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转头看去,叶洛却真的不在了。

    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庄稼汉又喊道:“铁寒衣人呢!!”

    乞丐头皮发麻,这两人要是不见了,他们兰君竹空可就真的完蛋了。

    “是何方高人捉弄在下,请明示!”

    庄稼汉大喝道:“还不出来!”他这一喝运起了内力,震的屋檐都颤动起来。

    “吵什么?”仍是在庭院里,不远处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这么巧碰上了,想不到却是窃玉偷香的时候,看来我总是在最不合适的时机出现啊。”

    这声音相当年轻,沉稳有力,明明在远处说话,却又像是在你耳边一般,隐隐透着一股令人心折的气概。

    叶洛躺在这人的怀里,已是半luǒ的身上盖着一件衣物。上面有阵轻微的酒香,闻着这阵味道,听着他的声音,只觉得仿佛天塌下来这人都撑得住。她感觉自己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闺房里躺在心爱的床上,慌乱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这一安心,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姑娘胆子也是太大了些,在哪都能睡着。”男子苦笑着把叶洛放好。

    乞丐和庄稼汉不知来者何人,却知道他轻功非凡,来了大敌。赶紧解开田文的穴道,要他这堂主来援手。至于刚才得罪了他也是顾不得了。田文知道他们三人一荣俱荣的联系,暂时抛开刚才的恩怨。拾起佩剑,紧紧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

    那男子安置好二人,缓缓地走进庭院中央,兰君竹空的三人才能看清他的样子。

    他的身材非常高大。铁寒衣已经是比常人要高出许多的大汉,但也差了他不少。这人肩宽厚背,手长腿长,浑身上下完美的肌ròu线条即使裹在衣服里也能看出来,当真有种天塌下来也扛得住的气概。他面容并非十分英俊,但他一派轻松的态度,跟他语气里不容置喙的霸气相中和。便又觉得他的相貌纵然不出众,却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这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却有种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沉稳与从容,仿佛无论遇到什么敌人他都可以毫不在意。仿佛,这个空间就在他手中掌控一般。

    “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这男子温和地微微一笑,令兰君竹空的三人生出一种莫名熟悉的恐惧感。

    “兰君竹空的三位,好久不见。”

    49. 绝世高手

    对方开口就点出他们三人身份,自然已经知道机密。兰君竹空的三人瞬间决定要出其不意下死手。

    这种时候,自然是由堂主田文先出面:“在下兰君竹空田文,请教阁下尊姓大名,何人门下。”

    “我姓明,叫非真,六扇门捕快。”

    “六扇门?明非真?”田文细细斟酌这名字,瞬即怒道:“明非真、明非真……阁下是在戏耍在下吗?”

    明非真,也就是明明不是真的,田文岂还能不知道这是个假名字。

    明非真淡然道:“我的旧名字很久没用过了,现在我身边的人都是这么叫我。三位,说这么多,不动手吗?”

    田文等人摸不清他的意图,暗暗心惊:“说动手也太奇怪了。我们与明兄远日无冤,近日无仇……”

    明非真突然打断了他:“一十三路快刀,七柳回风剑,怒目金刚拳,这全都不是神月教的武功啊。你们把人家铁大侠打成这样,居然连本门武功都没用过一次吗?也忒小心了。”

    “这是习惯。”田文淡淡道:“这五年来,我们小心谨慎,就算是助查源完成任务,也不敢展露丝毫本门武功。就怕被人找上门来。”

    乞丐终于忍不住喝道:“小子!你究竟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

    “你们暗月宗和明神宗斗的不可开jiāo。偌大一个神月教都毁在了内战里,到今天还不懂自己出错出在哪?”明非真叹道:“你们再小心。做事还是按照神月教的那一套。为查源做灵位牌居然用上了兰君竹,谁还能不知道你们的身份?”

    乞丐瞠目结舌:“你、你识得兰君竹?”

    田文勉强压住讶异,沉住气道:“久闻六扇门沉寂已久,却不知道还有阁下这等渊博的人才。阁下意yù何为?”

    “为了旧人。”

    “救人?那阁下是想来救他们二人了?这样的话我等可以另觅他地隐居。此事大可商量。”

    君王侧跟六扇门同属朝廷制下,而且关系向来不差。田文有此想也不足为奇。

    “我说的旧人是新旧的旧。”

    “这两位是阁下的朋友?”

    “不,我不认识他们两个。”

    田文越发糊涂:“这里除了他们,就只有我们。阁下该不会说是我们的旧相识吧。”

    明非真笑了。

    他又一次展露这种温和的笑容。田文等三人却不自禁有种被人用剑锋抵住了喉头的感觉。万分危险,却反抗不得。

    田文额头冷汗直流:“阁下究竟是谁?”

