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上来。小师姨……不开心了。

    王铁腿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然后您姑姑突然生气了。骂了一句‘人家在为你担心,你却玩的乐不思蜀,负心汉’,然后用力跺跺脚,衣袂飘飘,足不沾地的飞进了雾里。吓得小的以为真碰上神仙了。明爷,您说您姑姑骂的是谁啊?连这么漂亮的姑娘也欺负,这兔崽子可真不地道。”

    我默然不语。

    “还能骂谁,骂负心汉,肯定就是骂的某个负心的家伙呗。”沈老大似笑非笑地对我抛个媚眼,眼神中的调侃意思却很明显:兔崽子过儿,你的姑姑在骂你呢。

    我白了沈老大一眼:哼,你家宋鸟人在宫里面圣,你这样抛媚眼勾引我好吗?

    沈老大:你给我过来,老娘保证不打死你!

    我:不要,有本事你来追我啊。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

    这一个月来我发觉我跟沈老大逐渐建立了不浅的信任关系,最近更是已经达到了可以跟唐掖一样,光靠眼神就能jiāo流的高尚境界。

    不过其实我并不好受,心头微微有些惆怅。小师姨还在气我,但我手边的事不办完,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抛开一切去陪她。何况她的辈分……唉,负心汉……我也只好认了。

    苏晓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啦明大哥,你姑姑肯定只是想念你了而已。与其为此困扰,我们该做些别的事。”

    “做什么?”我疑惑地看着苏晓。

    “当然是去查案啊!”

    主持正义的小天使苏晓重重一握拳,把我的忧伤视若粪土,大义凛然地道:“京城里天天发生凶杀案,我们怎么能坐视不管!走吧,麒麟卫大院走起!”说完话完全不留给我沉浸在忧伤里的机会,拽着我就跑了。

    5. 吾家有一痞

    去麒麟卫大院之前,我先去了趟隋大人的院里把渣痞找了过来。

    这家伙在我的介绍之下进了六扇门给隋大人打下手。隋大人平时喜欢在他院子里种点竹子梅花桃花菊花之类的,渣痞这家伙在桃花村长大种点东西还是有一手的。

    他爹查源是因为兰君竹空内讧死的,算是有我的责任。所以我偶尔也要负点责任照看他。

    “明大哥!为什么要把他叫来,他成天在我身上看来看去的,真想把他的贼眼挖出来!”苏晓跺一跺脚,瞪着狗腿子般陪着笑的渣痞,对我抱怨道:“我们查案叫他干什么?”

    渣痞这小子到今天还把苏晓当成妹纸在看,而且还是自觉搞不好有戏的那种……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用。

    “你别看他文不成武不就的,有时候办事就要这样的人。”

    苏晓完全不理解我的苦心,对还在朝他抛媚眼的渣痞狠狠回瞪了一眼,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唉,我这两个同僚资质都很好。就是有一点不太好,唐掖和苏晓两个人以本质来说,全都是大好人。唐掖外冷内热,外表看着爱答不理的,其实是个会扶老太太过道的暖男。苏晓更别说了根本是个碰瓷一碰一个准的傻白甜啊……

    他们两个办案子全都爱走正途,所以基本什么都查不到。

    要知道京城里统属系统复杂,资源有限。朝廷武士都有自己的山头。朝廷武士死了七个,这么大的一件案子,谁破了都是大功一件。那还不是四方君子齐相贺的盛事么。我保证到了麒麟卫大院里,看勘察的武士能把门框挤破。

    要是按照正常的规章去办,我们下个月也别想进去。

    而再说说渣痞。

    渣痞的确是废物,但他在二、犯贱、厚脸皮、狐假虎威、扮猪吃老虎、挂羊头卖狗ròu、拿着鸡毛当令箭等方面可以说是专家级的人才。不要脸天赋更是甩我这两个同僚十几条街。就算放眼江湖除了我师父、少林方丈、武当掌门、雁十三、西门吹灯等寥寥少数几个老魔头,他也算是一代青年俊彦了。

    ……我深深为这个江湖的未来担忧……

    麒麟卫大院就在隔壁,我们不需要多久就快到了。但苏晓一路都用很怪异的眼神悄悄看我,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

    “到底什么事?你怎么古古怪怪的?”

    “你才奇怪呢。”苏晓嘟着嘴,“你刚才干嘛那样跟副总督说话,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这案子似的。可你不是在头一晚有人死的时候就警告我们要小心,还跑去查了好几次吗?”

