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支出去,问些想知道的事。

    苏晓一走,我拎起随扈里的首领,输入内力令他醒转。

    他一醒来立刻沉着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谭大刀是条汉子,绝不做卖主求荣的事情。”

    “我知道。”我想问的你已经说完了。

    我反手封了他的穴道,他又晕了过去。

    然后,我这次再挑中了四个随扈里看上去最懦弱那个,用内力通顺他的经脉,他立刻就醒了过来。

    “你!你!”这家伙看见我想见了鬼似的,我立刻掐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说话,目露凶光。

    “我问话你老实jiāo代,我刚才已经问过了谭大刀那家伙,他什么都说了。要是你们说的对不上,你知道后果的。”

    这小子被吓得屁滚尿流,保证什么都肯说。

    再加上我对准他脖子的一掐,令他血液无法自由流通,头脑不清楚的情况下撒谎的可能xìng又会减少。这是一种江湖上杂家的问供手法。几年前我跟一个丐帮弟子喝酒的时候学来的。

    “桃花村查源家里为什么会有你家王爷的账簿?跟魔教有什么关系?”

    “小人、小人不知……咳咳,我说我说,是这样的。”

    我力道加重了几分掐的他眼珠渐渐凸出,脸庞涨红的发紫。此时他大脑难以思考太多事情,忍不住地开始吐露真话。

    “查源是君王侧负责调查京城内线报的人。他曾经假意投奔王爷,去年的时候我们发现他偷了府上账簿想要上告皇上。殿下派人去抓他。没想到抓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死在了兰君竹空的手下。我们以为账簿肯定落入了魔教的手里,魔教定会来要挟。可是等了几个月却没发现有动静,殿下才想到查源可能死之前把账簿藏在了家里。才派人去找……咳咳咳,爷您放开我吧!”

    “哦……兰君竹空真的牵扯在内?他们为什么要杀查源?”

    “小、小人真的不知道。”

    我厉声道:“你真不知道?!”

    “真的!”

    好吧,他的确不太可能知道。我就是吓唬吓唬他多确认一次。

    唯一的解释,应该是那本账簿里面,也有魔教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吧。动辄杀人,这也的确是魔教的作风。

    不过这跟我没有关系。只要知道现在惹到的人是谁,还有是冲着谁来的就好。其余的我只是出于好奇心才调查的。

    “好了谢谢你。”我反手给了他个手刀,这家伙也晕了过去。

    之后的,就是怎么打发了橙王就好了吧。

    要低调,不惹事,最好把锅甩给上司们。

    嗯,就这么办。

    我踏出朱雀堂,左右张望,“苏晓,唐掖,你们在哪……苏晓你大爷的你在干嘛!!”

    看到的景象差点把我吓死。

    我才知道苏晓刚才出门前哼哼两声的意思。

    就在朱雀堂前的小花园里,苏晓手持他那把削铁如泥的古寒神刀,一刀架在了橙王的脖子上,还比划着要切似的。橙王显然是不通武功的,居然连这小子都打不过。他身边的随扈高手又被拖住了。反而让苏晓捡了个大便宜。

    厉害了我的晓!

    你一个捕快敢去胁持亲王,你有几个脑袋啊!!

    苏晓却得意洋洋地道:“还不叫你的手下住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往贾云风那边一看。住什么手啊。是叫我们这边的人住手才对吧。

    我其实也是第一次仔细看贾云风的样子。他大约三十出头的感觉,相貌英俊,气质儒雅,跟宋总督类似。但却给人一种文武全才的感觉。不像宋总督那种真的是要读书考功名的秀才的形象。

    贾云风这时候一个人力战三大高手。宋总督似乎自重身份没怎么出手。唐掖却是主打的先锋军,一双赤手扛住了他所有的剑术变化。加上沈伊人在旁相助,打的贾云风是节节败退。现在住手也好,不然明年今天我又要给华山派送白包,又要破费了。

    贾云风一看王爷被胁持了,立刻纵身回来。他剑术上可能赢不了唐掖,但轻功却远胜于他。几个纵落就回到了王爷身边。挺剑指着苏晓。

    “大胆的女子,你敢胁持王爷!”

