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进到皇上家里,就算皇上愿意,他背后的女人们一人一句光是吐沫星子就能让皇上洗两天的澡。

    所以最要掌握的就是外城门的防御,只要把好这一关,就不担心御前比武当天有人捣乱。这也算是个合理的安排,反正要我去守大门我可真丢不起这人……

    “这位苏小哥,哎哟,瞧瞧,生的真俊俏。”苏晓连忙低头避过王公公的狼爪,王公公掩着嘴呵呵‘娇笑’:“跟大姑娘似的,还会脸红。”

    我说公公,您的兴趣未免有点广泛啊。

    听说同xìng的爱情不是很专一的吗?啊,同xìng?这个……太监究竟算不算同xìng啊?

    “既然如此,苏小哥和这几位爷台就守内城门吧。内城门可以多见王公贵胄,是件优差喔。”

    被王公公最后那一笑所震慑,苏晓差点没直接吐出来,但最后还是忍住了。道谢完赶紧跟几个捕快逃去内城门去了。

    “公公,那我呢?”

    现在大概还剩下十来个人,我也是其中之一。

    “小哥你想守哪?”

    “地点我没意见,只要差事轻松,假期比工期长,一天睡够六个时辰就好了。”

    “我说小哥,你说的这种差事可是最好的优差了。想要份优差,可是要讲关系的啊。”

    突然,王公公的目光在我身上一停留,仿佛粘在我身上了似的。吓得我以为是某种新型暗器差点伸手chā他眼睛……

    “嗯,身材真结实啊。就是怎么长得这么高啊,你是铁塔啊。弯下腰来,让公公看看呐。”

    什么!

    jiāo易?!我岂能为个公公折腰?

    但是我又不想陪唐掖他们去看大门。怎么办怎么办……突然我灵机一动。

    “公公,小的生得粗糙,没什么好看的。公公要瞧人,小的给你介绍啊。”

    “哦?你还有介绍?”

    “您往那瞧!”

    王公公顺着我指的方向一看。

    “嗯……好!”王公公叫了一声好,“长得俊俏,真是俊俏。俊美虽不如苏小哥,但是比苏小哥多几分男人味。刚毅不如唐小哥,可是又比唐小哥生的这个这个……”

    看王公公找不到词汇,我赶紧补了一句:“风流!”

    “对!说的太对了,就是风流!那是谁啊,姓甚名谁?”

    我神秘兮兮地笑道:“他叫柳元啊。跟王公公您……我看是绝配,没跑了。”

    “有道理!”王公公正要上去找那倒霉的柳元搭讪,却被我拉住了。

    “公公,你还没说我去哪看门呢?”

    “嗨,这还不简单。小兄弟你机敏过人,在其他大门晒太阳实在是委屈了你了。这样吧。你去守着紫禁城的小南门。那里常年没人出入,清闲着呢。”

    “那小的真是谢谢公公了!”

    我千恩万谢地领了令牌,然后把王公公放去咬那个惊恐万分的柳公子。我则是由一个小太监带着我过去小南门。

    所谓的小南门,其实甚至不算是个门。

    只是在一堵墙上面凿了个大洞装饰出来的门。我一问才知道这道小门是给冷宫送饭的小门,当今皇上的冷宫里一个妃子都没有。这道门也就是道废门而已嘛。

    王公公还真是有办法,这种闲差也能找给我。

    我在小南门周围四处张望。

    紫禁城我来过,可以前来的时候都是借着夜色从屋顶来去,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慢慢欣赏过。没想到这次竟然有这样的机会。四周不见亭台楼阁,却是巍峨肃穆,城墙奇高无比。就连我的这个小南门所在的城墙也是又高又厚。跟其他地方的规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但是也就这样了,我的周围除了几道墙之外似乎也没什么了……

    我把腰间的佩剑随手扔在地上,坐在台阶上休息。总之闲着总比看大门要强。今天才开始要御前比武,我想根本不需要着急。

    好大的太阳,晒得好舒服啊。

    在我昏昏yù睡的时候,却不知道,此时朝堂之上,一层yīn云正慢慢形成,以迎接终将到来的雷霆。

    ————————

    15. 弘武殿内风云

    “昨夜入夜,有六名黑衣人潜入君王侧办事处,企图刺杀在卧房内的三名武士。好在臣等已事先得知刺客身份,对症下yào。在卧房内的武士已经由微臣和另外两名武士替代。微臣侥幸横练功夫还算下过数年苦功,幸保不失。昨夜是第一晚没有武士牺牲。”

    弘武殿内,君王侧铁寒衣正向天子汇报昨夜取得的阶段xìng成果,说完昨晚发生的事,又一垂首请罪道:“臣无能,没能留住刺客,还是教他们跑了。”

    “铁护卫不必谦虚,一天时间就查到了动向,还成功阻止杀联犯案,这是大功一件,何罪之有啊。”元圣天子微微眯着眼睛,也看不出太过高兴的模样:“这么说,你们已经肯定刺客的身份了?”

