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台下为他呼叫呐喊助威。今天苏晓需要赢三场才能通过初选。他先是赢了两场,但由于新刀没用习惯却输了第三场。所以才要打刚才的第四场决定能否通过初选。

    但这多出来的一场却又为他多吸引了更多的粉丝。

    因此他得了一个夸张的称号——一个令女人叫个不停的少女。

    “去你的!谁是少女,我是男的好不好?”

    苏晓嘟着嘴巴,不高兴的回应唐掖的听闻。

    唐掖耸耸肩:“这样一来,除了大哥我们六扇门参加的人就全打赢了。也可以跟副总督有个jiāo代。”

    “这真是不像你啊。”苏晓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唐掖,“我一直以为唐掖你不喜欢跟人多来往,像是大家都不敢跟你多说话,可是你却很在乎副总督的看法啊。”

    “副总督不同,她跟大哥一样,是我在六扇门最在乎的人。”

    “嗯……在乎的人啊。”苏晓望着湛蓝的天空,深有同感地笑道:“我也这么说。他们两个人都对我很好。”

    唐掖今天轻松连胜三场直接入局,所以干脆等苏晓结果出来再回去守城门。

    “对了,大哥呢?快要到他了吧。”

    “不知道诶。我去看看他来了没。”

    苏晓刚要站起来,新的佩刀刀鞘却撞在桌上。苏晓有些着恼:“这破刀,刚才就是它害我输的。”苏晓把佩刀摘下来,扔去一旁,身上顿时觉得轻便了不少。正要去找明非真的时候,却被唐掖喊住了。

    “苏晓,还是把武器带着吧。最近不太平。”

    “你说黑风十三翼?”苏晓停住脚步,回头笑道:“不会啦,现在是大白天诶。”接着苏晓一阵风似的跑了去。

    唐掖看着她如原野间奔跑般的姿态,有种如林间妖精似的空灵美。不自觉地揉揉眼睛,摇头叹道:“……进六扇门一个月,感觉眼睛越来越差了。”

    但苏晓这一走。

    他背后却立刻缀上了数道影子。

    以黑风为名,凶恶暴戾的血腥影子。

    *************

    选试的时间早就开始了。

    可我仍然躺在小南门的阶梯上睡大觉。连眼睛都舍不得睁开。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去参加这个缺德的御前比武。朝廷武士众多,本来我就认不全,要是万一里面有个把以前跟我朝过相就是自找麻烦了。

    就算不被认出来,打赢了被人瞩目这种事对我来说也是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我打算继续在这里睡觉,一直睡到选试结束就好了。

    现在是入秋时分,阳光已经不如夏天时的炽烈,和着习习凉风正是适合睡觉的好时分。

    来到六扇门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我彻底的只剩下一个人。

    这里没有其他人。也不虞会被别人打扰。

    所以,这里也是个我可以尽情地想念一个人的地方。

    自从分别之后,我似乎很久不敢想起她。因为怕会影响自己的行为,会影响自己的行动。在京城这个受到限制的地方,我不能不处处小心一些。

    小师姨精致妩媚的面孔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万种风情,她轻轻唤我一声‘非真’,都能牵动我的情绪。

    我很怕见到她,更怕想到她。

    因为见到她是一种带着苦涩的开心,想到她是一种带着甜蜜的折磨。

    可在放松的这一刻我却又情不自禁的会想起她。

    不自觉的便会联想到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便拿来写给她的诗句。

    我在忧愁时想你,就像在冬天里想太阳。

    我在开心时想你,就像在骄阳下想树荫。

    我在安晴时想你,就像在寂寞里想乐音。

    我在下雨时想你,就像在喧嚣旁想宁静。

    ……

    ‘负心汉’!

    小师姨离别时候的表情再度浮现在我面前,我仿佛就是亲手推开了她。

    我们之间有很多话没有说开。因为我总在最关键的时候逃走。

    我知道只要我把心里话说出口,小师姨对我是一千个肯一万个肯。但我说不出。我有太多放不下的人,太多还没解决的事了。就光是我们辈分这点,连师父和太师父那一关,我也过不了。

    每次回忆起她最后看我的眼神,都令我窒息。

    我这辈子,大概都注定孤独终老了吧。

    “你在这里做什么,醒醒。”

    我感到似乎有人在晃动我。

    我背靠着墙,垂着脑袋,迷迷糊糊地道:“是谁啊?”微微一睁开眼。

    眼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姑娘。

    她巴掌大的一张雪白小脸,上面镶嵌着明珠一般的两颗大眼睛。弯弯的眉毛,细细的两片唇瓣,她一开口说话,就由里往外透着一种精致的柔媚。尤其是眼睛,一双仿佛会说话似的娇媚眸子。似乎随便一个眼神都能勾起男人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yù望。

    狐狸精!我只想到这三个字。

    这样一见到面就恨不能把她揉碎了吞进肚子里的女人,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些迷失。也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冲动,让我抓住她的娇嫩的小手。

    “嗯?你怎么了?”

