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门不到半个月就有这样的表现,我很开心。今天让你们放假半天,去哪里玩会去吧。”

    苏晓到底才十六岁,还是贪玩的年龄,开心地抱着我的臂膀:“明大哥明大哥,我们去哪里?”

    我:“八仙居!东坡楼!任选其一!”

    苏晓:“噫!人家不要吃酱肘子。”

    你总算说出口了!你这个无法理解酱肘子文化精髓的庸俗家伙!

    唐掖却没显得多高兴。这家伙是个练功狂,大概会用这半天假期去练武吧。好,我一定要坑的苏晓请我吃酱肘子!

    沈伊人突然道:“烟凌,你今天就别去练功了。”

    “……”似乎被说中了,唐掖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知道你勤于练功,在我的角度也希望你变的更强。但是闭门造车不是进步之道。你还年轻,多过自己的人生,看看别人又是怎么过的吧。”沈老大虽然只比唐掖大一岁,但这人生经验的差距不可是随口说说的。人家毕竟是御笔亲封的一品武士啊。

    我对唐掖做了一个举杯的动作:喝两杯,你请客。

    唐掖露出苦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太好啦!今天苏晓请吃的,唐掖请喝的!

    我正为了到底是去东坡楼还是八仙居有些犯难的时候,沈伊人却道:“不过,某些人的表现就很差劲了。烟凌、晓寒,你们先走。明非真,你留下。”唐掖和苏晓互看一眼,觉得有些奇怪地先走了。

    嗯?

    又、又来这套?上回把我留下就用砚台拍我。

    我这次绝对不会再老实回答你我刚才偷瞄你胸口的事了。

    “你刚才又偷看我了吧。真没规矩。”

    我擦露馅了!!

    “我错了老大!”我退后一大步,生怕躲不过神砚糊脸术。沈伊人却凑了过来。如天鹅般纤长的脖子,还有长身玉立的身高,令她看着我的时候只要微微抬头。我们的眼神一对上,我有种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感觉。

    沈伊人盯着我,好一会儿才说话:“为什么这样?”

    这也要问……

    “因、因为你漂亮啊。”

    沈伊人呆了呆,突然晕了脸,啐了一声:“谁问你这个。我问的是你为什么想留在六扇门?”

    啊?是问的这题么?

    “说实话,我一开始录取你,是为了要让你姑姑加入六扇门。而且我知道你师门背景深厚,觉得是个可利用的资源。所以把你破格提升为正职的捕快。”

    沈伊人又道:“苏晓天真无邪,他武功还不高但是他与我们的理念是最合的。我认为他应该留下,这里会是他理想的去处。唐掖虽然身负血海深仇,但我有把握为他找出凶手助他报仇,这里也可以成为他的归宿。

    唯有你,我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明非真,你回答我,你要的,六扇门给得起么?你为什么会选择这里?”

    “我想先问副总督一个问题。”

    “你说。”

    “还是那本账簿的事。如果当时我不能那样迂回的jiāo给皇上,而是由副总督你来处理,你会怎么做?”我顿了顿,加强了语气:“皇上疼儿子这是普天下百姓都知道的。就算知道橙王贪污,很可能处罚也不重。但六扇门就会因此得罪一个当朝的亲王。”

    “我……”沈伊人思考了一下,直接道:“照样办他。”

    我叹道:“真傻。”

    沈老大鄙视我道:“傻你二大爷。”

    “要是我是你,我不会做这样的傻事。”我揉着有些发疼的脸,“但我很骄傲我有个会做这样傻事的上司,所以我才选择六扇门。这个回答副总督满意么?”

    沈伊人盯着我,态度很不明确。

    她突然道:“老大。”

    “嗯?”

    “你以后,还是像私底下一眼叫我老大吧。”沈伊人俏美难言的瞥了我一眼,“被你叫多了老大,让你叫副总督真有些不习惯。”

    “老大!属下明非真坚决为您效力!”

    “这样你就去跟烟凌他们玩去吧。明天开始你要上班喔,别玩得没了分寸。还有事要说吗?”

    我揉着被砚台拍方了的脸:“没了没了……哦,有时候老大你换衣服的时候门没关严,我怕有人偷看,就替您把了一会儿风。不用谢我。”

    乒乓两声。

    我又被砚台拍脸上了……该死的神砚糊脸术!

    43. 橙王想要搞事情

    橙王府里,丝竹管乐之声不绝,歌姬美婢翩翩起舞。但对着如斯美景,橙王却毫无欣赏的心情。

    听到后来,橙王益发不耐,抓起手边一个茶杯,狠狠一摔,落在地上清脆一声,摔成八截。众歌姬花容失色,但乐不敢停,舞不敢止。王爷易怒谁都知道,但绝对不能当面表露出害怕他发怒的样子,否则只会刺激的他怒上加怒。

    “给本王滚!全都滚开!”