    “这个嘛……”我摸摸鼻子,“我是有些在意,但也不用每件事都解释给老大听啊。”她可不是你们两个。沈老大聪明着呢!要是让她觉得我的志向和平时表现不相符,会产生怀疑的。

    这件案子,说实话,我非常感兴趣。

    杀联的人敢来惹朝廷武士,这点就已经十分的可疑了。

    杀联的作风是拿钱办事不错,但也要能保障没有后患才行。杀七个朝廷武士这种事除非是他们能保证之后没人追究。否则将会是一场有可能牵连极广,导致整个杀联被连根拔起的大祸事。杀联派出杀手,也就是说他们觉得事后能高枕无忧?

    我看看皇城方向。

    咱们的元圣天子是一个有能的贤君。他怎么可能允许在自己的地方有人公然挑战朝廷的威严。那丢的不只是颜面,还有民心。要是一旦百姓对朝廷武士失去信心,朝廷本身也有大麻烦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人怎么会这么多!”

    我们到了,而且果然如我之前所想。

    麒麟卫大院外的空地挤得水泄不通。门口维持秩序的武士和知事多到了十几人,可是还是没什么秩序可言。一向严肃威武的麒麟卫衙门竟然有这么闹哄哄的一天,大概连麒麟卫的人也没想到吧。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麒麟卫也不轰走。”

    “怎么能轰走?这些可都是朝廷武士。”

    “朝廷武士?”苏晓眨眨眼,“可他们都不是六扇门的人啊。这些全都是君王侧的人吗?”

    “不是,他们是在野的武士。”

    这里解释一下。并不是只有六扇门、麒麟卫、君王侧的人才能叫做朝廷武士。从官方或私人途径在为朝廷效力的武士都可以叫做朝廷武士。这种人还是朝廷武士里人数最多的,占了七成有余。比三大官方势力的总武士人数加起来还多。

    只不过在野的武士们人数虽多,但太过分散。他们大多数都会选择留在自己的老家,去大城镇的少,来京城的人更少。因为三大官方势力基本在大城镇都有分部,珠玉在前,他们比较难有作为。

    再者,六扇神机榜的评定是在京城举行的,所以在野的朝廷武士进入六扇神机榜的少得要命。这就涉及到了在野武士和官方武士的权党之争,还有我国朝廷武士系统制度的不完善与未成熟的部分,针对此等弊端身为朝廷武士一份子的我有如下意见……

    好了,不玩了。

    总之在野的武士人数最多,但是爬到上位的精锐却很少。虽然我也听说这是因为有麒麟卫在按着,不过我没调查过所以我也不知道真相。

    但这人数也真是多,要等他们查完了再进去尸体都被验烂了吧。

    好了,这是渣痞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渣痞,原定计划。”

    “嗳!”

    渣痞清了清嗓子。左看右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工具,突然眼前一亮,他到旁边卖栗子的小贩那抢了人家的推车,还顺道顺了人家车里的银子。这……好吧,今天晚上可以加菜了。

    渣痞一车在手精神百倍,一瞬间仿佛城管附身,朝着人群响亮的嚎了一嗓子:“全都他妈给老子让开!!我家大哥来啦!!”然后火急火燎地冲进了人群深处。

    我望着他义无反顾的背影,敬仰仿佛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好样的!渣痞!

    “干的好!晚上给你哥的盒饭里加两个酱肘子!”

    渣痞眉花眼笑:“谢谢哥!”

    6. 当捕快要优雅也要污

    “他妈都让开让开!跟谁这扯呢?让开都听见没有!”渣痞破空大骂,找准几个后脑勺巴掌打的啪啪响。偶尔把车当做撑杆,飞起来一脚踹在别人的脸上。“你彪啊!不走我干死你啊!你躲,你给老子躲,你再躲一个我看看!”

    其飞扬跋扈的程度令我不期然想起了乡下土财主的狗腿子欺压良善村民的形象。

    但神奇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还击。

    这些在野的朝廷武士看这开路的架势,几乎以为哪个亲王驾到了。

    看来在野武士被官方的欺负的不轻啊,见了渣痞居然也怕。

    “你过来,你看我?是哪只眼珠子看的?我艹我干死你啊啊啊啊!!”

    还有谁!

    单凭一条汉子,一张比城墙还厚的脸皮,硬是在这个高手环绕的地方,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居然把所有武士吓退了。我就问还有谁!

    现在渣痞已经进化成新一派的开山怪,抱着一个大汉的脸玩了老命的抽,顺带摸了摸旁边卖花的小姑娘的屁股。真的如我所料,不对,比我所料的厉害多了。渣痞不愧是个人才。

    “这就是你的主意?”看的呆了的苏晓退缩了两步,“明大哥,你好肮脏!”

