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下,一道匹练银光已经从这乞丐袖口里甩到他脖子上了。

    铁寒衣连忙运气举起右臂来挡,那道刀光撞在他右臂上,响起一声金铁jiāo击之音。

    那乞丐yīn笑连连,却不停下。将一把长刀舞出百十条银龙来,这人长的猥琐,手底下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功夫。

    这时候那庄稼汉双拳又来,两个人合打一处。铁寒衣被这乞丐打的猝不及防失了先机,接下来是节节败退。

    果不其然,再过了十招,那乞丐运足了内力再朝右臂一砍,铁寒衣来不及运气,这一刀不但破开了他的气功,伤及皮ròu,更是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自伤口潺潺留下。

    那庄稼汉大笑道:“着啊!铁大侠铁血寒衣的名号小人早就听说了,不配上点血怎么像话?”

    乞丐yīnyīn笑道:“曾听说铁寒衣铁大侠在睡梦里被人用大刀砍中却能毫发无伤,无知世人便引以为气硬功的典范。却不知道,这刀和刀之间可差得远了。这一刀叫个种地老农来砍,和让绝世刀手来砍,结果能一样吗?”

    铁寒衣无暇回嘴,他已经是连遇凶险,忙喊一声:“叶洛!发连珠箭援我!”但左等右等,叶洛的箭也没来。

    叶洛现在左支右拙,她正跟一个无声无息地出现,打扮的像个乡下教书先生的人jiāo战。那教书先生持一把剑,却是剑术的大行家。他攻势绵密,间不容发,叶洛被攻了第一剑后竟然连连失手,到现在都缓不出手来张弓shè箭。

    铁寒衣和叶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是京城,不是河洛也不是江南武林那种武林斗争激烈的地段,怎么会骤遇这种强敌?

    只听得两声惨叫,铁寒衣和叶洛同时被人制住身上穴道。浑身一麻,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铁寒衣如同一头受伤的狮子,怒吼道:“你们究竟是谁!”

    那庄稼汉道:“你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闯进来,你有几条命?”

    什么地方?

    铁寒衣心中一片迷糊,抬头去看他们,却见到的是月光照耀,正好打在这庭院的门柱上两句诗上。

    那两句诗写的是:闻君好风雅,不识兰君竹?

    一个消失已久的名字回到了他的脑袋里。

    “兰君竹空!”

    47. 神月教轶闻

    “兰君竹空,你们这些魔教徒,处心积虑潜伏京城。想做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想做。”庄稼汉依旧是那副老实巴jiāo的模样,似乎这辈子除了种地什么都不懂似的,“自神月教大乱,我们兄弟就隐居在城郊。”

    但铁寒衣却把握到了时间轨迹,神月教大乱是五年前的事,也就是说他们在此潜伏足有五年之久。

    “查源查大哥果然是你们杀的?”

    “查大哥?”那乞丐yīn森森地凑过来,把双手骨随意一扣就接了回去,居然仿若无事。这人的缩骨功居然练到了这种地步,也是罕见。

    “你们君王侧的人,居然叫一个你们口中的魔教徒做大哥么?嘿嘿嘿,查贤弟这一手可真绝啊。弄得我都心痒痒,想去你们君王侧玩玩了。”

    “你胡说什么!查大哥怎么会是你们魔教的人!”

    庄稼汉悻悻然道:“查源不是我们的人?他要不是我们的人,凭他的武功,能在几年内连升数级,还升到了甲级武士第一的位置?”

    乞丐接口道:“他不但是神月教中人,还是我们兰君竹空的人。他一向就潜伏在你们君王侧里做个小队长。我教大乱,查源主动联络我们,可以助我们躲避正教追杀。条件是要我们助他在君王侧站住脚。”

    “怎么可能!”叶洛chā嘴道:“别听他们的,铁大哥。最后查前辈不也死在他们手里了吗?”

    “当然要死。那家伙为了给自己儿子留点家产,拼了命要立功。居然昏头去橙王府做内应。他刚去我就提醒过他,橙王府绝对去不得。他不但要去,居然还真的助你们把账簿偷走了。查源居然天真的想上缴账簿,然后躲在我们这里两年,等风声过去事情淡了,他再回君王侧。我呸!这件事一旦发了,橙王必定不计后果的刮他出来。到时候只会连累我们。这人蠢成这样,岂还能留?”

    铁寒衣和叶洛听得目瞪口呆,查源之死的真相居然是这样。一向尊敬的老上司居然是魔教子弟,而且他的功绩也是由这些人相助才立下的。铁寒衣听得黯然。

    “为什么橙王府去不得?”叶洛却不同,她敏锐地抓住了其中一句话。“你们魔教中人胆大包天,还有你们不敢碰的?”

    那乞丐不屑道:“你们还不配知道这种事。”

    叶洛故意恍然道:“我知道了!橙王府里有正道之一的华山派在,你们怕了华山派。”

    “我呸!华山派算什么!小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用激将法,我告诉你,神月教弟子谁都不怕。唯一怕的……还就是神月教中人。”

    那教书先生打扮的剑手皱眉道:“你说的太多了!”

