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中。秋天的湖水淹死人,嘿,你可真是会选日子下手啊。”

    田文不敢置信地看着乞丐赵七,双目如yù喷火:“你去桃花村就是去做这些事?!”

    赵七不知如何被人知道这些事,一时哑口无言。

    明非真看着那庄稼汉:“兰君竹空方扁,你看上去老实,却跟赵七一个毛病,好色。他是连续犯案,你只犯了一起,却让人无比的恶心。查源的妻子在查源去世后不久也在湖中被发现,有被人施暴的迹象。她的死因是……脖子中了金刚指一类的武功。”

    田文听得心底冰凉。他没想到他安心隐居的这段期间,手下人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畜生!畜生!!!”

    庄稼汉惶然哀求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一时昏了头才、才……我都已经是废人了。求你饶我们一条xìng命。”

    赵七喝道:“他是六扇门的人,不是麒麟卫。不能斩而不报,你担心什么?”

    庄稼汉低声道:“有、有这种事?”

    赵七冷笑一声:“六扇门御下极严,明文规定对于投降的犯人不得擅自处置。违者必有重罚。”

    明非真睨着他,笑了一下。笑容里有些苦涩:“所以我讨厌正义,它被人透支的太多,成了个空壳子。”

    赵七慢慢听他话中意思,不禁心慌:“你、你敢杀我们?”

    “我很讨厌杀人。我曾经说过除非我疯了,不然绝不杀人。”

    赵七听得才放下心,却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突然不受控制,蓬地一声全数离体而去,他的身体变了个空架子,全身已经没有一个地方是能控制的了。他人生看到的最后一幕光景,是一个年轻人,面无表情,淡淡地收回了手掌。

    明非真收回了手,他那一掌,看在别人眼里,就仿佛是一掌打bào了一个人,情状实在骇人无比。

    明非真淡淡道:“这世上疯子太多,我不能不成为其中一个。当你坐在一个位置上,就不能不被它所左右。所以我才想要退下啊。因为我真的厌恶杀人。”

    明非真,出手杀人了。

    51. 散神尊

    明非真身上没有沾到一点血,但他一招打的人血浆从体内飞离景象还历历在目。令他的话只是给人平添了几分迷惑,却不大相信。

    庄稼汉已经惊恐的无以复加:“大、大侠你既然退隐了,为何还管我们武林的事呢?”

    “你错了。武林中的事我是不管的。但神月教的事,我不得不管。”

    庄稼汉大叫一声,探手去拿过赵七遗下的刀,横刀一抹脖子,尸横就地。倒是死得痛快。

    明非真又看着田文。

    “兰君竹空里,你算是最老实的那个。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还能当上堂主。他们两个不认识我,但你当年见过我的,现在还不认识吗?”

    田文如置冰窖,止不住身体的颤抖。

    那取了赵七xìng命的一掌,不是邪术,而是武功。一门可怕的令全天下武人闻之胆寒的武功。

    这武功他曾经见过。世上会这武功的人绝不超过三人。但能使用的这么出神入化的,他只知道一个。眼前的这个青年,渐渐跟那个人的影像相重合。

    “春风夜雨神功……您、您是总坛散神尊……明……明大人?”

    “哦?我没戴面具,你也认出来啦?看来还是有些人记得我的啊。”

    明非真笑的温和。语气令人如沐春风。这种口吻,这种态度,与当年那个人实在是一模一样。

    田文突然感到眼眶内温温的:“记得记得!可是您不是已经、已经……”

    “死了?四年前,无法无天涯一场大战。护法散神尊与西门教主,两大法王一同战死,你是这样想的是吗?”

    “天佑我教!”田文拖着散功后无力的残躯,跪在明非真面前,“天佑我教!天佑我教!”

    他就这么一直重复着‘天佑我教’,涕泪纵横,越说声音越是哽咽,后来终不成声。

    “男儿有泪不轻弹,田堂主,你这是干什么?”明非真来此是要清除作乱的教徒,叫他这么一哭,也有些哭笑不得。

    “属下……属下开心。想到我教还有您在,就终有一日还可以光复。”田文说到这里,更是伤心,“可神尊大人……既然您没事,为什么、为什么您不早点出现?宗主他老人家死得冤啊。正教的崽子们在井水里下dú,害死了宗主夫人和少宗主,宗主正逢心伤之时,他们居然又派人接连挑战,侮辱我等,把宗主活生生的气死。”

    神月教分为明神、暗月两宗,各自统领一方,田文提到的宗主,是暗月宗的宗主。西门吹灯失踪后,明神宗转入地下,暗月宗则因为宗主之死风流云散,再难复原。

    暗月宗宗主之死这件事也是明非真生平一大憾事,他不禁黯然。随即转移话题道:“这几天我查过六扇门的府库卷宗。你们做的好啊。西门教主失踪之后,你们过得也算节省。但我说过,暗月宗,绝不沾手杀人的买卖,绝不能jiānyín掳掠,更不能构害教中同胞。田堂主,违者如何?”