    “不错,经由调查,敌人确是杀联排行第五的黑风十三翼。臣跟他们jiāo过手,发觉他们的武器、武功、刺杀方式都跟记载中的黑风十三翼不谋而合。因此可以确定。”

    “黑风十三翼……哼!”皇上重重地哼了一声,“杀联拿钱办事,不管是谁都杀,是越来越猖狂了。这黑风十三翼仗着这几年树立了些名声,便连朕都不放在眼里。朕就要杀联的人知道,天子之怒,重逾雷霆!顺天府何在?”

    背锅侠顺天府包大人瞬间化作滚地葫芦滚了出来,仿佛受了大刑般的几乎爬着出列,苦着脸:“皇上……臣、臣在。”

    皇上看包大人这哭丧着脸,顿时差点乐出来,心道:这个老包啊。平时被朕吓怕了,一提到有事找他就浑身不自在。

    “包卿家,你也别忙着沮丧。朕不是要你抓人。”

    “啊?不是要俺抓人?”包大人顿时来了精神,“请圣上示下。”

    “今天是御前选试的头一天,朕要你调用两千人守住广场,保护一众武士的安全。黑风十三翼要打朕的脸,朕就看看,他杀联的人是否能在千人包围下刺杀成功。”

    “臣遵旨!”

    包大人如释重负,赶紧一个机灵退后几步,然后赶紧跑路回去顺天府衙门搬人马去了,身手矫捷尤胜少年。

    皇上摇摇头,苦笑道:“铁护卫,君王侧破案神速,应对有据,这件事朕要赏你。”

    “为皇上办事本是我君王侧分内之事,臣不敢当皇上嘉奖。”

    铁寒衣说到这里,又补充道:“臣之所以能这么快查到刺客的身份。是因为六扇门的同事相助。臣昨日去麒麟大院查案的时候偶遇六扇门同仁明非真,得他心细如发,渊博广闻,所以才能这么快确定。”

    “明非真……明非真。”皇上听到这三个字,心下微微觉得熟悉,却又记不得是哪里听过。略一沉想,忽然一张因为中dú而变得猪头般肿胀的脸浮现了出来,皇上差点没笑出来。

    “原来如此,你说是明非真么?”皇上奇道:“那小子是机灵,可是个惫懒之辈啊。他怎么,还帮忙破案了?宋卿,你管教有方啊。才是个外榜的武士,就能教我的甲级第一武士破案了。这件事上,君王侧六扇门当同记一功。”

    宋鸥赶紧上前谢恩:“谢皇上!”

    皇上点点头,忽然看到了宋鸥脸上的伤:“嗯?宋卿,这是怎么了,鼻青脸肿的是跟谁打架了?”

    皇上虽然问到了,可一旁站在的龙在天却是气定神闲,丝毫没有在意。

    一直以来,无论三司斗得多厉害,都不曾把斗争直接曝露到皇上面前。这不但是告诉皇上他们之间不和,简直是自动请求皇上来削减朝廷三司的权力。得有多傻的傻蛋才会自己去做这种事。

    可偏偏今天这位宋大兄弟就这么干了。

    “启禀皇上,是他!”宋鸥一指龙在天,“就是龙统领率人把微臣打成这样的!”

    这句话一说完,群臣皆惊。

    包括了就站在宋鸥身旁的沈伊人。

    沈伊人昨晚回来,已经听说了大概,可她却不知道宋鸥今天竟然会在皇上面前告御状。沈伊人恨得牙都疼了,她就说宋鸥脸上本来就没多少伤,怎么伤痕看上去这么深,原来是这家伙想在这上面做文章。

    沈伊人不由勃然而怒:“这个不成器的傻蛋!”

    连龙在天都没说话,君王侧的人已经听得不耐烦,暗骂这宋鸟人害人害己。皇上要是一怒之下,三司全都没好果子吃。若是怒到削权,那这宋鸟人更加是千古罪人。

    皇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微微皱眉,看看沈伊人,示意:这是你的意思?

    六扇门如今势弱,要是没有后手准备,光靠黄口白牙的一句话就想让皇上把麒麟卫给办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要是小打小闹,却又为何闹到来皇帝面前?所以皇上要先问清楚沈伊人,免得会错意。

    结果沈伊人却微微摇头,示意与她无关。

    皇上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本来皇上也不希望朝廷三司内斗。只是六扇门势弱,麒麟卫势强,皇上想让它们均衡一下实力。却从来没想过要砍掉哪一边。左膀右臂都是皇上的臂助,他不会自找麻烦。

    皇上本来是武人出身,三司之间有些摩擦,他是不太理会的。朝廷养了那么多武士,要是今天这个打一架,明天那个闹一场都要皇上主持公道,那朝廷还成什么样子。龙在天敢搬三百武士去闹事,也多是出于这个原因。

    可是宋鸥今天这一状告上来告的莫名其妙。看来也不是有信心打击麒麟卫,也不是抓住什么重大把柄,就真的只是想让皇上主持公道。让皇上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皇上岂会有好脸色。

    “是么……龙卿家,可有此事啊?”