    “小师姨?”

    她们分明是完全不同的人。我却依稀在那双柔媚的眼睛里看到了小师姨的影子。

    “你怎么了?”

    她的眸子微微一眨,我似乎看到了小师姨在我面前。

    于是我轻轻一带,将她拥入怀里。

    “小师姨……你来了。”

    “什么师姨?我、我不是女……”

    事后,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做。是因为我太久没碰过女人了吗?还是因为阵阵发疼的胸腔在找寻一丝温柔?

    又或者,是这个时候,师父那一句‘推了她!!!’在心中回响所造成的。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就像是突然着了魔一般,身体的脑子都不受控制。仿佛是从见到这姑娘的第一面,我就无法控制我自己了。

    我拉着这女孩,把她抱在怀里,对准她娇艳如花瓣的嘴唇,一口吻了下去。

    不知道牛嚼牡丹是种什么心情。

    但我嚼着这朵牡丹花,却觉得这是上天赐给我的恩惠。我的嘴巴黏在她柔软的嘴唇上,像是想把她整个人吞到肚子里去般的索求着。令她呼吸的越来越困难,喘息越来越重。

    怀里的女孩惊骇yù绝,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羞涩开始如酒醉般的酡红。她极力地推开我,却被我使用蛮力按在我的胸膛上。这一刻我似乎没能控制自己的力道。她强烈地挣扎、反抗,却渐渐力气越来越小。她的身子变得滚烫,鲜花一样的嘴唇更加的柔软、灼热、湿润,仿佛发出的每一下喘息都烫的能灼伤人,眉间每一下痛苦的抽动都挑动着我迷乱的神经。

    我分明看着她落泪了。可就连她的眼泪都令我觉得很美。缓缓滑落的泪滴仿佛花朵中滴下的露水,令人感到一种来自天然的清冽。

    我至少吻了一炷香的时间,都不肯分开。直至白衣姑娘似乎已经不堪刺激,我也慢慢冷静了下来。

    眼前的女孩娇喘细细,目光迷蒙地看着我,我也意乱情迷地看着她。

    我们之间有某种气氛在酝酿。

    我分明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

    ……

    时间过去,我似乎觉得这酸臭味越来越大,大的甚至有点呛鼻……

    我抬头一看,看到背后的小南门似乎是开着的。

    而从小南门望过去,我似乎看到了那边供宫女太监使用的茅厕的门也是开着的。

    啊呸!

    我说怎么这恋爱的酸臭味里面有一股子酱豆腐加烂冬瓜的味道。

    我发懵的脑子一下子从梦魇一般的意乱情迷里清醒过来,吼了一嗓子:“是谁他么上完茅房不关门!!!!”

    ————————

    17. 恋爱的过程胆战心惊

    茅房的味道令我找回了几分冷静。

    我完全发现我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是维持这个姿势数息之久的时候了。

    等到脑袋里的热血降下,我恢复了清醒。

    嗯?

    我做了什么?

    我擦啊啊啊啊!!!我对第一次见面的姑娘做了啥啊!!!

    我慌忙放开了她。

    怀里的姑娘已经仿佛被我折磨的不成样子,软的像是没了腰骨似的靠在我的胸膛前。我却感觉神清气爽,一副身子大好的状态。刚才那种难受的情绪不翼而飞。

    这不妙啊,我刚才究竟还做了什么,怎么这风格这么有事后的感觉!

    待得她恢复了少许力气,她立刻抽身离开。

    我歉声道:“对不起,我、我……”我笨口拙舌的想解释我刚才以为你是高我两辈的另一个姑娘,一时之间意乱情迷所以才把持不住。

    喂!这么解释准要进大牢啊!!而且是以重口味专攻老年人的色情狂身份啊!

    白衣姑娘眉间紧皱,忍不住微微啜泣,她狠狠地擦着自己的嘴唇,仿佛要把花瓣也似的漂亮嘴唇擦破一般。

    我看的心中歉疚,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还是只能重复地道歉道:“对不起,那个我……”

    “对不起……你对不起有用吗?”这姑娘的语气中透出露骨的杀意,可是她的眼睛实在生的太过娇柔了,所以即使在这样的盛怒之下,却只能达到如同软语哀求的效果。她、她真的不是狐狸精转世么?