    “就是!你这臭娘们再不放了本王,本王诛你九族!”

    苏晓气得面颊泛红,掉转了刀柄在王爷脑袋上敲了下去。刀柄变成了小木槌,咚咚咚地敲个不停看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祖宗你别玩那个!那是个王爷!!

    苏晓气恼道:“谁是女的!我是男人!”

    是是是!全天下就你最男人!

    朱雀堂里面打了起来,要是衙役侍卫们这时候都不知道出了事这里真就不叫六扇门了。一时间在衙内办公的文官武士几乎都到齐,全都让这一幕景象惊呆了。

    小花园里,迎着暖风,一个残暴美少女哈哈大笑恣肆狂放的以刀挟持本朝的亲王。而且那人还是他们的同事!!

    橙王咬牙切齿:“无王无法,无王无法!!我告诉你们,你们如此挟持本王,本王要上报与父皇,让他知道知道六扇门的人都是怎样的乱七八糟!你这女人!”然后橙王又指了我一下,“还有你这家伙!全都跑不了!”

    我们!?

    关我什么事啊!是他挟持你的好不好!!

    你脑子被驴踢了!

    这时候同事们纷纷对我表示关心。大多数人全都第一时间站的离我远了几丈。乡亲们听我说,我只是被王爷记恨了不是有瘟疫啊!

    沈伊人回来了,拍拍我的肩鼓励道:“同组的就是要同甘共苦知道吗?”

    可这苦跟甘的比例不太一样啊!我一共就占了几次口头便宜,后来的祸全是他惹的!

    唐掖依旧淡定,给了我一个强而有力的眼神:今晚,约吗?

    去你大爷的!什么时候了!

    话说你也是我们组的啊!

    唐掖:可我没有胁持王爷啊。

    我:我更没有!

    苏晓哈哈大笑:“叫你的人听好了,不想王爷的脑袋变成释迦摩尼,就都退远点。”贾云风听完很不自在地真的退了两步。看橙王殿下现在那脑袋……起码也是半尊罗汉了。

    “住手,衙门里闹成这样,成何体统!”

    突然有人说话。

    走上来的是个太监打扮的人。苏晓当然不怕这个太监,但是橙王见了他却仿佛看见了救星似的,露出一脸的惊喜。

    “南、南公公!您来了,这么说……”

    正看戏看的乐呵的沈伊人突然一副‘坏菜了’的表情:“遭了,非真,我忘记今天我请皇上来视察了。”

    “你说谁?”

    后面忽然一声又高又长的高宣。

    “皇上驾到!”

    34. 帝驾光临

    随着一声宣,一个身穿锦衣华服,身材高大,仪表堂堂的男子走进了花园。身背后跟着两排随从,这架势不是皇帝也没谁了。

    六扇门里面也有很多人没见过皇帝的。此时不禁探头探脑,又害怕对圣驾不敬没敢多看。

    这位治国有方的元圣天子,当今的皇上,年方四旬,须眉却俱见花白了。要做一个明君不容易,加上底下六个儿子明争暗斗的,管理起来就更加劳心劳力了。因此他比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更苍老了许多。四十出头的人,看着却有五十多岁似的。

    也许是宫中生活过多了,这个元圣天子体型的有些微胖。走进来一对照,不禁感叹橙王跟他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亲爷俩。

    但他们的五官虽然类似,橙王的眉眼之间更多的给人一种易怒暴躁的感觉。至于皇上则是慈眉善目,更像是个亲切的大叔。

    橙王似乎找到了靠山。一时间连自己的贪污案都忘记了,没脑子地喊道。

    “父皇!父皇!儿臣在这里,儿臣被这恶女人胁持了!”

    苏晓这时候也没了脑子。他不知道是长了几颗胆子,当着皇帝的面,继续把小木槌敲的震天响。

    “哎哟哎哟,您看她就是这么打人的!”

    “是你找打,你说谁是女人?”

    我突然觉得苏少年是个宝贝,需要供起来。这样的人才我觉得我这辈子找不到第二个了。把王爷当木鱼似的敲啊……

    南公公气急败坏地喝道:“大胆!皇上面前还敢舞刀弄qiāng的吗?你要造反不成?”