    橙王喝骂一声,众人如获大赦,纷纷离开大厅。唯有一个身背长剑的白衣客仍在橙王身边待命,他正是橙王手下的得力助手华山派掌门贾云风。

    “那小子到底是谁!为什么本王派出去的人找了三天没找到的东西,他一下就翻出来了。”

    橙王派出去的人,就是贾云风门下的弟子。这是当着面打脸呐。

    贾云风讪讪道:“王爷不必恼怒。那个人在下已经查过了。只是六扇门里新招的一个捕快,叫做明非真。王爷您也知道上次六扇门招聘是为补充战力,为了在御前比武有所表现,招来的人必定差不了的。”

    橙王一拍桌子:“他的人差不了。你的人就差了去了!本王门下原有华山、嵩山、青城三大派。是你说的你华山派武功绝顶一派能顶的过三派,本王才不得不给你面子得罪了其他两个掌门。结果你出的馊主意,让你的人扮成魔教弟子去查源的家里偷账簿。账簿没抢回来不说,我还在父皇面前丢了大脸。”

    橙王越说越怒,又抓起一个花瓶:“禁足禁足!禁的是本王的足!你们却他妈的什么事都没有。禁你妈的足!”说着一把就扔了出去,砸了个粉粉碎。

    “王爷,那是宋代官窑的瓷器。”

    “我愿意!我生气!”

    我任xìng!

    显然是在闹脾气的橙王殿下让贾云风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贾大掌门唯有一派剑侠风范的站在厅中默然不语。

    过了好一会,橙王的火下去了些,终于又问道:“你说……六扇门招了三个人是吧。这三个人姓甚名谁,什么德xìng?”

    “是,六扇门招募,招了三个年轻人。一个叫做唐掖,一个叫做明非真,一个叫做苏晓。”贾云风显然早就调查过了一番,如数家珍:“其中武功最高者当属唐掖,他身兼十数门绝学,手上功夫最是厉害。小人若与他对敌,百招之内不敢轻言获胜。当日在朱雀堂外与小人动手的就是他。”

    “那小子武功不错,若有机会,本王可以招揽他。劫持本王的那丫头呢?”橙王想到当日劫持他的那个人,忽然心头火起,下腹也不觉一阵发热,舔舔嘴唇道:“本王要抓她侍寝,要让她尝一尝被人挟持的滋味。”

    “那个人叫做苏晓……”提到苏晓,贾大掌门就有些含糊,“他似乎是个男的。”

    “男的?”橙王呆住了,“长得这么妖孽,是男的?”

    “似乎如此,但小人也不大确定。因为连六扇门的人也都不太确定……”

    “云风,你这消息究竟都是从哪里来的?一个大美女能被你说成是男人。那最后那个敢威胁本王的丑八怪呢?他是不是还得是魔教头子,武林盟主啊?”

    贾云风一向精明强干,但沈伊人挑的这三个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罕见,他只能自叹倒霉:“他叫明非真,此人的消息不多。只听说他师承名门,是名家子弟。”

    “名家子弟又如何?再名家还能比的上你么?你就是不肯多出力是吧?”橙王在家禁足了十日,半点不得自由,越发气恼:“霸天何在?”

    “小人在,请王爷吩咐。”

    一声传呼,门外走进一个昂藏七尺,面目凶恶的苍袍大汉。

    这人乃是京城最大的恶霸向霸天。他家本来是皇后后家的家奴。几十年前,那时候的皇上还只是亲王,皇后已经嫁给了他。当时向家为皇后办事,出力不小,元圣天子登基之后皇后一人得道,连带着向家也鸡犬升天,在京城一带可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个向霸天却又是向家中的一个异端。他是天生的体魄强健,又天xìng好斗。不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敢找京城里的地痞流氓打架,常常大胜而归。他下手甚狠,绝不留情。与他打架的对手往往总是筋断骨折,下场极惨。

    向家的长者觉得此子好勇斗狠不好约束,遂把他送进江南八大派的寒山寺学佛学武,以期能让他修心养xìng。这一去就是二十年。

    回来的向霸天已经人到中年。这二十年佛也参了武也学了,但xìng格竟然丝毫未变,甚至心狠手辣比当年犹有过之。原来他xìng格好斗狠辣,大违佛门具知真善,清净圆满的思想。寒山寺的长老知道此子资质,自然不能传他什么上乘武功。只让他做些打扫知客的杂务。

    向霸天本来就过不得寺庙里枯燥的生活,再加上连武功也不获传授。心中的怨dú越积越深。后来在一个夜晚,他一把勒死了一个跟他一起打扫藏经阁的小沙弥。又将他打扫的那阁楼里的武功秘籍,一本《寒天刀法》,一本《金钟罩》夹带下山。远离了江南,花了十几年直到把武功练成才大张旗鼓的回来。

    这一回来不要紧,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寒山寺把当年让他种田扫地的师父一刀砍了头,连带着来擒他的七位高僧全都一股脑杀了。此事轰动江南。令他在武林难以立足,只好考虑投身官门。

    他之后又借着本家跟皇后的关系,拜入橙王门下。橙王本来办事就无法无天惯了,这等人他用着倒也还顺手。

    “霸天,哼哼,在府里还习惯吗?”橙王邪邪地笑了一声,“本王赏给你的那歌姬,还合用么?”

