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账簿举得高高的……

    “……他们没什么,就是点误会,儿臣心窄了……”

    橙王又一次蔫了。我这账簿要是现在jiāo上去,橙王今年要卒啊。看他吃瘪的样子,我和沈伊人互看了一眼,不禁都是微笑。

    皇上看我在远处抢戏,有些疑惑地指着我道:“你,三番两次打断朕问话,胆子不小哇。上来说话。”

    艾玛问到我了。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行礼道:“小人参见皇上!”心里却还在编台词。

    这件事要怎么了才好呢?

    把账簿当面呈上去,恐怕橙王以后会恨六扇门一辈子。惹祸不是长久的立身之计啊。要是留在手里,却又怕橙王会找机会来找麻烦。

    该怎么处理这账簿才对呢……

    “小人明非真,是六扇门一普通捕快。”

    “你……”

    皇上的目光聚集在我脸上,突然一愣,话说半截竟然不说下去了。

    啊?这是怎么了?

    我眨眨眼,想不出有什么问题……糟了!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以前跟皇上面对面说过话啊!

    坏了坏了坏了……皇上该不会记得我吧。虽然哪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但这皇帝英明神武的,难道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现在被认出来我还怎么混福利,我的退隐计划居然毁在了皇帝的手里!

    但皇上也没有露出见到旧识的表情,相反露出了一种被吓到的表情:“你……你没事吧?”

    “小的没事啊。多谢陛下关心。陛下对我们这等人都如此关怀实在是宅心仁厚、天恩浩dàng、恩加四海福授五江招财进宝日进斗金……”

    在我拍马屁拍的正溜的时候,沈伊人突然道:“不对,非真,你真的没事吧?”

    站一边的宋总督也道:“明非真,你真没事?”

    “我没事啊……”

    我被这几个人问含糊了,他们看见什么了问个不停?我左右看看,又看看身上,都没事啊。难不成我昨天偷喝府库藏酒的事情暴露了?!

    唐掖默默地走来,给我递了一面镜子:“不谢。”

    我不屑冷漠地道:“谢你小舅子谢……妈呀我天老爷!”

    我往镜子里一照,我一张英俊的面孔竟然肿胀不堪。紫一块青一块到处都是肿包,我摸上去才发觉脸上已经没有了知觉,原来全都麻木了难怪我发现不了。

    是dú?我什么时候中了dú了?

    所有人都惊慌地看着我,我环目一圈,这个样子似乎也不能正常的对话了,但账簿的事情要解决啊。

    我心念急转,忽地想到了一计,大叫一声:“我中dú啦!”然后就仰天而倒,把账簿随手乱扔了出去。周围的人一见我晕倒,赶紧来扶我去找大夫,还有不少人叫着“会传染当心点”,你们家的中dú也会传染……

    那本账簿飞了出去,像只漂亮的白鸽往橙王的方向飞去了。橙王大喜过望,伸手去接,却不想那本账簿才碰到他的手掌,生出了一股暗劲,竟然让他把握不住,弹了一下又一次飞了出去。

    橙王大惊失色,因为那本从他手里溜走的账簿这回往他亲爱的父皇那去了。但这是他自己鬼使神差扔出去的,他只好大呼小叫该剁手。

    皇上是会武功的,一抬手就接过了。皇上觉得奇怪地看了一眼手里的账簿又看看旁边气急败坏叫着该剁手了的橙王,翻开了两页。

    内容这个精彩啊。

    橙王,二十五岁,卒!

    咳咳,其实还没。

    橙王蔫头耷脑地赶紧跑到皇上面前,装出孝子的局促模样:“父、父皇!儿臣我、我……”

    “嘿,真是出息了。”皇上只是冷笑连连,也看不出他是生气没生气,“你现在回家,给我滚!”

    “父皇……”

    “还不滚!你是不是要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念念这东西?”

    橙王咬着牙狠狠瞪了我一眼,施礼道:“儿臣知罪,这就回府禁足,绝不出户,静思己过!云风,我们走。”橙王带着贾掌门走了。

    我也被抬走去疗dú了。

    躺在担架上,我看到的最后景象是:皇上看着橙王离开,便将那账簿随意地扔给了南公公,并未再看上一眼。慈和的眉角同时舒展出了一丝似有若无的冷笑。

    怎么回事?

    这出戏结束的方式略诡异啊。

    36. 君臣一席话(上)

    “坐。”

    还是朱雀堂,其他人早已退下,房间内只有两个人。

    皇上看沈伊人依然站着,不肯入座,不禁苦笑一声。

    “怎么了?你这丫头,还要朕求你不成?”

    沈伊人一脸寒霜,仿佛平素的神采飞扬全是假的一般,咚地一声跪了下去:“臣管教属下不严,致令皇室尊严受损,请皇上治罪!”

