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了般充满崇敬地看着我们。

    唐掖拍开封泥,提起酒坛,里面馥郁的浓烈酒香顺着一条清亮透明的水线散开,仿佛一条无形的钩子,一下子勾住了我的心。

    我咽了咽唾沫。

    管他的,反正不是我给钱,应该可以多喝点吧。

    唐掖盛了三大碗酒,一人面前摆着一碗。他自己拿起一碗。

    苏晓像是进食的松鼠一般双手捧着大碗,闻了闻酒香,突然露出了幸福的笑脸。

    我也端起一碗。

    “好吧。我们这个小队结成也半个月了。这段时间多谢二位兄妹,啊不兄弟的照顾。以后在六扇门里我们还要携手进退,祸福与共,就满饮此碗,祝我们前程似锦,团结友爱。”

    我说完一番羞耻的发言。

    “喝!”

    我一仰脖子,一大碗酒咕噜咕噜的下了肚。嗯……果然好喝!我一口直接喝干了一碗,深深吐出一口气,仿佛非这样不算喝酒似的。

    “哈!这酒是劲头足!你们……”

    咚咚两声。

    我看见两个愣头青一口都还没喝直接醉倒,脑袋还撞在了桌子上。但是半点都没醒。

    喂……

    你们闻闻就醉还喝个犊子!

    不过这样也省事,我不用再刻意灌醉他们了。

    我坐在桌上,继续吃饭喝酒。菜上了就吃,酒到了就喝。当然苏晓给我退了的猪蹄我也点了上来。

    “嗝~”

    我惬意地打出一个长嗝,一桌菜十坛子酒全都清扫干净了。

    那么,两个小朋友也醉倒了。饭也吃过了。

    我该办点正事了。

    我站起身来:“那边藏着的家伙,出来吧。”

    从另一边的暗巷里步出几条大汉。为首的一个人身丈特别高,从他的呼吸方式来看应该是练过气硬功,金钟罩铁布衫一类功夫的人。其他几人都还不如他。

    为首那人昂首阔步地走来,咧开大嘴笑道:“你们三个应该就是我主子要的人了。你,把你们的名字报上来,免得老子费事。我不喜欢问话。”

    我这一桌位于yīn暗些的角落,街灯都照不到这边,我又是低头侧对着他。他看不清我的样子。

    我沉默着。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喜欢问话。”

    他狰狞一笑,一拳打向我的脸,气势汹汹,破风声竟然如同夜枭啼叫般,势若轰雷。但这气势十足的拳头在中途一停,手臂慢慢软了下去。

    我接住他因为晕厥软倒的身子,扔到一边。

    这家伙在运气之前就中了我一掌,被震动了经脉,要晕个三天了。而且事后应该什么都不记得。

    我瞥了剩下四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家伙一眼。

    “你们的主子运气不好,我今天没空。”

    他们眼中讶色未去,我的一掌已经分出四面,笼罩了这四人。霎时间四人倒地,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这四掌没什么诀窍。只是附上了易筋经内力,还有够快而已。如果把一刹那时间截取成四份,应该就能看清楚了吧。他们四个是分别中掌的。

    他们在晕倒之前,眼中透着完全无法理解的惊诧,还有一种因无法理解而产生的莫大恐惧。这种眼神,让我稍微想起了从前的日子。

    以前,可不是人人都这样看我么?

    我望了一眼天上的明月。

    似乎当年那一晚,也有这般皎洁的月色。

    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

    该走了。

    走出两步,我突然回过头来喊了一声。

    “掌柜的,钱由里面那位姑娘给~”

    匆忙跑出来的掌柜瞥了一眼傻笑着睡得香甜的苏晓,应了声:“好咧~您请!”

    45. 神探明非真

    “村长,谢谢你这么晚还给我开门。话说你怎么有查源家的钥匙。”

    “俺要是不拿一把钥匙,这大晚上的有人丢了钥匙回不了家怎么办啊?所以桃花村里有村民信得过俺的,就多配一把在俺这里了。”村长颤巍巍的掏出一把钥匙,吭哧吭哧地开起锁。这样也好,这样我就不必打坏查源家的门了。

    “明大人啊,你们当官的可要体恤百姓啊。”

    我怎么还当官了……

    “村长,我是捕快,不是官。”

    “都一样嘛。明大人,好容易你来了。俺们村子还有个奇怪的事还请你来断一断。”钥匙才chā进钥匙孔,村子的手很适时的停了下来,对我露出朴实憨厚的jiān诈微笑。

    我擦,威胁?

    “好吧好吧,你说来听听。”

    “也没啥,就是俺们村啊,有一个湖。那里一到秋天就老淹死人。你说咋办咧?”

    你们缺心眼啊。秋天会淹死人你不知道夏天去啊?

    结果村长的回答更是销魂:“没用。淹死的全是夏天去的。”

    “那怎么还死了?”

