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朕还不如他啊,朕哄了你大半天你都不肯笑一笑,一提到那小子怎么就笑出来了。”

    “伯伯你别笑话我。”沈伊人笑道:“明非真也才刚进六扇门,很多规矩都不熟悉,常闹笑话。但他虽然平时乱七八糟的,对于江湖逸闻倒是熟悉的很,人也有几分机灵。”

    “他机灵?嘿。”

    元圣天子笑而不语。那小子何止是机灵,简直是鬼灵精。

    他知道要是直接把账簿递给朕,必然得罪橙王,六扇门将成为众矢之的。就选择这种迂回的方式,既把账簿不引人注意的jiāo上来,又平息了小花园的骚动。一箭双雕啊。不过他似乎中了那块黄金的dú……

    想到他刚才脸上肿胀,呈紫色,乃是dú气发作,皇帝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

    “朕看他面色,似乎是中了一种厉害的dú。他还好吗?”

    “还不知道呢。”沈伊人擦擦眼角未干的泪痕。之前哭了两声,她没多久又意气风发起来。沈伊人就是沈伊人,不会沉浸在软弱里。

    “侄女请了三位神医去诊治他,然后就来跟伯伯叙话,还不知道那里怎么样了。”

    皇帝笑道:“那人着实有趣。朕看他一会演一出戏,把橙儿噎的说不出话来偏偏无法对他发作。真会捣蛋。”

    沈伊人笑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上去杂乱无章,但事到临头却总有些办法。”

    “呵呵,走。领着伯伯去看看那小子,朕要跟他说两句话。”

    38. 快来个酱肘子

    “是五dú天水,一定是五dú天水!”

    “不然不然,五dú天水dúxìng强烈,沾之即死,明君却活到现在,必然不是。老夫看一定是金冠蛇的蛇dú,混合了断肠草等剧dú之物。”

    “我同意!”

    三个围着躺在床上的明非真,你把脉来我探息,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但吵了一番各执己见,居然谁也不说不服谁,最终也没定下是中了什么dú。

    陈扁鹊大声道:“五dú天水,怎么能不是五dú天水!这dú我最了解了,一定是五dú天水!”

    李神医:“金冠蛇,不但有金冠蛇,还一定有断肠草!”

    张国手:“我认为他们说得对!”

    苏晓在一旁看着着急却没办法,突然想起一件事:“黄金!我记得查源的坟墓里面有一盒黄金。我们当做物证拿回来了的。明大哥说不放心给别人拿,自己一路都揣着。”

    旁边看热闹的渣痞听说是黄金,还是自己老头子坟墓里的黄金,高兴地上蹿下跳。赶紧万分关心状:“明爷,为了你的安全,小的搜搜您身子!”

    左拿右拿,摸到明非真怀里似乎有个小盒子般的事物。

    “是这个吗?”

    渣痞刚伸手去拿那盒子,但指尖才碰到一下,苏晓就喝道:“别乱碰!明大哥都中dú了,你没看见?这东西一定有dú。”

    “碰一下怎么了。黄金有dú?金子都会有dú那明爷早就死……”

    渣痞话都没说完突然癫痫似的抽搐起来,弯腰开始干呕。然后脸上猛地变了一层颜色。脸上的皮肤像是活了一般又仿佛里面装了无数蛇虫居然开始蠕动。看的旁人都心中发寒。他的脸不到三句话的功夫就肿胀不堪,胖了一大圈,紫的比死猪头还恐怖。

    渣痞嘴巴一圈都麻了,只能喉头干嚎个不停。更显可怖。

    张国手拍手叫道:“哎哟不成,这小子要死!”

    陈扁鹊惊喜地道:“对对对,这就对了。五dú天水就是这个症状。”

    李神医:“我肯定还加上了金冠蛇,断肠草,一定有金冠蛇断肠草!!”

    我擦……你们救不救人啊。

    我醒了……不对,其实我一直没晕倒过。只是借机装晕解决橙王的骚动而已。

    但没想到居然是那黄金有dú,谁想得到我居然也会有中dú的一天……而且渣痞还快挂了。

    苏晓着急地大声道:“你、你们快救人啊!”

    李神医反问道:“救?如何救?”

    “这不是你们大夫该想的事吗?”苏晓看他们动都不动,更加着急。“你们知道是什么dú物了怎么还不能救啊?”

    陈扁鹊义正辞严地道:“苏小哥,你年轻不知道这么多武林典故。五dú天水那是云天宫特地配制的烈xìngdúyào啊。一旦沾上了必死无疑,谁人可救?你最好现在站的远一点。他身上紫色的部分也有dú素,沾上了也是不得了的。”

    张国手道:“我觉得他们说得对。”

    李神医叹道:“必死无疑,必死无疑啊。”

    “死什么死……”

    我睁开眼睛,伸手搭在渣痞手腕上。要用内力驱除dú素太慢了,而且动静太大会惹人怀疑。所以我换了个法子,缓缓运功。

    “呕呕……我、我要死了。我……咦,我能说话了?”