    “……斩首。”

    “我可以纵容明神宗,因为明神宗的主人还在,我不需要费神。但暗月宗宗主死了,我却不得不多费点心。赵七、方扁是你的手下,他们一个jiānyínfù女,一个jiān杀教中弟子家眷。查源之死,更是你们合力所为。我要诘问你管教不力,杀害同胞之罪。”

    明非真一手拿住了田文右臂,只等他一吐力,田文就跟那赵七一模一样,化作一滩脓血。

    “你有什么遗言?”

    田文却丝毫没想过反抗,只是哀求道:“神尊!请您慈悲。属下甘愿接受惩罚。只是属下在这城郊的小村子里娶妻生子,有一儿一女。属下再不是东西也有夫妻之情,骨ròu亲情眷恋。请、请您让属下回去和他们相聚一晚。属下自会前来领死。请神尊慈悲,给属下一晚上的时间。”

    明非真听完后微微一怔,内力却仍是丝毫没慢的送了出去。

    “请神尊慈悲啊!”田文仓皇一叫,闭目等死。已经枯竭的经脉中一股沛然不绝的内力冲了进来,正大浑厚却不是春风夜雨神功。这股内力中似乎还带着可以修复闭塞经脉的效果,一鼓作气将他因散功而闭塞快要枯死的经脉全数冲开。

    田文只觉得体内似乎种入了一颗种子,正在迅速的发芽。而那股内力就是春天和煦的阳光,催发着勃勃生机。

    “神尊!属下何劳您为我治伤啊?”

    明非真并不答言,轻轻地又加上了数道真气助他调理体内过于丰沛的内气。

    田文只觉得一股大的无法想象的内力在他体内调理沉疴的伤势,如同全身泡入了温泉水一般,浑身说不出的舒泰,刚才的鸡皮鹤发竟然开始快速倒转回到寻常状态。田文看见手部的皮肤恢复正常,再摸摸脸上,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田文心惊道:从前只知道神尊武功深不可测,却不知道他老人家内力深如大海,像是用之不绝,却又这般的强劲。天底下能让人举手间返老还童的,恐怕也就只有神尊一人了。难怪他年纪轻轻,却是跟教主平起平坐的散神尊。

    明非真治好田文的伤势只花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他盯着田文,许久许久,才说道。

    “有儿有女,就好好珍惜。”

    明非真从怀里掏出了一打银票,那是他所有的积蓄,大约有一千两,他扔给了田文。

    “去找个地方……退隐吧。”

    田文感激涕零地跪下,正要问神尊大人何时召见旧部,何时带领他们东山再起。再抬头时明非真已经不知去向。田文摸着手里的银票,忽然想起了明非真的话,‘有儿有女,就好好珍惜。去找个地方……退隐吧’。

    这一刹那,他想起了自己两岁的儿子女儿,想起了自己贤淑的娇妻,想起了自己的家。这一刻他反复的问起自己,我想要做的,是什么?我想要的,又是什么?

    突然间,他随武功一并回来了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无限轻松和惬意。这是他隐居之后的头一次,他心底真的不再害怕,彻底的安乐起来。

    身为神月教弟子,一日入教,终身不叛。唯有获得明非真这样地位的人承认,他才能真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想要的,不是武林里的赫赫威名,只是与心爱的家人共度余生罢了。

    田文双目眼泪忽然滚滚而下,朝着明非真刚才站着的地方,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明非真走了,他不再理会这庭院中的人和事。因为他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事。

    “闻君好风雅,不识兰君竹。”

    从今而后,将会成为一段江湖史话,再不复见。

    明非真要退隐。

    不止是他要退隐。

    他更要,因他而起,因他而乱的人和事,一并退隐。从兰君竹空开始,之后还有无穷的麻烦,这有可能要花上他余生的时间。但他不得不做。

    这就是明非真的退隐生活。

    52. 算我欺负你,我只让你两只手

    我乘着月色飞驰,回到了‘岁月如刀’。要处理今晚最后一件事。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桌上还睡着因为冷像只小猫般微微蜷缩的苏晓,可唐掖已经不知去向了。

    这家伙怎么睡的这么死啊……闻两下能醉这么久他酒量到底多差!

