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着倒像是我派中人。”

    邪派的人当然不会自称邪派,他们有些自称绿林好汉,有些就说我派中人。代表的都是一个意思,就是一条道上混的。

    “不知道明兄弟来找我老孟有何贵干啊?”

    “小弟有事情要请教孟老板。”

    “言重,言重啦。”孟江男摆摆手,嘿嘿笑道:“夜罗堡威风赫赫,明堡主那可是我倾心敬佩的前辈啊。江南一带,我派中人一个个都活的像灰孙子似的。被白王七冠那些王八蛋压的抬不起头来,可是,你瞧瞧。人家夜罗堡就不一样,这么多年下来,发生过什么?没有啊。哪次不是把白王七冠的人气的牙痒痒的。佩服,佩服!”

    夜罗堡在江南的确没有被刁难。

    因为白王七冠那七个门派,根本就知道夜罗堡的来历。所以给我师父面子才没去找茬。这真是不足为外人道……

    “孟老板客气,我这次来是想要问……”

    “慢着。”孟江男伸出一只猪蹄也似的短手,“你问什么,我都不会回答。因为我怀疑你不是夜罗堡里的人。”

    我心中一凛:“何以见得?”

    孟江男呵呵笑道:“人人都道我杀联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其实不然,我杀联只是个把天下杀手聚到一起的组织罢了。我们卖的不是杀手,是情报。你莫非以为我就不知道你是谁?”

    我看着他,淡淡道:“那我是谁?”

    “你倒是姓明,可惜不是那位明堡主的人,而是六扇门的人。”

    孟江男眼中杀芒闪现,厉声道。

    “明非真!你是从六扇衙门里走出来,我手下人就有看见的,你还敢自称来自夜罗堡?来人,打杀了!”

    ————————

    22. 夜罗堡主

    我侧着头,睨了孟江男一眼,笑道:“孟老板,我胆子小,别吓唬我好吗?”孟江男的手下数息之间就把我团团围住,这顶楼的空间不算大。亏他能安排这么多人守在这里。

    孟江男忽然一扬手,阻止了他的手下继续突进。他若有所思地道:“明非真,你是觉得我不敢杀你么?”

    “杀人而已,孟老板当然敢。只是杀六扇门的人杀的这么轻松,我就不太信了。”我看着他肥猪似的身型微微一抖,看来是猜对了,才说下去,“尤其是这个六扇门的人居然懂得黑道的暗语,是不是不太妙?”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杀联的切口?”

    “我的确是夜罗堡的人。不过是现在有事在六扇门里耽搁而已。”

    退休也算是一种事务,所以我完全没说谎。

    “你有证据吗?”

    “我说我是就是,你管夜罗堡的人要证据?疯了不成?”

    夜罗堡在武林中一向被视为异端。大多就是这种自由惯了的行事作风造成的。所以我这番回答给孟江男的疑惑更大了。

    孟江男有些捏不定注意,转了转眼珠子,忽然咧嘴一笑。他将侍女一把推开,站起身来:“既然阁下说自己来自夜罗堡,想必不介意证明一下吧。”

    “用什么证明?”

    “我江湖中人,当然是用武功了。”

    “这个嘛……”我yù言又止,想要推辞。

    孟江男突然喝道:“彩蝶,试试他武功。”

    孟江男身边一个侍女忽然如穿花蝴蝶一般飘到我身边,从美轮美奂的云鬓之中摘下一支银发簪,尖端对准了我的颈椎倏地刺下。这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让人目不暇接。她拔出发簪的手法之快更是匪夷所思,发簪刺下来的时候,她的头发甚至都还维持着原来的发型未现散乱。

    这女孩年龄不大,可是却是杀联里面的护法高手,不能等闲视之。

    我无奈下也只好出手还击。我顺着她刺下的力道伸出两指夹住发簪轻轻往上一提,将发簪从她小手里拿了出来。然后大拇指轻轻一推把她的手往右边推去,小姑娘在原地转了个圈,我顺势把发簪chā回她秀发中,一切发生的太快,她的发型仍是原来一样,丝毫未损。

    小姑娘却因为这一转,浑身力道都被卸去,身子软绵绵地向后倒下。我正好抱住她,她跌进我怀中不由得抬头一看,正好跟我目光相接。

    这姑娘也就十三四岁年纪,生的玉雪可爱,我捏捏她的下巴,逗她道。

    “长得这么可爱,下手却这么狠啊,当心以后找不到婆家。”

    小姑娘登时满脸通红,但落在我手里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便用袖子遮住通红的小脸,一眼也不敢看我。

    “丢人!还不回来。”

    孟江男一声吼把小姑娘唤回了魂,连忙从我怀里逃走。临走时还一眼一眼地悄悄打量我。

    喂,小姑娘,怀念大叔的怀抱么?