    向霸天也是识趣地yīn笑一声:“浪极了!王爷好眼力,那妞有劲得很。”

    “这还用你说,本王不但眼力好,腰力更好。哈哈哈哈哈哈。”橙王这几天压抑多了,找到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说话登时仰天大乐。

    贾云风却在一旁微闭着眼睛不说话。他以一派掌门之尊任橙王的私人保镖,待遇自然不同。而且他xìng情孤傲,也不愿跟王爷说这些不得体的话。

    “贾掌门闭着眼,莫不是睡着了吧?”

    贾云风是橙王手下第一猛将,向霸天便随时虎视眈眈着他的地位,见了面却把一张血盆大口笑的比哭都难看。

    “贾掌门,你我共事也有一年了,怎么还这么生分啊?”

    贾云风速来不喜此君,微微皱眉,仍不答言。

    “都别废话了。霸天,府上的武士你随便挑。挑到你满意为止。”橙王露出一丝与他暴躁xìng格不符的残酷冷笑,“我要你去打一个人,抓一个人,还有——杀一个人!”

    44. 闻两下就醉你喝个犊子

    华灯初上,月影朦胧。

    我们小队的三人漫步在京城南边的十字大街。

    东坡楼在城东,八仙居在城西,由于苏晓从中作梗,我们居然跑到了坑爹的城南。

    我坚持己见要吃酱肘子,苏晓打死不从。我们吵来吵去没个结果。最后没去八仙居也没去成东坡楼,到了我推荐的第三个地方。

    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不类于八仙居和东坡楼那样的大酒楼,只是一家小饭馆。里面的装潢简单,桌子椅子甚至有些脏兮兮的。今晚虽然是出行的好天气,这里也仍是稀稀疏疏的没有几个客人。

    没来过的人或许不知道这间店的好,但这里也是我绝对推荐的喝酒好去处。

    这地方有个特殊的名字——岁月如刀。

    唐掖注目着那醒目的招牌:“这饭馆的名字蛮特殊的。”

    “慢着!”苏晓突然觉得大有蹊跷地问道:“岁月如刀?什么刀?”

    “哼,你问人家啊。”我得意地笑了笑。

    隔着老远,那掌柜的已经听见了苏晓的问题,吼了一嗓子:“岁月是把杀猪刀!”

    苏晓不敢置信地看着我:“都晃到城南了,你怎么还能找到吃酱肘子的地方!?”

    “别胡说,这里哪有酱肘子!”我白了他一眼,反驳道:“这里只有酱猪蹄好吗?”

    “那不都一样!”

    什么!你这不学无术的家伙!居然侮辱酱肘子和酱猪蹄!

    唐掖没理我们两个,先入了座:“我负责喝的,苏晓负责吃的,没错吧?”

    “拌蹄花、东坡肘子、黄金猪颊、麻辣腰花……怎么全是猪!”苏晓没好气地看着我:“我要吃清淡点的!”

    “那你吃这个呗。”我把手上啃了一半的黄瓜扔给他。

    苏晓脸一红,把黄瓜丢了回来:“你给我这个什么意思!你才是怨fù呢!我是男人!”

    我去少侠!你懂得不少啊!

    好污!

    “小二,我要这个这个这个……”我没管他,点了一堆想吃了好久但因为囊中羞涩吃不起的菜。

    “明大哥!你不许点那么多猪肘子!小二哥,你给他一碗汤,一碟小菜……不,花生米就好。”

    “你喂鸟呢!!”

    唐掖趁我们没注意在一边点他的酒。这小子平时沉默寡言的,不知道他酒量如何。但是我似乎隐约看见店掌柜的一脸为难,店里陷入慌乱的样子。

    我赶紧去问小二他点了什么,差点把我嘴里的黄瓜喷出来。

    “你点十坛竹叶青干什么!”

    小二慌张地道:“我们这里的竹叶青与别不同,劲头烈得很,几乎入口即醉。平时都是一小杯一小杯卖的。”

    唐掖道:“不打紧,照样上。”

    “好啊好啊!”苏晓拍手道:“平时总在工作出任务,今天总算能喝一杯了。”

    唐掖也就算了,连苏晓也这么能喝?!

    我今天本来有个想法,要把他们两个灌醉的啊!这样岂不是我才是被灌醉那个?

    “您要的酒来了!”几个小二费力地把酒一坛一坛地搬过来,又在我们桌上摆了三个大海碗。似乎我们一下子化身豪气干云,秒杀千万软蛋的大酒豪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