    那乞丐摆摆手:“他们都快死了。打什么紧。你道橙王府是什么好东西。我神月教弟子四散纷纷,难道君王侧里有,橙王府就不能有?”

    铁寒衣和叶洛相互看了一眼,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连亲王府上也渗入了魔教的势力。魔教表面看上去虽然散了,实际上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铁寒衣跟叶洛打个眼色,叶洛示意明白,左足轻轻一碰,将内力从足尖导入铁寒衣身上,助他解开被封住的穴道。这样运功比用手费劲的多,但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铁寒衣故意大声道:“你们想杀铁某?不怕我君王侧会发现你们的行迹吗?”

    庄稼汉笑道:“铁大侠,你这话就有些奇怪了。我们不过是住在这附近的农民,什么也不知道啊。你铁大侠平素来打抱不平行侠仗义,惹过这么多人,被仇家报复是多平常的事情,怎么就跟我们这些小民有关系了?”

    铁寒衣怒斥道:“你以为这样就躲得过我同僚的追查?你不怕你们兰君竹空的暴露?”

    那庄稼汉无辜地道:“你铁大侠的尸首会在明天出现在杭州城外三十里地的小村庄里,这跟我们兰君竹空有什么关系?”

    铁寒衣心下惊骇,这些魔教徒的手段的确是难挡难防,就算他的尸首人间蒸发,君王侧还能从他的行迹推算找出些蛛丝马迹。但如果是出现在毫不相关的地方,大概一辈子也难堪破这桩悬案了。

    那庄稼汉又道:“至于这位叶姑娘生的却太美了。让我们动了好久没起过的念头。今晚少不了要跟这姑娘入一入洞房。我们兄弟有三人在此,恐怕要劳烦姑娘受累啦。哈哈哈哈哈。”

    叶洛听得心中一惊,足下顿时无力。就这略略一沉,一旁看守的教书先生竟然看出了端倪。

    “耍花样!?”

    教书先生以剑为指在叶洛身上连划了四道,以气闭穴半点不伤肌肤,彻底封住了她全身的行动。叶洛骇然想道:这个人的剑法高超,就算一对一恐怕也能胜过铁大哥,我们两人今天……

    教书先生淡淡地道:“想不到叶姑娘身怀绝技,可以以足输送内气,当真让在下佩服。”这教书先生吐属文雅,却又跟另外两人不类。

    乞丐低声邪笑道:“原来姑娘除了cāo弦还善于足技,今晚老夫定要领教领教。”他盯着叶洛诱人的曲线,五指晃动,仿佛他的手已经在人家姑娘身上上下其手一般。

    叶洛大骂道:“你敢碰我一下,君王侧的人不会放过你!”

    那庄稼汉嘿嘿笑道:“叶姑娘,我们都是不要命的色鬼。你跟这位铁大侠是一对吧?可惜呀可惜,有情人难成眷属。但是不要紧,今天我们兄弟先替铁大侠把洞房入了,教他九泉之下也做个明白鬼。”

    乞丐呼道:“那还等什么?”说罢骨瘦嶙峋的一只手就向叶洛衣衫下摆探去。

    “yín贼,你敢!”

    铁寒衣勃然大怒,双目充血。叶洛身份特殊,是他需以xìng命保护的人。岂能让她有失。他猛提了一口真气,忽觉身上一轻,竟然冲开了穴道。就地翻身而起。钵大的拳头悍然打向那乞丐左边太阳穴。

    48. 人生何处不相逢

    太阳穴是人体大穴,触之非死即伤。但那乞丐也是本事,膝盖像是没了骨头似的突然一软,整个人矮了几分。铁寒衣这一拳也就擦到了他脑袋。

    但也打的他头晕脑胀,眼冒金星。乞丐下意识拔出刀来,快绝无lún地砍在铁寒衣腰间,却只听得当的一声,竟然砍之不入。铁寒衣气功一起,又恢复了刀qiāng不入。

    庄稼汉见之大怒:“你装蒜!那这娘们的命不留也罢!”一脚怒踢向叶洛天灵盖,叶洛全身无法动弹,他这一脚下去难免就要了叶洛xìng命。

    铁寒衣心中一慌,气息微微一窒,还来不及去抢救便忽觉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痛。乞丐的刀像条dú蛇般寻准了铁寒衣气势不畅的时机,破了他的刀qiāng不入。

    庄稼汉的那一脚本来就是虚招,是要引得他气息紊乱。突然大喝一声,双掌一推,如金似铁的双掌击在铁寒衣胸骨上,传来一连串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铁寒衣口中鲜血大口大口的不绝喷出。这个以气硬功闻名江湖的好汉,竟被人以一双ròu掌打的胸骨碎裂,奄奄一息。

    铁寒衣瞪着两人,血灌瞳仁:“卑、卑鄙……”

    乞丐挨了他一掌,现在还是晕厥难受,跳脚骂道:“你们不卑鄙!你们要是不卑鄙能打的过西门教主?你们要不是使了yīn谋诡计,能打上无法无天崖?你们使诈叫用谋,我们使诈就是卑鄙,我去你娘的!”