    龙在天虽然被宋鸥这乱拳打的有些懵,但立刻就恢复了清醒,咧嘴一笑道:“这可是天大的冤枉了。启禀陛下。宋总督昨天纵容手下来我麒麟大院闹事。他们手下有个叫做唐掖的年轻人,武功颇有得到之处。这个月来在京城招摇过市,四处挑战,昨天就挑战到我麒麟卫的头上来了。趁着微臣不在,居然打伤了我的人。臣是激于义愤,一时气不过这才……”

    宋鸥看龙在天惺惺作态,更为激动:“如此说来你倒还委屈了!”

    “可不是委屈嘛!皇上,莫要听他胡言乱语啊。”龙在天一言不合上眼yào,“人家宋总督家大势大,要摆平小人如此势单力孤的小小武士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臣听说宋家二公子是扬州一方之霸,号称是书剑称绝淮南,掌法无二江苏,这样的人物,小人怎么敢欺负?”

    “你、你莫要含血喷人!我二弟何曾有这样夸张的名号!皇上,他、他信口胡言啊!”

    “两位卿家,够了。”皇上面沉似水,缓缓道:“两位卿家可是把朕这弘武殿当成了天桥茶馆,在这里说起相声来了?”

    龙在天和宋鸥慌忙齐齐下跪:“请陛下恕罪。”

    皇上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宋鸥,心道:这个宋鸥脑子让驴踢了。麒麟卫副统领是何许人,怎么可能让他几道伤口就弄倒了?他想在朕这里告御状居然还当面告。唉,告个黑状都不会,这样的人,伊人怎么看得上眼的?

    “诸位卿家,对这件事有何看法,尽可说说。”

    皇上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三司内斗这种事最不能放在台面上来说,宋鸥公然就把它挑了起来,皇上能做的也就是耍耍太极,把这件事绕过去。

    群臣之中忽然走出一人,看年纪二十四五,观仪表俊朗不凡,正是皇上的二儿子,橙王殿下。

    “儿臣有话说。”

    “哦?橙儿你有意见?这可少见。”皇上饶有兴味地道:“你说。”

    橙王恭敬地道:“儿臣认为这件事上双方各有过错。宋总督纵容手下闹事是错,龙统领带头打人也是错。”

    “嗯,那依你看如何解决?”

    “儿臣以为嘛……”橙王傲娇地一笑:“既然双方都犯事犯在一个武字上,如今御前比武就快要召开,不妨让两位到擂台上用武功说话。那时候,一切恩怨烟消云散,岂不是好?”

    “嗯,橙儿说的有道理。”

    圣元天子点一点头:“御前比武迫在眉睫,两位卿家都是当朝重臣,就别为了小事伤和气了。要打,就在朕的擂台上打。传朕旨意,御前比武的名单上加上两个人,龙在天和宋鸥。”

    龙在天听完这个决定,神色没什么变化。

    反倒是宋鸥,像是被人迎着脸狠狠揍了一拳。

    龙在天是名列六扇神机榜前二十名的潜龙十七士之一,比铁寒衣还强上几分。整个南京六扇门能跟他对打的就只有沈伊人一个。要他宋鸥去跟龙在天打擂台,这等于送他去死啊。

    宋鸥不敢置信地看向橙王,却发觉橙王正在跟龙在天快乐地眉来眼去。

    啊!

    我上当了!可爱的宋大公子,这时候才察觉到自己被人玩了。

    宋鸥再看向自己的未婚妻,沈伊人只是浅浅地道:“宋鸥!你以后再他么敢在外人面前丢人,老娘就送你进刀子房。”宋鸥听完脸色有些发白,不可避免地往下看了一眼,才看下去,突然就看见沈伊人疾风劲草的一腿踹了上来。

    宋鸥闪避不及,闷哼一声,额头冷汗直冒,双腿不由得夹紧,眼珠子都快痛的掉出来了。接着身子直挺挺地往下倒去。

    ————————

    16. 恋爱的开端总是猝不及防

    “胜负已分,胜者——六扇门苏晓!”

    苏晓潇洒地一转佩刀,钢刀回鞘一气呵成。御前比武的武器是统一由宫廷准备的,所以苏晓用的是普通钢刀。

    这一个月来苏晓的武功突飞猛进,固然是他的天资聪颖,用功勤快,但也跟他身边有一个无论是眼界还是实力都在当今之巅的损友在教他有着绝对的关系。

    苏晓只是随便一个回刀入鞘的动作,便能引得在擂台下观看的宫娥才女,贵族小姐们尖叫连连。他高挑纤细的身型,空灵的容颜,俊美的五官,阳光亲和的态度,还有尚未长成的稚嫩感与不似人间少年的梦幻透明感,都如同当日沈伊人所预料的深深击中了在场所有女观众的心。

    苏晓才上擂台打了三场,就吸引了不下百名女子成为了他的铁杆粉丝。在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