员,还是潜龙十七士,朝廷武士的中流砥柱。他知道跟朝廷为敌的下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就算退一万步是他做的,他能有什么好处?

    如果要真是他安排的黑风十三翼,那么他所图谋的,一定不只是三司内斗的胜利这么简单了。想来所谋者甚大啊。

    但我怎么想都在怀疑,那家伙有这个脑子?

    我抱着种种的疑问回到衙门里,舒展了一下疲劳的四肢。

    “咦?今天家里没人么?”

    我拉过一个扫地的衙役问了问。他却脸色十分不安,也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个劲让我别问了。

    怎么了这是?

    “还有,为什么你在扫地,扫地的黄大爷呢?他还欠我二两酒呢。”

    “黄大爷他、他!!”衙役脸色红的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语气里透着一股愤怒,“没什么!!我走了!”

    这是演的哪一出啊?怒发冲冠?

    哎!话说完啊,黄大爷怎么啦?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26.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尽闹大新闻

    我又拉过其他衙役问他们沈老大在哪里,我昨天就去执行任务到现在,怎么也得邀功请赏吧。

    但老大似乎在皇城亲自监督防卫工作。

    六扇门的武士人数毕竟还是太少。看守城门只够一班。所以老大跟君王侧借了一些人,加上她亲自出面,总算弥补了不足。毕竟防卫既然给了六扇门负责,六扇门还是要做出点成绩才行。就算第一天擂台发生的杀人事件不关六扇门的事,难防第二第三天陆续有来。

    不过有沈老大在皇城的话,黑风十三翼挑在皇城下手的机会应该就小得多了。本来皇城就不容易进,有沈老大亲手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