    我翻了个大白眼给他,但这小子却像是能接收到似的,突然笑了:“喵喵~”

    苏‘妹纸’一边恶意卖萌一边用柔嫩的脸颊蹭着那张看上去起码有十年没擦过的桌子……这场景太美我直接略过。

    不过……

    “啊,饿了。我就说嘛。一吃饭就出事。五年了,没吃上过一顿完整的酱肘子。”

    “要不,我来请你?”

    “你来了?”

    回答我的自言自语的人是唐掖。他正从另一个方向走回来。

    “回来了。一醒来就要处理地上躺着的人。”唐掖拍拍手,“全送进衙门了。五个人全都是被人用掌力封了穴道,内力一触即止,手法妙到毫巅。”

    我不置可否。

    “你醒来多久了?”

    “大概半个时辰。”

    这不是几乎醉了一晚上嘛……

    唐掖盯着我:“你去哪里了?”

    “天气好,去散散步。”

    唐掖显然不信,但他也不管。因为他对我的私事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有跟我打一场。

    “今晚,约吗?”

    “输了的人请一年份的酒。要是你答应这个条件的话。”

    大概是以为我还会拒绝,听懂了的唐掖露出一个充满战意的微笑。

    答应唐掖的要求,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我发觉自己似乎并不在乎唐掖知道我的身份或是实力。因为唐掖有自己的目标,他不会对他人的事有太多的关心。因此也不会多管闲事的去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京城,为什么会进入六扇门。也就是不会有麻烦。

    第二点,是因为我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看着他,我仿佛看到了大罗山的师弟、师妹、师叔等等人……因为他们全都向我问怎么练内功。

    当然我一个也没教会。不是因为我教的差!是我师父教的差!不对,师父几乎什么都没教!所以我才不会教人。

    “……你似乎在回想什么,可以开始了吗?”

    为了避免吵醒睡得很香的苏小姐,我们找了个僻静些的窄巷。

    “我等今天等了很久,我知道你武功很高。”唐掖深深吸了一口气,“但我也未曾出过全力。”

    真的?

    仔细想想,唐掖跟人动手的时候几乎都给我一种还是游刃有余的感觉。倒不是说他在跟人动手的时候刻意隐瞒武功,但他也没去尽就是了。

    “这才是我的全力。”唐掖撕去双手的衣袖,又一次露出那头威猛的麒麟来。在他内力驱使之下,双手的热量忽然提高,皮肤变得通红,像是烧红的铁块一般。

    唐掖摆出起手式,双目凝神盯着我所在的地方。

    我周围的空气忽然变热,明明在夜晚,却似乎来到了盛夏一般。这是由他的内功所导致的改变。

    “血阳真气?”这可是稀奇了,我没想过会在这里见识到这传闻中的武功。

    血阳真气是一门奇功。能以人力改变空气热量,并且练到了最高境界甚至还能凭空起火。可说是一门极为上乘的武功。不知道唐掖从哪里学来的。

    “喝!”

    唐掖暴喝一声,双手夹着一团高热,在他充满bàozhà力的真气下猛地来到我面前。唐掖双掌血红,滚烫无比,从中路直入中宫。

    我侧身躲开第一掌,他的掌法源源不绝的打过来。

    不对,不只是掌法。以前就说过,唐掖的手上功夫可谓是举世无双。他双手或拳、或爪、或指,又捏、又拍、又戳,没有一刻不在变化。他学过十几种手上的功夫,并且融会贯通全都化在了血阳真气之中。

    “了不起。这武功名字是?”

    “血阳铁手。”

    血阳真气,还加上了铁手功夫么?真是厉害啊。

    唐掖双手的变化更加玄奇莫测,我错步到他身后,一抬腿。唐掖侧身躲开,不过我比他快,所以这一腿还是踢到了他背上。

    唐掖霎时间变作滚地葫芦。刚才一轮血阳真气和神奇变幻的手上功夫我也没能看完。周围的空气又变回了普通的温度。

    “噢,变凉快了。”

    “……”

    唐掖被我一脚踢乱了内息,此时正在拼命平衡回来。但同时也对我投以怨愤的目光:“……为什么,不用手?”

    “没有区别吧。”

    说实话我只让你两只手我已经觉得很欺负你了……

    “有!”唐掖怒目道,“你在让我!我不需要你让,我是在认真的跟你挑战。”

    “让不让的,其实也没有多大区别吧。不就是手和腿……”

    “不要说这种废话!!”

    唐掖凝神聚气,左臂火红,这次他把所有的血阳真气都灌注到了一条手臂上。是打算压缩破坏力全力一击了。

    “明非真,你若不使全力,我死也不会原谅你!”

    我仍然一抬腿,用脚挡住了那一拳:“年轻人,年纪轻轻的,不要把死啊死的挂在嘴边。”我微微一缩回脚,轻轻来回移动数次。

    唐掖全身忽然微微一颤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