    “咳咳。”我尴尬地咳嗽两声,“别说的那么难听,能办事就是好主意。”

    我跟苏晓趁着中间路开了,大摇大摆地走在中间,装成一对——

    “瞧瞧!这对小情侣!肯定是哪家王亲贵胄家的小夫妻一块来查案。”

    渣痞大呼小叫的开路,群众自然知道后面还有人来。登时就有人注意到我们,jiāo头接耳起来。不过他们对我和苏晓的认知略古怪啊。这片的武士无视了那个被渣痞打的满头包的大叔,转而关心我们的是谁。

    可是他们关注的点,尤其是一些女xìng武士关注的点就彻底跑题了。

    “看这位小姐生的可多俊俏。年龄还小呢。跟她相公差了不少啊。娶的好!”

    “她家相公也不错啊。瞧这身丈,长得真高。看他护着那小姐的样子,还是心疼自己的小娇妻啊。”

    “那是,不然能让这小姐男装打扮吗?我要是娶了这么漂亮的媳fù,一定收在家里藏得好好的,可不敢让她上街啊。”

    根本没人在乎我们是什么身份,完全是在看热闹啊。

    苏晓满脸通红,差点又要吼出“我是男人”来。不过我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小嘴。

    “别激动,进门了再说。”

    然而我这个动作不知怎么似乎激起更多的热情。

    “护妻狂魔!”

    “看看!人家是怎么对自己老婆的,死鬼!”

    “秀恩爱要烧死啊啊!!”

    “狗男女!”

    我去这帮人脑子有洞啊!!

    我跟苏晓赶紧快两步走到大门。门口的知事拦住我们:“请问两位是?”

    我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让声音只给这知事听见:“六扇门捕快明非真,苏晓,奉……皇上御命查案。”

    知事刚听见我们是六扇门来的人,差点抓起旁边的棍子打过来,我们跟你们是多大仇……

    但是又听见我们是奉皇上的御命立刻态度又不同起来:“原来是这样。那两位里面请吧。直走入停尸间便是了。”

    这知事倒是没怀疑我话的真伪。这里是京城,又是大庭广众,门外几百只耳朵都听着呢。我一个属于官方的人敢冒认皇命么?

    不过因为我的话就他一个人听见了,所以真被拆穿了我不认账就是了。这就是传音入密的好处啊!

    我跟苏晓、渣痞,快走了几步。这里毕竟是锦衣卫大院,六扇门的人在这里多逗留难免招人话柄,甚至招人拳头还是快点验过尸体走人吧。

    我看见竖着停尸间牌子的房间,门大开着,在门口都能看见几个人来去匆匆的身影。

    不会吧。

    我们走上前去一看,果然猜中了,小小的停尸间里面少说挤满了二十四五人。

    拿眼一打,麒麟卫的人自不必说,君王侧的人也不少。在野的武士大概就三四个。

    这两边倒是很好辨认。在里面穿着麒麟卫武士服的肯定是麒麟卫的人,而那些穿便服却又拽的敢不甩麒麟卫的武士不用说也知道是君王侧的人。在野的武士哪里敢这样对他们。剩下那些显得畏畏缩缩的自然就是在野武士了。

    什么啊。外面的武士排了这么久的队,结果还没几个人进来啊。

    里面还不至于是人挤人,可尸体的周围就真的是无处下脚了。

    停尸间里面陈列了七具尸体,每一具周围都有四五个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手里拿着钳子钩子转来转去。

    算了,这种事还是自己来吧。

    “喂。”我叫了一个麒麟卫的家伙,他回过头,我点了他的穴道,“困了一边睡去。”然后把人拉过来扔一边去。

    如法pào制,迅速我们三个人得以查看其中一具尸体。

    苏晓讶然地看着那五个被我扔一边去的麒麟卫:“他们休息的这么不好啊,一晃就睡着了。”

    “……”这就是我完全不担心展露武功的原因,咱们晓是个宝贝啊。

    于是我们成功混入了验尸团里。

    停尸间里面围绕七具尸体议论纷纷。

    “你看这具尸体,身首分家,大刀所伤。凶手是用刀的。”

    “不然不然,你看这具尸体全身都没有明显伤痕,凶手用刀,未免牵强了吧。”

    “非也非也……”

    官方三大势力外加几个在野武士,你一句我一句,就是没讨论出半个跟凶手身份相关的线索来。因为这帮家伙,一个都不会验尸。

    而且他们连尸体都不敢碰一下。一来是害怕尸体,二来是有人忌讳。

    我才知道为什么外面的人进不来。这二十多个人围着尸体团团转,就是没人上去碰一下。

    我也是大意了。忘记君王侧和麒麟卫对于这方面都不擅长,他们虽然有仵作和大夫能看出死因,可是要判断是何门何派什么武功就没办法了。最擅长的应该是六扇门的人才对。毕竟缉拿罪犯是六扇门的职责,身为捕快对于验尸程序也该是最熟悉的。经验丰富的老捕快应该擅长这个技术。不过我和苏晓都是刚入门的菜鸟,没人教过我们怎么验尸。

    我只好按照自己的法子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吵个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