    渣痞脸上的浮肿开始消退,本来只能嗷嗷乱叫的嘴巴也能张口了。

    我把他体内那点dú素直接吸入我体内了。本来就算是我平时也是办不到的,但是此时我身中奇dú,体内的dú质积累的比渣痞身上的多了几百倍。dú质相互容易吸引,自然就往我身体里聚集了。

    我坐起来,身体其实没什么,就是脸上还有点肿。

    三位神医看我居然垂死病中惊坐起,纷纷上前慰问:“你身上中了五dú天水加金冠蛇断肠草,现在应该连手指头都动不了吧。”

    “不要逞强不要逞强,多躺一会儿,让老夫给你把把脉。”

    “嗯,说得对!”

    我举起手晃晃。

    “什么五dú天水,只不过是在野外被马蜂蜇了两下而已好吧。”

    打脸就要秒打脸啊。

    三个神医脸色数变,相互看了一眼,全都“嘿嘿嘿嘿”地尴尬笑了几声。

    “老夫一望便知是蜂dú,就是想考较两位老友的医术,一时不便说出来。”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李兄,老夫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认为他们说得对。”

    刚痊愈了的渣痞跳了起来:“你们这帮老不休,刚才就是你们说的老子必死无疑对吧!”这小子提起板凳挨个的砸,跟三个神医在屋里玩起了你追我逐,不一会儿追到院子里去了。

    苏晓像只小猫般悄悄凑过来,关心地道:“明大哥,你没事吧?”

    我虚弱地道:“能没事吗?我身中剧dú……刚才我只是为了气气那些大夫才装出镇定的模样。晓啊,大哥就要去了。”

    “明大哥!你不要死啊!”

    嗯,我这演技,即将满分啊。

    我把手放在苏晓的头上轻轻揉着,仿佛他快要离世的亲爹一般。苏晓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就哭了起来。

    “不要不要,明大哥你别死!”苏晓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他粉嫩嫩的脸庞上。这吹弹可破,顺滑娇嫩的手感……我去他还是男人吗!

    苏晓却像是面临亲人去世的家属:“明大哥,你要挺住啊。”

    “晓啊,大哥要走了,就一件事有些遗憾。”

    “你说!我给你办!”

    “唉……大哥,是真想念八仙居的酱肘子啊。”

    苏晓泣不成声:“可是……可是明大哥,我还是觉得我们的jiāo情不到给你买吃的。你抱着遗憾去死成吗?”

    “啥!?”我气的跳了起来,“临死了都不到jiāo情请我吃个酱肘子?”

    “呸,你明明好了!装什么装!”苏晓做个鬼脸,“我才不给你买呢。”

    啊咧……已经被揭穿了么。苏晓到底算是聪明还是笨啊。

    苏晓擦擦泪珠:“可你真的没事了吧。”

    我摆摆手:“没事没事,一个大男人,蜜蜂蜇两下也算事?”

    “可你的头……”

    我照照镜子,果然dú素积累在体内,还是有些影响的。头上的肿还没全消。奇怪了,这种dú也真是厉害。易筋经内功百dú不侵,太极神功可以挪移内气自由随心。可是似乎对这dú效果甚微。三个大夫的判断可能没错。这种奇dú真的是五dú天水加上金冠蛇、断肠草之类的剧dú之物组成的。

    大爷的……是谁那么yīn,放盒有dú的黄金,换了谁不中招啊。

    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朕听说这里你中dú之后仍是精神奕奕,现在看来果然不错嘛。”

    接着皇上大踏步的走了进屋,他怎么来了?!

    皇上似乎也不是要找我麻烦,人也笑吟吟的。

    “你们都退下,朕与这孩子私下聊两句。”

    私下聊?!

    有jiāo易?!

    我装作挣扎着要起身却又虚弱不堪的样子,皇上先道:“免礼吧。要病人行礼,朕可没这么大的谱要摆。你叫明非真?”

    不对啊,皇帝怎么这么关心我。

    莫不是……我深深看了皇上一眼。他眼中透露着一种很特别的感情,不是对见第一面的人该有的。难道他真的认出我来了?!

    要坏要坏要坏!

    39. dú金案中案(上)

    (皇帝视角)

    距离上次出宫,已经半年有余了。今天虽是因为伊人和橙儿的事情而来,到底也算是排遣一番郁闷。

    伊人和橙儿的事情算是有个了结,但见到这个明非真,还真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叫明非真?”