    “宁山,出手!”

    孟江男又一声喝,侧面杀来一个汉子。他人还未到,剑光先到,一轮剑花撒出,晃得人目眩神迷。这汉子的武功比那小姑娘其实可说是不相上下,手法狠辣方面颇有不如,功架却是胜了好几筹。

    但他是男的……

    所以我伸手进他剑光中心,按住了他拿剑的手。然后拿着他的手,将他整个人当成锤子似的向地下砸。这顶楼的木材用的甚好,厚实坚韧,不惧撞击,这拿剑的汉子被我摔了三下昏死了过去。

    孟江男面色凝重起来,显然我的武功颇出乎他的意料。

    “明兄自恃神功惊人,来我杀联显本事来了啊。”孟江男发狠道:“老夫虽然混吃等死,也绝不与公门中人做买卖。这是杀联的规矩。明兄武功高强,我所不及。但要杀光我这里的人,恐怕还差点吧!”

    我颇觉有趣地看着这死胖子:“孟老板,武功你也试过了。还不信么?”

    “阁下武功之高,已经胜过了江湖上一流高手。夜罗堡里恐怕也没有阁下这等人物吧?”

    “那六扇门就有了么?”

    “……”孟江男仍不能确定,终于想到什么似的,冷笑道:“老夫最近习练了一门新气功,可以徒手穿墙,一掌击毙虎豹而不损元气。明兄如果能够挨老夫三掌……”

    “别麻烦了。”我踏出一大步,猛地突入到了孟江男身边,一把将他拎了起来。右手运起掌力往墙壁上一拍,以yīn力无声无息地开了个大洞。带着孟江男从洞里跃了出去。

    这一下变生肘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孟江男的手下注意到的时候,我们两人都消失了。

    我从这茶楼出来没往别处去。吸一口气提气轻身,倒转反而往上飞驰,从墙壁走了上去。数步之后,来到了茶楼真正的顶端。由于速度太快,楼下过往的行人没人注意到这茶楼上面忽然多了两个人。

    孟江男惊魂未定地看着我,一副无法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你刚才那、那个徒步登墙的轻功……就是夜罗堡的夜步?世上真有这样神奇的轻功?”

    嗯,有的。只要你八岁练易筋经,十一岁练太极心法,十五岁练春风夜雨图……不到二十岁,你也能练成夜步,我说的!

    “那么,你、你难道是……”

    孟江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

    我笑道:“孟老板刚才一口一个佩服我吗?怎么原来不认识我?”

    “你就是夜罗堡明堡主!”

    没错……我还真是那个坑爹的夜罗堡堡主。

    我师父在建派两个月后任命我为下一代祸害江南武林广大fù女的猥琐代表,我抗命不从,他竟然丧心病狂地威胁我要把我所有的春宫图和友谊之书的藏地暴露给小师姨。

    要知道以小师姨嫉恶(?)如仇的脾气,眼睛哪里容得沙子。为了我那十万三千册的小黄书安全计,我只好答应。

    这夜罗堡堡主的位置也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个棘手的烂摊子。每天都有人上门找麻烦不说,连妄想在白王七座手底下打马虎眼的邪派也跑来投靠。最恶心人的是我那几个不开眼的师弟也跑来参一脚。

    本着不给当地老百姓添麻烦,不让当地武林门派难做,不令广大江南fù女怀孕,啊不,得病的积极心理和伟大情cāo,我把那些人一一接纳入治下。基本也就是一个一个打服了之后让他们学乖点。夜罗堡也就没搞出什么大新闻。

    只不过由于我的师弟们基本都是脑子有包,乱七八糟的主。加上我接纳了不少邪派组织,所以夜罗堡在正道人士看来就十分邪恶了。

    但由于毕竟白王七座没去动我们。其他人就更不敢动。白王七座心知肚明夜罗堡的底细,闹不出大事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其他江南正道门派以为是我们根基深厚,连白王七座都不敢碰,于是大肆渲染,把我们形容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夜罗堡就一枝独秀到现在。毫无意义地以邪派急先锋姿态屹立在江南武林。

    到现在都被邪派的家伙们佩服……

    孟江男如梦初醒,如同见到偶像一般尖叫失声道:“请恕小人眼拙!有眼不识泰山了!”孟江男这么一条抠脚大汉道歉连连,磕头如捣蒜。

    所以我才把他带出来嘛。连他都这样,他手下人会怎么样我真的不敢想。毕竟我还要在京城里行走,让他手底下的人全知道我是谁总不太好。

    “不知者不罪,况且夜罗堡堡主这名字算的了什么。”不就是个经常在江南耍光棍的老流氓门派嘛……老实说虽然我从师父那里继承了堡主的位置,但是那狼藉的名声我自己都鄙视。“孟老板不用多礼了。”

    23. 卖我个面子

    我带着孟江男立刻回到刚才密室里面,他的手下已经少了一多半,应该都跑出去救他去了。

    孟江男赶紧把手下人喊回来。

    我则抽了张屏风,拆了两根木头。随手把屏风钉在刚才那个大洞上面,权当遮挡。

    “既然孟老板知道我的身份,相信也有耐心听在下说两句了吧?”