    “夏天去习惯了,一换季就jiāo代了。”

    “……”

    妈的智障!

    我不再理会念念叨叨的村长,伸手一扭钥匙把门打开了,然后给村子一个无情的微笑。

    “村子留步,这里面是我要勘察的现场,百姓不能进。”

    村子顿足捶胸:“你们这些当官的啊!”

    我要说多少次,我不是当官的!

    我溜进查源的家里。左边敲敲右边看看有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尽管皇上已经解释了一次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还是有个地方无法释怀。

    就是为什么华山派的弟子会使魔教武功?

    这是没法解释的。

    一开始我也觉得是华山派的混元功功法奇特,可以模拟世间武术。可是后来细细想起,无人无我剑术是魔教入门剑法不错,但华山派的弟子居然能以假乱真,真的连专门跟魔教作对的麒麟卫都没认出来?

    有人觉得要学会一套魔教的入门剑术没什么,其实并非如此。

    各门派的入门武功在许多武学行家眼中可能不值一提。但却不是说武功高的人看一眼就会用了。少林方丈的易筋经神功名震武林,可骤然让他打一套武当山脚农夫都会的武当长拳,他却未必能完整的打出来。因为门派不同,武功源流差异极大,光看是看不出来的,他也需要花时间去学。

    那么华山派弟子用魔教入门剑法就太匪夷所思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要通过什么途径去学?我可不觉得华山派也有我师父那个魄力下**把全魔教的长老都迷翻然后偷秘籍。

    华山派是名门正派,就算真的研究武林各派武功。他们能研究少林棍法、武当拳法甚至峨眉剑法,但怎么研究也研究不到魔教的武功上去。而且所谓的研究,一共也就两种形式。

    一种是门派相互友好,时常切磋。

    第二种是门下弟子行走江湖的时候记住的一招半式其他门派武功,回去之后模仿一番,记录下来。

    要说是华山派跟魔教是不会切磋的。可就算是后者,跟魔教对敌的时候偷学了几招剑法不奇怪。可一整套都会用这就太过了吧。

    那么,就只能理解为,那些华山弟子是跟一个精通魔教武学的人学的。

    换句话说,京城里果然还是藏着魔教的人啊。

    我进了查源的屋子,目光扫视一周。想来查源死后就一直由他的儿子住在这里。渣痞的德xìng自然不会保护房间,更加不会打扫了。所以房间里到处都有种会钻出dú蛇的丛林感觉。

    但我看的不是房间的物品,而是一种大略的感觉。

    魔教教徒对于屋子从位置挑选开始,门的朝向、梁柱的方位,就连家具的位置、材质甚至气味都与别不同,自有一套系统。这个屋子尽管凌乱,却无处不隐隐透着一种熟悉的感觉。

    简直就跟魔教教徒的房间如出一辙。

    但仍然缺少最关键的信息。

    我看了一圈,径直走向查源的灵位牌。房间里乱糟糟的,却只有这灵位牌似乎被人用心照料,还是精心擦拭过的。渣痞这几天在六扇门衙门里住,已经十天没回来了。

    我左手抚摸上那灵位牌,青竹所制,隐带兰香。这香味很淡很淡,若非是我,可能就会错过了。

    这味道一下子触动了我的心弦。

    在多年前,我常常会闻到这味道。

    这不是中原的物产。

    有一种竹子,其气虽高傲而不显孤独,带着空谷幽兰般的幽香,这竹子叫兰君竹,盛产于西域一个叫做无法无天崖的地方。

    无法无天崖,是魔教两大宗派之一,暗月宗的总坛所在。

    五年前,西门吹灯与正道的一场恶战,就bào发在无法无天崖上。

    我终于知道藏在京城的是谁了。

    也知道为什么橙王府来的人旁人不假扮,就是要扮成他们。

    真的是他们。

    魔教暗月宗排第四位的——兰君竹空。

    46. 兰君竹空

    有这样的一伙人。他们昼行夜伏,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们身在庙堂,也潜入江湖。藏身市井,也混迹皇宫。

    他们行事极为低调。你可能知道他们,但却很难说出他们真正做过什么事。更难的是确切的知道他们究竟在哪里。

    那是因为他们要么不做,一做就是风云变色的大事。他们要么不出现,一出现便是天惊地动之势。

    他们是君王身边的命令执行者,帝皇最忠诚捍道者。

    他们被人称为——君王侧。

    月明星稀的这样一个夜晚。南京城郊一处废弃庭院。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盯着庭院深处,目光森然。这个男子姓铁,名寒衣。江湖上称他为铁血寒衣。因为他一身横练功夫已到达炉火纯青,内气外通的境界,实在了得。据传说,一歹人曾提一口重逾三十斤的大刀在铁寒衣睡梦之时当中砍下,却只听得‘当’地一声,大刀缺口,铁寒衣却浑然无事。