    “一个正在退隐……”明非真顿了顿,“不大想管江湖中事的人。”

    乞丐再也忍受不住这种诡异的气氛。

    “管他娘的!宰了他!”

    乞丐大喝一声,快刀舞出一片银光。他的身后田文长剑跟上,幻出无数剑影。庄稼汉则将一身内力推上巅峰,积蓄着全身的力量。

    乞丐和田文的武功已到了江湖上一流高手的境界,出手本来就很少破绽。两人现在配合起来,刀光剑影形成一道浪潮,无情地卷向明非真。他们区区二人,竟能光靠着一对刀剑生出滔天之势。这才是他们二人神月教嫡传的真功夫。便当此时,庄稼汉运力已毕,喘气犹如老牛一般,双足猛蹬,从空中杀到。也是竭尽了平生之力。

    他们对铁寒衣时还不敢显露真功夫,此时却是生怕功力不足。

    面前的这个人给他们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明非真没有闪避。反而闭上了双眼,闭目养神。

    刀、剑、拳在他身上来去纵横,像三头见了血的野狼疯狂噬咬。明非真气定神闲地动也不动,任由他们撕咬啃噬,始终无动于衷。

    三人越打却越是心惊胆战,越打心底越空。他们功力逐渐见底,可是至今……他们连一滴血都没见到。

    刀剑触及他的身上,却像是被一层刚强已极,也是柔韧无穷的无形气墙给挡了下来。

    田文惨然道:“护身气劲……”他这一句话中包含气馁、心虚、伤心等种种情绪,却总算是唯一一个还能说话的人。乞丐和庄稼汉已是脸色发青,手脚冰凉了起来。

    护身气劲啊!

    以内气化作外力保护全身,如同神通般的武功。传说中除了能入黑白鉴出神入化榜前十名的绝世高手,谁能练成这种神功。

    这个年轻人的武功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境界。他们还如何与之匹敌?

    田文突然大喝一声:“无人无我!!”剑法陡然一变,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狠辣。乞丐和庄稼汉先是一呆,随即跟着他也是使出了同样的招数。乞丐用刀,庄稼汉用指,却使的都是不折不扣的剑法。

    但这威力,却是成倍的突然提高了。

    明非真突然睁开眼睛:“哦?”

    无人无我剑法,是神月教的入门剑法。本来以这三人的身份,不该在决战时候使用。

    但说来奇特,从前曾有神月教弟子以这剑法击败了教中长老。不是那弟子武功本高,也不是长老年老力衰。是因为这门剑法如果配合独门心法,不顾后果的使用,可以发挥出本身功力的数倍威力。

    无人无我,是伤人又伤我。威力虽然可以成倍增加,但对自己的负担和损伤更是成倍增加。可谓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当年那个打赢长老的弟子则是催发出了超过十倍的威力,胜了一仗后脱力而亡。

    兰君竹空的三人都是神月教里的高手,现在居然联手一起使用了无人无我剑法,并且将功力猛地催上了巅峰。

    剑势顿时如长江大河席卷而来,发出的气劲居然刺的大理石的地板出现了碎裂的痕迹,声势骇人之至。这三个人在这一瞬间,攀上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境界,尽管是短暂,尽管是要付出沉重代价,但至少在这一刻,他们三个每个都是绝世高手。不管面前的人是神是魔,都不会是他们联手之敌。

    三人的剑劲、真气、功力组成了一头凶恶的猛虎扑来。

    明非真往后退出一步,藏入了庭院走廊里。

    那头猛虎从头盖下,不费吹灰之力将走廊的砖瓦卷成碎粉,轻易迫到了明非真身前。

    “好强猛的内力,恐怕比的上出神入化榜前十名的高手。”

    明非真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那是雀跃的神情。

    “有意思。”

    明非真不退不避,也不见他吞纳吐气,抬手便是一掌,跟那头猛虎硬捍上了。

    两股绝世大力相撞,僵持不下,过得数息功夫,气劲组成的团块发出‘破’地一声,这一击中气流如同浪涛一般滚滚翻出,连远处的铁寒衣和叶洛都受到了影响,发出难受的声音。但这一jiāo击,双方到底分出了高下。

    明非真居然被迫退了一步。他意外地看着三人:“这内力居然强成这样?”

    兰君竹空的三人则是内息渐渐乱了起来。他们三人发挥到了极致,为安全计,还不敢触及禁忌的那条线,功力只是增强了六倍左右。可是他们三人相加,内力增强六倍,居然还只是跟这人打成平手?