    “男人……哼,为什么男人都是这个样子……”

    我舔舔发干的嘴唇,忽然觉得嘴边一阵少女的芳香,这味道不是来自于脂粉,却是她的体香。

    我不禁更加愧疚。我刚才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做……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尽量诚恳地道:“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说出口,我一定替你办到。”

    “我要你死!”

    白衣姑娘袖子一放下,皓腕一翻,劲风剧烈的一掌拍了上来。

    想不到这姑娘还会武功,而且武功不差。

    这一掌掌力凌厉,正正拍在我的胸口。想到人家姑娘刚才被我占了大便宜,我也只好硬受了。

    我吃了这一掌,倒退一步,吃不住力又再退了一步,仍是无法站稳终于还是摔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哎哟……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你穿着捕快的衣服埋伏在这里还敢对我非礼,你不是故意的谁是故意的!”

    白衣姑娘气zhà了肺似的,从靴子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我一看见那匕首仿佛是掉水里的人发现了救命稻草一般:“喂喂喂!皇宫内禁止携带武器,你这么做是违法的,本捕快可以立刻把你抓起来知道吗?”

    “有本事你试试看!看谁会听你的!”

    白衣姑娘匕首一口气连刺我六刀,我全然闪过。可是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

    这姑娘刚才是从小南门的那边走过来的。也就是说她是从宫里出来的。宫里除了固定的带刀护卫,连皇亲都不能携带武器啊。她为什么有恃无恐?

    这小南门的那一边……是冷宫!她难道是被皇上冷落的秀女还是妃子?!

    这一下可真是把我吓坏了!

    宫里的女人全都是皇上的,我刚才居然非礼了他的女人!!!我差点没给吓跪了。

    “姑娘……你捅死我吧。”结束我这个悲催的人生吧。

    白衣姑娘看我没有反抗,本来气似乎消了些,但听完我的话似乎更为恼怒。

    “去你的!谁是姑娘!!”

    啊?啥玩意?

    难道你xìng别是苏晓?

    我白痴似的道:“你、你难道是苏、啊不,男的?”

    可是不对啊!刚才她可是说了什么男人都是这个样子之类的话啊,她不可能是男人啊。

    白衣姑娘果然否定:“去你的!谁是男的!”

    我更加的摸不清头脑了。这位姑娘到底在说什么。难道不是我意乱情迷,而是我真的遇到了只成了精的狐狸?

    “明非真!明非真!”

    “谁叫我?”

    谢天谢地,终于有人过来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了!

    突然远处一个小太监急匆匆往我这边跑来。一看仔细是之前带我过来的小太监,他不是应该陪着王公公么?怎么过来了?

    小太监大叫道:“不好啦不好啦!”

    不好了?

    天塌啦,地陷了,小花狗,不见啦?

    你还能有比我更大的事?

    我吻了只有可能是皇上妃子的狐狸精,还他么是深吻!

    “你是六扇门的吧?你、你们的同僚啊!”

    “我们的同僚怎么了?”

    “被杀了!一下死了三个!对了,有个姓苏的你认不认识?”

    我还没从‘死了三个’和我身边那位白衣姑娘听了我是六扇门的人之后露出的鄙夷神色里脱离出来的注意力,却被这句话完全占去了。

    “你说谁?姓苏?苏晓?”

    “对对对对,就是苏晓啊。”

    苏晓?死了?

    我心底一片冰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足已经跑动起来。

    “就是那个苏小哥叫我过来叫你的,我说……咦?人呢?”

    白衣姑娘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明非真本应该在的空间,无法置信地喃喃道:“他……他凭空消失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人凭空消失了?

    小太监也是有些毛骨悚然,心惊地看看四周,虽说是皇城里面,也别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好。可他一看清楚白衣姑娘的面容,立刻汗毛倒竖,真真是比见了鬼还要恐怖。

    “是、是您啊!您老万福金安。”

    “刚才那个混账叫什么?是做什么的?”白衣姑娘回想起明非真刚才对她做过的事,又是一阵怒火中烧。她咬紧嘴唇,却感到一阵火辣辣的,麻酥酥的,像是不是自己的了一般,不自觉地面红过耳。她的嘴巴现在都还是红红的,像是两片落进蜜糖罐子里的枫叶,红的娇艳yù滴。

    “给您回,他叫明非真。光明之明,非常之非,真切之真。六扇门的捕快,奉皇上御命守皇城门,被分配到了小南门看守。刚、刚才有人在外皇城刺杀武士,他应该是去看望他的同僚去了。”

    “明非真、明非真!”白衣姑娘嘴里反复念着这名字,每从那张樱桃也似的小嘴里念出这名字,仿佛嘴巴那种酥麻和耻辱的感觉就又回来了一次。

    “要不是煌妃跟我还有事要说,我就要看看你有几颗脑袋!!”

    ————————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