    铁寒衣,名列六扇神机榜第二十一名,乃是距离公门顶峰的前二十名高手的甲级高手中最强的人。同时也是君王侧中有数的高手。

    铁寒衣身旁站着一个年纪甚轻的美貌女子。她背上挂着一张银弓,用黑布裹着以防反光被人发现。这女子同样是君王侧中高手,江湖人称银弓落叶的叶洛。她年纪虽轻,但弓技超凡。曾以一箭贯穿七片落叶而得名。在六扇神机榜上的排名仅次于铁寒衣,排在第二十二名。

    但如此一对俊男美女,在江湖人中看来,却是一对灾星。

    闯dàng江湖的人,只要没做歹事,就不怕遇到六扇门。只要没得罪了官员,就也不怕碰到麒麟卫。但唯独这君王侧是人人避之则吉,管他黑白两道。因为他们就是活生生的瘟神。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话套在这里是半点不假。

    君王侧羁办帝皇家的大事,通常会动手的时候必定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刻。君王侧一旦出现,那就代表一团血雨腥风已经笼罩头顶。碰见的人就算想逃,往往也会被波及到。

    铁寒衣和叶洛的出现,就代表这个地方,已经被君王侧盯上了。

    他们在查的是一桩悬案。一桩表面上已经放下了许久的悬案。

    一年前,查源被魔教中人杀害。

    但原因成谜。

    查源是君王侧的人,并且是个曾经到了铁寒衣这个位置的人物。他生前最后一个任务是潜入橙王府搜集罪证。一直以来都很顺利。但却在最后一次上jiāo证据后被不知道什么人揭发出来,导致被橙王府的人追杀,可最后的最后,人却死在了魔教中人的手里。

    铁寒衣曾是查源的下属,他要查出老上司的死因,找出凶手。根据目前所有的情报推算,这个庭院很有可疑。

    这一切在今晚会有个答案。

    铁寒衣推开大门,两人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这庭院据说曾是一个乡绅的产业,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遗弃在此。平素少有人来,果然一看就是一副荒凉的光景。

    但如此荒凉的地方,竟也有人。

    “是个乞丐。”叶洛盯着那个在庭院中央睡着大觉,蓬头盖面的男子:“铁大哥,恐防有诈。”

    铁寒衣心中也觉得有蹊跷,却说不出是什么。只是对叶洛使个眼色,叶洛俏生生的点一点头,手探向自己背上的银弓上。

    “我去找他说话。”铁寒衣走前几步,叶洛则停留在门外以长弓接应。这是他们一贯的配合手法。

    熟料铁寒衣往前走了两步,一道人影如箭般从屋顶朝他shè来。当面便是一拳,风声极大,势若惊雷,功力当不在他之下。

    铁寒衣此时若退,这人必定缠上叶洛。叶洛虽然弓技娴熟,但近身搏斗有所欠缺,未必能敌得过这人的几下雷霆攻势。铁寒衣微微一怔,大喝一声,便挺拳迎了上去。

    对方也是夷然不惧,硬碰硬地跟铁寒衣硬是对了三拳一腿。两下里拳头互碰,如同两个大锤相撞一般,撞得人心生不安。

    铁寒衣只是微微退了半步便止住了身子,那人却踏了个倒踩七星退的远了。这时候铁寒衣才看清楚,对方穿着一袭布衣,模样貌不惊人,倒像是个老实巴jiāo的庄稼汉。

    铁寒衣喝道:“来者何人!”刚说完却发觉内息微乱,原来刚才过招他竟然没能完全化解对方的拳劲,已经受了点轻伤。他这才明白为何对方要倒踩七星步,原来是为了化解自己的拳力。

    铁寒衣心中一凛,气沉丹田:“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袭击我?”

    那地上的乞丐似乎被吵醒了,看看铁寒衣,忽然大喊:“天灵灵地灵灵,好心人施舍个发财钱呐。”

    铁寒衣已经被人袭击,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个乞丐大有古怪:“鬼蜮伎俩,瞒得过谁?装神弄鬼的,起来!”铁寒衣一把捏住了那人肩膀一用力,他神力之下竟然直接将那人肩胛骨捏碎。

    那乞丐大呼小叫,居然痛的哭了起来:“哎哟,打人啦!有官老爷打人啦,还管不管啦!京城里也不能这样啊!”

    铁寒衣不由得一呆,这人居然不会武功?难道真的是个乞丐?

    那乞丐哭哭啼啼的:“你干么打人!好痛好痛,哎哟,我骨头都碎了啊!”

    铁寒衣戒备着那庄稼汉,歉声道:“这位大爷,对不住,我以为你也是歹人。请你过来,让我的同僚保护你。”

    那乞丐却又转哭为喜,本来愁苦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竟露出一张yīn森森的笑脸:“那也不用,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嘛。”铁寒衣戒心再起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