    “啊……是,这是小人的名字。”

    我看着这张口结舌的小子,有些好笑地道:“你姓明?这倒是有趣。朕虽然久不入江湖,但大多数的江湖传闻还是知道的。没听说有个姓明的少年英侠啊。”

    我小小的开了他个玩笑,没想到他紧张的额头直冒汗。

    “小、小人今年都二十八岁了,说是少年英侠,也太勉强了。其实明这个姓很常见的!不必想那么多。”

    明姓常见么?

    我想了想,倒也是。

    “明姓,嗯,江湖上固然没有姓明的武林世家,但北平大罗山一派的掌门,似乎就是姓明的啊。”

    明非真忽然露出一个非常奇怪的表情,然后竟然沉着脸近乎恐吓地问道:“你知道多少?”

    嗯?

    我有些糊涂了,同时也有些恼怒。这明非真不过是六扇门一个小小捕快,就算我体恤他有恙在身,不必见礼,说话也不能这么没有礼数啊。

    罢了罢了,这件事无关紧要。我自有话要跟明非真说,这件事要是不说明白,我的心里也压着一件事。

    “其他闲事莫提,朕对你有话要说。”

    明非真却露出了一个仿佛天地崩毁,世界末日了似的表情,万分愕然地看着我,咬牙切齿地道:“我就知道你有话要说!”

    朕:“嗯?”

    朕现在的表情应该是懵的。

    明非真抱着脑袋,一副崩溃的表情:“皇上啊!我都这样了你还能看出来?!您神了啊!”

    这到底什么意思?

    我摸不着头脑地道:“朕怎么神了?”

    不对啊。是我要跟他说事,怎么变成问他问题了?

    明非真咬着牙,恨恨道:“天塌啦,地陷啦,我竟然被发现了!你说吧!要怎么着?”

    这小子!!

    注意你的态度,你的态度!!

    他突然间怎么了?

    我没好气地白了这无礼的小子一眼:“橙儿那件事,朕听说这案子是你一手办成的?”

    明非真叹气道:“要没这破案子,我至于沦落到现在?”

    这小子怎么跟朕说话这么随意?要不是看你是因为朕的原因中dú的,朕非要治你的罪不可!

    没错。朕这么关心这小子,就是因为他之所以中dú,是因为朕的缘故。

    这事情说来话长。

    做皇帝难,为人父也不简单。朕已逝去的沈二弟当真好福气,有伊人这样的乖女儿。朕有七个儿子,倒是有六个不是省油的灯。

    朕的六个儿子为了皇位继承权,各自聚党营私,明争暗斗。朕为了不伤和气,将四个儿子送出京城。只留下两个皇子。但就只是这两个人,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还是不让朕省心。

    橙儿是嫡子,又是皇后的长子,论继承权也位在最前面。所以他一直对朕没有立他为太子耿耿于怀。就算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也敢贪污受贿,积聚力量。

    他的贪污案子一直由君王侧跟进并报告给了朕知道。那本明非真装作无意呈上的账簿,朕一年前就看过了。但朕无意办他。橙儿毕竟是朕的儿子,又是亲王,只要不太过分,朕轻易不想作出决定xìng的决策。所以那本账簿朕是看过了,最终却没起到太大的作用。

    但如此一来,因公殉职的查源就死的冤枉了。他因为调查橙儿的贪污而殉职。朕便将这账簿当做是他的功勋,陪他一同下葬,当做是纪念便罢了。谁知道,一年之后,橙儿居然还在查账簿的去向,并且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

    朕一听说他派人去了查源的家,就知道他想干什么。朕当然可以提前先把账簿转移,让他什么都找不到。但这样做却起不到警惕的作用,朕要对他和他那些惊扰死者、无法无天的下属一番惩戒。

    便下令君王侧趁夜在查源墓中放入一盒带有剧dú的黄金。

    可想而知,当橙儿的手下因dú发身亡,朕这边再派人对他轻轻示意,他自然知道收敛。

    这就是朕的剧本。

    40. dú金案中案(下)

    这就是朕的打算。

    但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一个路过的捕快堪破了机密,甚至把账簿和dú金一并带走了。

    朕在来六扇门探望伊人的路上听说橙儿怒气冲冲地进了六扇门衙门,心中那个诧异就别提了。账簿被拿走也就算了,带dú的黄金也被一并拿走了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一沾就倒的剧dú吗?

    朕也是到最后看见这个明非真dú发,再听伊人说是他破的案,才知道原来dú金计居然害到了他头上。这样一来朕不免有些良心不安。他忠心办案,要是因此身亡可就太冤枉了。

    话说回来,君王侧的人说下了剧dú的猛yào,沾上一点大象也能dú死几头,这小子却挨过来了。可能他中dú分量不多,遇到良医诊治,竟然没什么事。

    明非真见朕不说话,比刚才还要随意地向床上一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吧说吧,你要说什么?”

    他、他越来越过分了!这还有跟皇上说话的样子吗!

    朕非得、非得!

    ……嗯?

    莫非……他知道是因为朕才中dú的了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