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啊?”

    他大吼一声,裹着粉红色衣袖,比小树不细的一只猩猩般的手臂一拳就揍了过来。

    ——————————————

    13. 六扇门的病

    在场保护宋总督的人全都没有想到这个龙在天除了长的超越了人类想象规范,就连行动也跟大猩猩似的全然不能以常理推论。话没说完就要打人。

    喂,鸟兄,你还不还手?

    宋鸥却是脚下一错,往旁边闪开。因为对方来的劲急,他躲得也十分狼狈。宋鸥一站稳身子立刻大声道:“龙统领,别要欺人太甚!你想怎么样?”

    喂,鸟兄,你干嘛不还手?

    “我的要求很简单。把人jiāo出来。”龙在天仍然劲灌双臂,半点都不放松,“今天来我麒麟卫捣乱的三个小子,一个也不能少。否则就算我龙某人答应,你要问问我这三百个弟兄答不答应。”

    三百麒麟卫忽然咆哮一声:“不答应!!”声浪如潮,跟着宋鸥一起出来的六扇门众人心下一虚,几乎连脚都要软了。

    三百人对五十人,谁都知道结果如何。六扇门的捕快们脸色发青,没有一个人敢往前走一步,说一句话,甚至是瞪他们一眼。

    我一直盯着这只长残了的唐伯虎看,忽见他嘴角一丝诡异莫名的笑容,转念一想,明白了龙在天此举的意义。

    麒麟卫因为黑风十三翼少了五个得力的高手,而我们六扇门的人半个没少。可能会影响御前比武的结果。而且他肯定听说了唐掖这一个月以来到处打架建立起来的名声。

    这是借题发挥啊。要剪除六扇门的势力,那么跟沈老大错开就不是巧合了。

    宋鸥看着我们三人,心下犹豫,好容易说道:“我、我把罪魁祸首给你,就此算数如何?”

    啥?鸟兄你要背叛我?!

    “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龙在天话音未落又是一拳头。

    龙在天这一拳灌满了内劲,刚猛无铸,要是直接打在宋总督身上恐怕他不死也要瘫痪。当然以宋家的家传内功而论,他应该不至于受伤太重,但丢脸是丢定了。

    可他运气好,今天有唐掖在身边。

    唐掖是一直想教训龙在天这家伙,所以暗中运了半天内功,眼见他大拳杀来,立刻就伸手去挡。唐掖的武功是很好的,可是对比起这个麒麟卫的二把手还差了不少。两下里内劲一碰,龙在天原地不动,唐掖竟然凌空飞起翻了个跟斗。

    龙在天的拳头却也停了下来。他一身武功由外入内,是外功的大行家。他的武功纯走刚猛的路子,这一拳下去既然已经把唐掖打退了那么势道就不该停,而是挟余威再重创宋鸥才对。

    可是对方跟自己一接触,虽然劲道全然不如自己霸道,可是就是那轻轻一沾,对方灼热无比,纯如烈火的真气烫的龙在天手臂经脉一麻,居然拳头就这么停下了。

    龙在天倒是没料到宋总督身边还有个武功练得这么纯的年轻人,喝道:“尔是何人?”

    唐掖凌空一翻,将龙在天的拳力完全卸走,自己半点不受伤。轻轻巧巧踏在原地,摆出一个请手势道:“六扇门唐掖,请。”

    “哦?你就是那个四处挑战的唐掖?”龙在天微微一怔,然后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你武功真是不错。好些年不曾见到这么有潜力的年轻人了。”

    龙在天一边笑一边把那把折扇唰地一下打开,似乎没有再动手的意思。当然这种恶心的举动也足以形成挑衅和我们动手揍他的理由了。所以唐掖并没放松。

    “你武功不错。不对,是很好。起码到了乙级武士……不,是甲级武士的名次了。”龙在天扇着凉道:“我知道你打败了我们那里的尹一弦。他是因为前面的武士被人袭杀,我为了保住名次才动议上调的。就武功而言,一弦其实只有乙级武士中间的程度。而你要是参与御前比武,你可以进到六扇神机榜三十五六名,也就是甲级武士后列的程度。”

    唐掖不解地道:“说这个干什么?”

    “六扇神机榜第三十名。”龙在天笑道:“只要你点头,入我麒麟卫,这个名次我保证可以送给你。”

    龙在天这是当面挖人了,宋鸥抢出来不悦地道:“龙兄,你刚才说打人就打人,现在又对我们的人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你拿宋某人当做什么?”

    “老子当你是个屁!”龙在天大吼一声,飞起一腿。唐掖立刻一掌推过,堪堪挡住了龙在天的飞腿。宋鸥被他气zhà了肺,怒吼着:咱们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龙在天却对唐掖更为欣赏了。

    “唐兄弟!良禽择木,有什么奇怪的?”龙在天厚颜无耻地扇扇风,他目含冷笑地扫过随宋鸥跑出来的一众捕快、文官、武官,被他目光扫过的人均都垂首不语,连跟他目光相接的勇气都没有。

    龙在天十分满意地嘲弄道:“兄弟是真的不明白,唐兄弟在你们这个破衙门呆着,能有什么出息?”