    乞丐大叫道:“不管了!行险一搏!干他娘的!”他豁了出去,拼尽数十年苦练的内家真力,全数用在了无人无我的心法上。剩下二人知道此时若不拼尽,行踪暴露只会死的更惨,岂敢不拼。

    于是都学他一般,狠下心来,将功力催上了十倍。

    猛地,庭院里降临了一头绝世的凶兽。

    50. 疯子太多,身不由己

    明非真刚才被迫的退后一步,还未站稳,却见到眼前三人都是双目血红,丹田鼓起,全身肌ròu暴涨。显然是用了邪门心法强行催谷。

    “吼!!!”

    三人这一吼,bào发出的气劲吹得庭院草木纷飞,屋顶瓦片倒卷,已经腐朽了的梁柱不堪这凶猛的一震,竟然也有断裂倒下的。

    刚才三人剑法组成的一头猛虎,这时瞬间化作恶龙,化身成了一股随意一触就能粉碎万物的绝世暴力。

    这三人再度抢攻而至,一路上的砖石受不了三人身上的惊人内力居然全数化作碎粉。

    明非真苦着脸:“喂……用得着这样吗?我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啊。”这三个人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人力的极限。恐怕就连精通易筋经神功的少林方丈也没这样的修为。

    明非真闭上眼,思考一下对策。

    要是闪躲,应该是闪得开。要是纯防御,凭太极神功的卸力奥秘也是能防住的。

    但明非真太久没见到这种程度的高手,这种令他心生悸动的单纯力量。他这一刻不想闪躲,也不想防御,只想要试试看,这世间是否有他无法匹敌的力量。哪怕那只是短暂的向魔鬼借来的力量,他也想知道,这个世间,他应该还有对手。

    “杀了你!!”

    明非真睁眼道:“很好。”眼中精光流转,化作血红之色。

    明非真深吸了一口气,手臂缩回至肩膀,猛地暴长伸出。一掌对上了那条恶龙。

    又是一次力与力的对抗,这次却没再僵持。

    这场景不由得令人想起了一种单纯的运动——投掷。

    兰君竹空的三人是物体,明非真是投手。两股大力相撞,三个人竟然像是毫无抵抗的直接飞了出去,就像是被明非真扔出去似的。

    兰君竹空的三个人只觉得一阵大的无法想象的金刚神力猛地推翻了他们的力量,过程之短暂仿佛一个神力之士在与小孩较力一般,轻松的根本不需思考其中的奥秘。三人手骨像是枯枝一般轻易地被这股反推而来巨力折断。他们仿如三团败草飞落到地上,完全不见刚才那种举手投足就拥有一股绝世能量的状态。

    三人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他们现在气息紊乱,已经开始无法再控制身上的真气,全身到处都在喷血,只觉得体内无法容纳的庞大真气乱冲乱撞,已经要把全身的经脉塞bào。

    田文当机立断,挥剑斩了身上六剑,给经脉破出缺口泄出无法疏导的真气并且同时开始散功。

    这是个聪明的做法,如果想要将无人无我那夺命的副作用压到最小,唯一的方法莫过于用完的同时散去自己一身功力。起码还能保住xìng命。但江湖中人把武功看的比生命还重。魔教弟子更是少有人选择这条路。

    但这三人隐居几年,对xìng命反而看重的多。纷纷开始散功。

    明非真在庭院中在查看了一下铁寒衣和叶洛。铁寒衣刚才被他封了穴道处于昏厥状态。刚才只是觉得难受才叫出声来。这其实也显而易见,否则以铁寒衣这种硬汉,痛晕过去也不该出声叫唤。

    叶洛则是依旧沉睡,只是刚才给她盖在身上的衣服却又被劲风吹落到了地上。月光下少女的躯体洁白如玉,微风轻拂,就连仅剩下的布料也有落下的危险。这模样可真是够瞧的了。

    明非真把吹落地上的大衣给叶洛盖好,回思刚才的一战,不仅叹了一口气。

    “……比少林方丈,还是差得远啊。”

    语气中有种深深的落寞。

    明非真再走到庭院中央的时候,只见三人都已经散功完毕,三个本来看着三四十岁的精壮汉子,此时俱都白发苍苍,皮皱骨残,一下子老了几十岁的样子。

    “散功么?这倒是保命的唯一办法。想不到你们小事上脱不了神月教的习惯,这方面却是改的很快。神月教弟子可是宁死不散功的。”

    田文最先散功,恢复的也快些,他惨然问道:“我们……跟你往日无冤,就算杀了查源,也是我们自己的教务,不关你的事吧。你身怀绝世神功,却为何对我们这些小人物苦苦相逼!难道我们连不过问江湖事也不成吗?”

    “成,当然成。”明非真加重了语气:“但隐居后在当地作恶,却不行。”

    明非真的目光盯上了乞丐:“兰君竹空赵七,这五年来,你在本地强暴fù人,有得知秘密的村民你也一并杀害投入湖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