    乞丐踢了他一脚,但铁寒衣此时伤重,挨这一下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老子就卑鄙给你瞧瞧!”乞丐就地扯着叶洛衣领一把撕开,月光下少女白皙的肌肤如梦如幻,轻的像水,柔的像雪。浓纤合度的腰肢上覆盖着一层薄雾般的衣衫,包裹着含苞待放的双丘,而这层最后的遮盖也立刻要被这头禽兽撕开。

    叶洛羞愤yù绝,几yù晕去。她尚不懂男女之事,但她却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任这些禽兽鱼ròu。那只会比死更加难受。她刚微微一张嘴。

    庄稼汉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居然是看透了她想要咬舌自尽的念头。这庄稼汉老实的外表下却是一头与乞丐一样的禽兽。他何曾见过这样花瓣一样的人儿啊。他的手摸着少女脸颊如丝绸般柔滑的肌肤,呼吸渐渐沉重,喘息的像头择人而噬的野兽。

    叶洛心底一空,连自尽也无法做到的她,双目泪水滚滚落下。

    乞丐笑道:“几年没碰过女人,你也忍不住了么?”

    庄稼汉愣愣地吞了口唾沫:“这女的年纪不大,想不到身段却这么、这么风流。”

    乞丐顺着庄稼汉的眼光看去,叶洛年方二八,却出落的比许多成熟fù人更加娇艳。饱满的双峰,细嫩的腰肢,浑圆的臀部,整合出一条诱人以极的喷火曲线。乞丐忍不住探手上去,只听得撕拉一声,叶洛裙子下摆已被撕去,露出两条粉光致致的大腿,更是勾起了两个老男人心中的yù望。

    乞丐双眼冒火:“妈的,老子忍不住了!上了她!”

    一直沉默着的教书先生似的剑手此时却一抬手,一柄剑抵在了乞丐脖子上。

    “田文,干什么了?”乞丐yīn森森的抬眼看着他,突然转了转眼珠邪笑一声:“哟,平素田大先生守礼自持,今天看见漂亮姑娘到底忍不住了?你想喝头一口汤?”

    “胡说!”

    田文语气森寒:“正道武林跟我教势不两立。这两人是君王侧所属,我们杀了就杀了。传出去江湖上还要夸一声豪杰。可我教中规条严令禁止jiānyínfù女,你在做什么?是不是昏了头了!”

    乞丐狠狠道:“教中规条,规条个鬼!连教主都没啦!咱们这些孤魂野鬼守着这些破规条干什么?要我说,我们现在投去他门还来得及。”

    田文怒道:“你说什么!田文一天是兰君竹空之首,便不容手下出你这样的贪花好色之徒。你既然执意如此,就试试看你的缩骨功和一十三路快刀是否比田某的剑法更高明!”

    庄稼汉向乞丐悄悄jiāo换个眼色,便劝道:“田堂主说得对啊。今天要了这个娘们,日后怎么向教中兄弟jiāo代?这女人可杀不可碰。你别太急色了。”

    乞丐悻悻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

    田文脸色稍霁,剑透着寒光,指着叶洛的细嫩的脖子:“铁大侠,叶姑娘。我们在这里隐居数年,都已经不问江湖事。日后也不想管。但今天是你们自己找上来的。我们立场有异,得罪。”

    叶洛心底已是万念俱寂,只求一死,听到田文的话反而对他感激起来。

    田文提起剑yù要刺下,忽觉背后劲风袭来,反手一削将偷袭他的庄稼汉迫开两步。田文皱眉道:“你要反我?”但话到中途,背后已经中了一掌。

    是乞丐下的手。

    乞丐知道田文武功还在自己之上,偷袭得手之后,运指如风,一连点了他身上十数道大穴。

    铁寒衣虽然重伤,可神志还在。他本来不齿这乞丐为人,但见他在黑夜之中仓皇出手,认穴之准,出手之快竟然比之君王侧的一流好手不遑多让。也不禁佩服起兰君竹空不愧是魔教中成名的堂口,果然高手辈出。

    “你们二人竟敢如此对我!”

    “莫要聒噪!”乞丐yín邪一笑,“你在本地娶妻生子。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们兄弟二人可多久没碰女人了?这女人,你说破天去,也要归我们两个。”

    庄稼汉歉然道:“田堂主,查源死了之后兰君竹空就剩下我们三个。谁能离得开谁,我们也不想反你。只是这女人你就赏给兄弟们了吧。”

    田文无力阻止,动弹不得,只是气得全身发抖:“畜生!”

    乞丐嘿嘿一笑:“你再说下去,我可真畜生给你看。我知道嫂夫人住在哪。你不是要小弟夜里去拜访拜访她吧?”

    田文大怒。

    但田文还没说话,却听得庄稼汉惊叫道:“这、这小娘们人呢?”

    “叫唤什么!”乞丐怒道,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