    宋鸥看自己的人全都不说话,脸色禁不住愈加难看。

    喂,鸟兄,他在骂你诶,你还不揍他?

    但宋鸥却没说话,相反唐掖淡淡地道:“我进六扇门有我自己的想法,不劳你费心。要打,就直接打。”

    龙在天摇摇头,似乎十分可惜:“既然如此,就别怪我龙某人没有爱才之心了。宋鸟人,我问你要人,是你不识抬举。兄弟们!给我见人就打,见地方就砸!”

    “是!”

    “慢、慢着,我答应你就是。”

    “此时答应,却又晚了点吧!”

    宋鸥竭力的叫唤没能传进麒麟卫士们的耳中。

    三百多个卫士齐吼一声,冲将上来跟六扇门的人打成一团。果然是见东西就砸,见人就打。不一会儿功夫,我们的人被麒麟卫打的死去活来。就连洗衣服的大妈和做饭的小厮也没有放过。

    每天给我们打扫院子的老黄头,刚要跑就被一个五大三粗的麒麟卫士抓住,拎起领子就往地下一砸,恐怕骨头都要摔碎了。

    唐掖和苏晓看的眼睛冒火,马上要上去拼命。

    “别动手。”我喝止了他们,拉着两人朝后方一退,远离了打成一片的公门武士们。

    我阻止了两个被热血冲昏头的年轻人。尤其是唐掖,我知道他这小子外冷内热,其实对六扇门的同袍相当不错。但就因为如此,就更不能让他帮忙。

    “干什么!明大哥,放开我。”

    “大哥,为什么?”

    对着他们的疑问,我淡淡道:“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辈子。这是六扇门自己的关卡,要自己过。”

    苏晓不满道:“我们自己就是六扇门的啊!”

    “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新来的。没有得这种病。”

    “病?什么病?啊哟,明大哥我们快去帮忙吧。不然衙门都要被砸没啦。”

    “龙在天胆子再大,还能真的砸六扇门么?你没看他的人来来去去都在门口,一个人都没进院子里,他只是虚张声势,想把六扇门最近崛起的声势打压下去。你们看清楚,现在是谁跟谁在打?”

    唐掖和苏晓仔细看看才发现。

    新来的捕快们义愤填膺,都觉得麒麟卫欺人太甚。他们也不管对方有多少人,自己武功如何,说干就干。热血冲头下一点也不怵麒麟卫的人数。反倒是老捕快们,过去一直在六扇门的旧人们,他们武功更高,而且人数占了大多数,却反而根本不敢跟麒麟卫动手,只能沦为挨打的物件。因为他们根本不帮忙,新来的捕快们没多久也变成了单方面挨打了。

    我静静地道:“现在的六扇门跟从前有很大的区别,他们必须自己正视、发现,再克服自己的问题。除此之外,六扇门没有其他重兴的法子。”

    六扇门的人,尤其是这几年一直在六扇门里的人,都染了一种病。

    一种叫做惧怕的病。夺去了他们曾经身为公门第一强势集团的自信。

    对麒麟卫的害怕,不止是宋鸥,已经是六扇门共同的问题。雁十三消失的六年间,六扇门失去了的不止是资源和地位,还有自尊和自信。

    就像是被欺负惯了的孩子,现在就算告诉他们,他们可以跟麒麟卫这个每日欺负他们的恶霸一争长短,他们也不会相信。他们不相信的是自己,除了他们自己,没人可以帮助他们。

    沈老大当然早也该知道这个问题了。她估计是想要靠御前比武的优异结果鼓舞士气,再慢慢解决吧。这种温吞的做法不太像是沈老大的作风,因为她在六扇门长大,所以比较疼手下的人吧。

    不过我本来就不是六扇门的人,所以我不疼他们。

    害怕是一种疾病。

    要是沈老大真的想要六扇门回复往日的荣光,就不能不用些震撼教育,来一剂猛yào。

    麒麟卫肆虐之后,龙在天狞笑一声:“够啦!够本了。宋鸥,你我同朝为官,按理你职衔还要比我高一阶,我不能强迫你jiāo人。但也不打紧,只要你不jiāo人。我这些弟兄们,每天来你这里闹一次。”

    说完仰天大笑,带着人得意而去。龙在天这家伙外表粗莽,其实老谋深算。他一开始就不想要我们三人,只是想要打击六扇门的士气。参加御前比武的除了我们三个,沈老大还另外挑选了四组人。现在他们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要说他们参加御前比武会没有yīn影,打死我也不信。

    六扇门门前一地狼狈,全是被打的捕快,连宋鸥也未能幸免。虽然他竭力自保,还是落得衣衫头发凌乱,浑身挨了不少拳脚的下场。

    “明大哥!”苏晓含着眼泪,粉拳忽然一拳打在我胸口,泪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语气中带着一股湿气,“你……你太残忍了!”