    “是、是,这个当然。”

    看孟老板画风突变,对我毕恭毕敬的,他手下的杀手护卫们全都有些难以接受。好像这个粗犷的孟老板连对他亲爹都没这么客气过似的。

    我把近日来公门武士被杀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江男听得面有难色,向那个叫做彩蝶的小姑娘使个眼色。小姑娘立刻知机地把手下人清了出去,自己也退了下去。临走的时候又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微微一笑,小姑娘小脸晕红低着头跑出去了。真可爱啊,真想要个丫鬟伺候我啊。不过想也白想,要是被小师姨知道了,呵呵呵……

    “孟老板,现在能说了?”

    “这件事实在对不住明堡主了,老夫也确实不知道内情。”

    啊?你把人全轰走了就是为了告诉我你不知道?我转念一想,不对啊,你个龟孙是为了不让你在手下人面前丢人是吧?

    “此事确实如同明堡主所说,是黑风十三翼干的。”孟江男肯定了我的想法,“但是黑风十三翼做这件事却全然没跟杀联打过招呼,也不是我们介绍的客户。纯属是他们自己的行动。”

    竟然是这样?

    “不是你们杀联派的黑风十三翼,而是黑风十三翼私自接受了另一个客户的单?”我眨眨眼睛,“这说不通吧。你们京城分部近在眼下,他们为什么要自己接单,这可是高风险的事。杀手界做熟不做生,这不是规矩吗?”

    “老夫也是如此想。给明堡主一句心里话,黑风十三翼办下了这事的第一天,老夫勃然大怒,曾经把他们的头领唤来一顿臭骂。可是他们坚持要完成任务。甚至老夫威胁要把他们从杀联除名,他也是不听。连老夫也不能理解这是为了什么?”

    “……”

    我陷入了沉思。

    这件事虽然古怪,但这样却也解释了我心中的疑窦。我就说杀联不可能去做这种挑衅朝廷,让自己身陷危机的蠢事。别看邪派势力在江湖上霸道,可是一沾到朝廷就全都转入地下,不敢吱声了。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在江湖上他们势力多强,单一来说他们都没有改朝换代的能力。因此他们绝对不会与朝廷这个庞然大物为敌。

    别看黑风十三翼这几天春风得意,杀人杀的好玩。朝廷早晚能把他们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差别只是早晚而已。

    我看向孟江男:“既然这样,你们不怕被朝廷盯上么?”

    孟江男苦笑道:“谁说不怕呢?这一行最怕的就是被官家盯上。因此刚才老夫这些天来加强了四周眼线,不敢有丝毫大意。刚才才对明堡主如此失礼,请您见谅。”

    我摆摆手示意没关系。

    这么说来倒是一切都说得通。只不过黑风十三翼的动向却又成谜了。

    “孟老板,可以替我联络黑风十三翼么?”

    “这个……”孟江男面露难色,“您老应该知道我们这行有我们这行的规矩。别说是您了,老夫手里的资料,就算是对我们杀联的盟主他老人家都是保密的。老夫不能把黑风十三翼的联络方式给您啊。”

    我佯怒道:“哼,老板,你家姑娘镶金的么!联络都不给一个!”

    孟江男露出巴结的笑容:“实在实在对不住,要不给您老换一个,彩蝶可好?”

    这你都接的下去?

    嗯,此胖砸妙不可言。

    我两演完这出恶霸少爷宜春院泡妞不成怒从心头起的大戏。逗得彩蝶小姑娘两颊泛红,煞是可爱。

    孟老板最后抱歉地笑道:“高兴归高兴,但这是规矩,我还是什么也不能说。”

    我抬手阻止孟老板说下去。

    “放心吧,孟老板。不情之请,我是没有的。我只想要孟老板卖我明非真一个面子,你去联络黑风十三翼,由你去替我转述就行。他们想做什么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我在六扇门办事,不想有太多麻烦,听懂了吗?”

    孟江男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嗨,我当什么事呢。原来明堡主在六扇门有事要做,要老夫转两句话。那简单,我通知一声黑风十三翼,要他们收敛一些。算是老夫卖给明堡主一个面子如何?”

    “如此最好,我也该走了。”

    这样就算是布局完成,之后就等鱼儿自己上钩了。我跟孟老板相视而笑,踏出了他的茶楼。

    —————————

    24. 夕阳西下几时回

    夕阳西下,明非真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