    “行啦行啦,免了这套吧。”皇上摆了摆手,“朕叫你来是要关心你一下最近如何。还能真怪罪你不成?起来说话吧。”

    沈伊人还是跪着,连头也不抬。皇上看着她长大,向来是把她当做亲侄女疼的。今天的闹剧或许换了其他人或许会怪罪,但绝不会降罪于她。这点沈伊人自己自然也知道。

    这丫头平时无法无天,皇帝那还能不知道她现在这般负荆请罪的模样定然是另有所求。但同时也知道她的要求非常难办。

    “伊人,这里没有外人。朕就对你说一句心里话。”皇上并不摆架子,他对于谁都可以很放松随意,这本是他的xìng格。但皇上的身份却令他的一言一行要分外谨慎。除此之外,他对沈伊人来说只是一个和蔼亲切的伯父。

    “为了惩罚当年雁十三的罪过,六扇门这几年是朕有意冷落的。但你这几年来的努力朕都看在眼里。你变卖家产,用来贴补六扇门招聘之用。甚至不惜用自己做筹码与宋家联姻,就为了扩大六扇门的影响力。你这是何苦来由?”

    沈伊人抿了抿嘴,刚强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辛酸:“皇上见笑了。臣的父母皆为六扇门鞠躬尽瘁,光大六扇门是臣的毕生梦想。相比先父先母,臣做的这些又算的了什么。”

    “你这么说。朕更觉得对不住你父母。沈君当年与朕青梅竹马,情谊更甚于同胞兄弟。他更多次有恩于朕,朕全都记得。沈夫人女中豪杰不让须眉,朕也是极心折的。”提起前尘往事,皇上顿时更觉得对不起眼前这个姑娘。“沈二弟逝世的时候,朕答应过他对你多加照看。你如今和你弟弟过得这么辛苦,朕愧对故人啊。”

    沈伊人低着头,始终不抬:“皇上,臣不敢挟故恩要胁皇上做不公不正的事。但六扇门沉寂数年,六扇神机榜上的高手从鼎盛时期的一半,到如今不到10人。再有天大的过错,这样还不够吗?臣只是觉得六扇门需要一个机会去证明自己,再为皇上效力。”

    皇上一阵沉默,良久,才缓缓道:“你知道为什么朕今天来吗?”

    “臣也奇怪,臣多番邀请皇上视察。可皇上国务繁重,每次都不克前来,臣原以为今天也迎不来圣驾的。”

    皇上没有接她的话,自顾自地道:“你可知道,昨日麒麟卫大统领献上一个折子。要朕……把六扇神机榜,改名为麒麟神机榜。”

    这话听在沈伊人耳中不亚于晴天zhà起一个霹雳,沈伊人俏脸瞬间煞白,语音颤抖了起来:“这、这、那、那皇上如何决定呢?”话音结束,沈伊人都没能控制住声音的颤抖。

    六扇门沉沦已久,声名摇摇yù坠,剩下的就只有那段辉煌的历史和金字招牌。要是被麒麟卫连这段荣光都夺去,六扇门要重振声威几乎是回天乏术。

    “你觉得呢?朕该如何决定?”

    “臣……臣不敢揣摩圣意。”

    皇上看着沈伊人这般恐惧的模样,不觉一阵心疼,叹气道:“朕当时还是压了下去。六扇门多年来为朝廷贡献良多,不能因为这几年的表现和雁十三一个人的错而抹杀了。”

    沈伊人凌乱的心绪这才缓解一些,但皇上又道:“可朕能压住一时,却压不住太久啊。六扇神机榜里囊括我朝廷体制内武功最强的前一百名高手。原本六扇门、君王侧、麒麟卫各有擅场。现在麒麟卫占了超过六十人,君王侧也一直有二十余人上榜,你六扇门的情况你最清楚了。

    况且,麒麟卫提出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他们为了稳定武林,这数年间实是殚精竭虑,不敢有一日怠惰。他们不求赏赐,只是求朕赐他们一个名头。朕自觉这合情合理。”

    说了这么久,皇上终于说出了最想说的那句话。

    “伊人,你是沈二弟的女儿,跟朕亲女无异,你又跟朕的女儿们感情甚笃,朕想封你为公主。六扇门的事,你jiāo给其他人吧。你一个女孩子……终究不适合的。”

    沈伊人低着头激动地道:“臣只求一个公平的机会!”

    皇上看着沈伊人,慈爱的眼神倏忽间变得凌厉。

    “沈伊人!你当知道,六扇门要起来,麒麟卫和君王侧的资源必然受影响。饼就这么大,多一个人吃,自然有别人挡着。而挡住你去路的人,绝不简单。”

    “臣知道。”

    “你也该知道。六扇门沉寂的这几年,麒麟卫大肆扩张,在武林中隐然有独霸一方的气势和实力。江湖jiāo给他们替朕看着,朕放心。君王侧表面上没做什么,但他们暗中调查朝臣密案,又近身保护朕,为社稷民生也做了不少大事。这样的一对功臣,他们若要与你为难,朕是不能替你说话的。世侄女……前路刀山火海啊。”

    沈伊人这时候抬高俏脸,眼中女xìng的柔软尽去,又恢复成那个霸气凌人的彪悍副总督:“臣要扩大六扇门,自然就做好了准备应对任何挑战。种种的苦果,臣自当一力承担!前路是火海,臣无惧烈火焚烧。前路是刀山,这千刀万刀,臣一个人来挨!”