    “是残忍啊。”我拿起苏晓的手:“正义,本身就是比邪恶要残忍的多的东西。一个奢求正义的集团,就需要有比邪恶更加残忍的决心。”

    ——————————————

    14. 吾今守城门

    第二天清晨,也就是御前比武的当天。

    这时候天还黑着,明月当空夜罩未褪,大街上贩卖早点的小摊贩都没开始出来准备,皇命在身的我们就顾不得睡眼惺忪开赴皇城了。

    当然我是睡眼惺忪,其他人是满脸红肿。就连宋总督都是面色苍白似乎一夜没睡。

    昨天龙在天的一闹,他们光是收拾就收拾到了天黑,加上沮丧窝火更是到了深夜,估计一共睡了不到两个时辰。

    我怎么没事?

    因为我从他们开始收拾就去睡觉了,明明知道第二天要早起,怎么能不早做准备呢?这还用问?

    “哎哟,这就是六扇门的各位爷台了吧。”

    外皇城大门一队军士提着灯笼迎接我们,最当先的一个内侍臣眉花眼笑,欢迎道:“咱家奉圣喻来迎接各位分配工作,见过总督大人。”

    宋总督道:“王公公,有劳您了。这里一共五十二人,是我六扇门全部人手,今日起直到御前比武结束,全都听从公公调配。本官还有事务在身,这就告辞了。”

    “总督大人慢行。”王公公待宋总督离开,才对我们道:“各位来的早,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这都是应该的。”我上去行礼道:“公公万福金安。”

    “嗯,小哥懂规矩。”

    一刹那间我仿佛看见六扇门的诸位同僚向我的后背投来了无数鄙夷的视线。这群不开眼的家伙,要进皇城不巴结太监你们还想混吗?

    “咱家姓王,王土水。各位可记住了。”

    什么玩意?

    我一脸郁闷,牙疼似的问道:“公公,您再说一遍您高姓大名?”

    王公公奇怪地道:“咱家叫王土水啊。”

    我一脸懵逼:“……”

    这绝对是故意的吧!

    我们那管事务的叫隋图晚,你叫王土水?你们两这是洋文名还是中文名?

    321,123?

    你们是父母离异各自抚养的亲兄弟吧,要不然这种奇葩的起名思路怎么能这么像?!

    王公公不能理解的看着我,看看旁人,忽地眼前一亮。

    王公公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还是忽然鬼上身,他居然学着大姑娘扭腰摆臀做娇羞状并且‘娇俏’地走了两步。来到了我们队伍里的某人旁边。

    王公公‘羞涩’地问道:“哟~这位小哥生的可真是英伟不凡呐。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啊?”

    艾玛我去!

    艾玛我去!

    被叫到的唐掖更是一脸懵逼……

    “给公公回,他叫唐掖,字烟凌,今年十八岁。”我不得不帮已经不知道是吓傻还是惊呆的唐掖回话。

    “好好好,唐掖这名字咱家听过。宋总督大力推荐过,真是人才,人才!”

    王公公更加欢喜无穷地看着唐掖,左一眼右一眼,上一眼下一眼,打量了足足有八八六十四眼。

    好吧,不管唐掖怎么逃避。我必须说,这是一段恋爱的开始。

    “公公你看够了吗?”然而唐掖却冷冷地打破了王公公的春梦,“皇上既然有圣喻下来,公公岂敢怠慢,还不分配职责?”

    王公公老脸一红,咳嗽两声遮掩尴尬:“小哥可真是开不起玩笑。诸位这就随咱家进来吧。”

    我们走进外皇城的大门。

    说是叫我们守城门,但是皇城的大门岂止是一扇。光是外皇城城门就有三重,内皇城又三重,到被称为宫城的紫禁城之间还有三重。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皇上的居所,岂同等闲。”王公公看着我们露出一丝邪魅狂狷的微笑,把我和苏晓恶心的不要不要的,更是把唐掖逼得直接闭上眼,才满意地收回死亡凝视。

    王公公柔情似水地道:“唐小哥是宋总督力荐的新晋,咱家就把这外城门的职务jiāo于你了。”

    “是,谢王公公。”

    说罢唐掖马不停蹄跟着几个同僚火急火燎的溜走了。

    王公公摇头叹气,好一阵无奈,接着又带我们进内皇城周围看看。

    皇上要看御前比武,但绝不会在宫城里看。而是自己拖家带口,把太后、皇后妃子、公主皇子都带到内皇城的广场里观看。那里有专供皇家举办活动的场地。

    不然这些臭烘烘的武士们一个接一个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