    37. 君臣一席话(下)

    皇上无言地看着沈伊人如天鹅般高高抬起,又饱含怒气的侧脸,仿佛一个慈父看着他倔强的女儿。

    沈伊人的父亲是皇帝青梅竹马的玩伴,从读书到长大都形影不离。沈家世代为六扇门的主人,若非上一代出了个天才横溢,鬼惧神惊又荒谬绝lún的雁十三,恐怕总督之位还会是沈家的。但沈父依然是副总督,他在六扇门中为皇帝cāo纵武林形势,实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最后沈父为执行机密任务死在魔教子弟之手,皇帝对沈家心中本就有愧。

    而对这个倔强到了骨子里的姑娘,皇上是既心疼又可惜。

    沈伊人与宋鸥本来没有感情,但宋家是武林世家,宋鸥的父亲更手握重兵,宋家力强啊。当时六扇门势弱,高手走了一个又一个,父母双亡的沈伊人石破天惊地毛遂自荐,一个名门出身的黄花大闺女竟然主动送上门去要求与宋家联姻。一向高傲,看不起男人,眼高于顶的沈大姑娘,为了六扇门的将来,把自己送进了宋家当媳fù。

    成为六扇门总督,是沈伊人毕生的梦想。雁十三走后,最有资格坐总督之位的就是她沈伊人。但宋鸥的父亲为了不使自家损失太多,硬是要自己的儿子坐上总督之位才放心。为了不失去宋家的支持,沈伊人答应了。但在坚强的背后,沈伊人却多少次为此落泪。

    这一切的一切,皇帝都看在眼里。但他无权阻止。

    就算是在这片铁桶江山下,也不是一切都由他这个皇帝随心所yù的。在六扇门不在其位的时候,君王侧侍奉左右尽忠职守,该不该赏?麒麟卫浴血奋战,大力打击邪派势力,每一次胜利都是用血换来的,莫非按下功劳不提?他不能因为故人之谊就无故提拔六扇门。

    但是……做皇帝的,难道真连给他们一个机会的自由都没有吗?沈伊人这数年来如何走南闯北,苦苦支撑大局的样子皇上都看在眼里。看着她俏生生跪在那倔强的样子,皇上忽然想起了她的父亲。当年多次意见不合,沈父固执己见的时候,也是如此模样。

    想到这里,元圣天子已经有了答案。

    “沈家有女如此,二弟不负生平。”

    皇帝对沈伊人点点头,淡淡道。

    “御前比武,将会重新决定六扇神机榜上高手的排名。这个机会……朕许给你,就是许给你。谁也破坏不了。”

    沈伊人双目泛泪,却强自忍住,哽咽道:“臣……谢主隆恩!”

    六扇门参与御前比武,麒麟卫阻挠过。君王侧阻止过。就连橙王也来威胁过。原因不一,理由各异,总之是困难重重。但有了皇帝这句话,沈伊人心头这块大石总算是放下了。

    “你好好准备御前比武。橙儿这件事,朕叫他闭嘴。他不敢找你们麻烦。”

    “是!臣送陛下。”

    皇上叹道:“正事聊完了,你不陪朕坐坐?”

    “臣……”

    “朕知道你素来喜欢公事公办。只是这里也没有外人,你还不肯叫我一声伯父吗?”

    沈伊人被伯父这个称呼勾起了儿时的回忆。坚强眸子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潺潺留下,低声叫了一声:“伯伯……侄女辜负您了。”

    皇上将她扶起,沈伊人抬头一看,发觉皇上也是双目含泪,不禁讶然。皇帝从刚才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又成了那个她小时候熟悉亲切的伯父:“傻孩子……跟自己伯伯,干什么一直端着君臣的架子?伯伯不是自己人么?起来起来,这才几个月没见,就生份啦?”

    沈伊人觉得心头暖暖的,像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找到了亲人般的温暖。使她终于可以从六扇门副总督的重担里面,找出一盏茶的功夫,跟一个亲人聊聊家常。

    皇上拉她坐下,又与她谈了许多旧时的趣事,时间不觉过得飞快。工作狂的沈伊人一看天色,有些忧心地想道:也不知道伯伯什么时候走,我还有工作呢。

    皇上谈兴正浓,却没打算就走。但小时候的事情聊得差不多,看沈伊人忽然不说话,他突然想到了个新的话题。

    “对了,刚才在花园里晕倒的那个青年,他叫……”

    “明非真!”沈伊人回神道:“这次的案子就是他破的。他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喜欢捣乱。”似乎是想起刚才明非真捉弄橙王时的捣蛋行为,沈伊人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