    苏晓赶紧道:“皇上,请恕那个、那个……”这小子见了皇上其实心里还是紧张的,张口结舌地才挤出几句话来:“请恕我的不敬之罪。这家伙……橙王殿下他太过分了,带人冲击衙门。我怕放了他,他会溜走啊。那我就抓不住了。”

    元圣天子先是一怔,继而皱眉道:“荒唐。朕的面前岂容人如此放肆,还不放人!”皇帝一开口,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威严。一众武功高强,见惯生死的武士都不禁微微心跳加速。

    “皇上,不是我不放人。但要是橙王他不认账,非要找我的麻烦怎么办?”

    橙王嘿嘿冷笑道:“还给你脸了!父皇叫你放人你还不快着点!至于找你麻烦,咱们这个梁子那是……”

    看我实力护友!

    我这时候推了一把唐掖,他退了一步,我趁机把账簿用力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大院忽然寂静,都看向了我这边。

    “唐兄,你别撞我啊,我东西掉了。”

    “……对不起。”

    唐掖神演技!他不用跟我对戏,立刻就给了反应,还给我把账簿捡起来。

    我缓慢优雅地伸手去拿,几乎是人人都在看我两演戏。我把那账簿拿在手里晃呀晃呀,就怕别人看不见。

    远处的橙王更是看得牙都痒了。

    “……儿臣跟这人其实也只是一场误会,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放人儿臣就不追究了。”

    苏晓一听,赶紧撤了刀往我们这边逃。贾云风听王爷既然都开口了,也不好留难苏晓,把这亡命美少女放了过来。

    “莫名其妙!”

    皇上不耐烦地摆摆手,指名道:“宋鸥沈伊人上前答话。”

    “臣在。”

    “臣在。”

    “六扇门是你们的地方,闹出这种闹剧来成何体统?沈伊人,你多番邀朕来视察,就是来看这种笑话的?”

    沈伊人淡淡地道:“禀皇上,臣实不知橙王殿下今日会来。而且一来便说我六扇门衙门里面窝藏盗贼,宋总督与他理论,他竟然派出手下动手。若非苏晓稳住了王爷,怕是臣等在王爷盛怒之下,还要受伤呢。”

    元圣天子冷哼了一声:这个沈伊人,是倚熟卖熟啊。怎么?以你的武功,又在你的地盘,橙王的手下再强还能伤了你去?朕就看看你还能编出什么借口。

    “刚才劫持我皇儿的是谁,上前答话。”

    “是、是我。”

    苏晓走过去跪下,第一次见皇帝,苏少年紧张的不行,磕磕巴巴地道:“我、我参、皇上。”

    哟呵!你还敢参皇上?

    苏晓白皙的俊脸通红,结结巴巴地改口道:“不是不是,我参见皇上。”

    皇上看他窘的额头全是汗,被他逗得差点笑出来,好容易忍住了笑意,咳嗽一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做这样胆大妄为之事。”

    “我叫苏晓,苏州的苏,那个,拂晓的晓。今年十六岁,家住在南京。家里边是开武馆的。我……”

    皇上摆手道:“你说这么多干什么?”

    苏晓好不委屈地扁着嘴:“皇上,不是您让说的嘛……”

    “噗。”

    皇上掩着嘴,但谁看了他眼睛的笑纹都知道皇上肯定是乐的不行了。

    才说了几句话,皇上就真有些喜欢上这憨的可爱的孩子了。

    “咳咳,你说重点就好。就说为何挟持橙王。”

    “嗳。好教皇上得知,橙王今天无缘无故的来到六扇门,找总督大吵了一架。还纵容手下冲击衙门呢。”

    “胡说,橙王乃是当朝的亲王,怎么会冲击衙门?”皇上看苏晓窘迫,为了化解他的紧张,一摆手道:“你站起来说话,把刚才的事情还原一遍。”

    “嗳、嗳。”

    苏晓答应两声,小跑了几步,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只见苏晓到了橙王身边,忽地大叫一声:“你这狗头王!”

    说时迟那时快那只小小的粉拳就落在了橙王脸上,打的橙王是眼冒金星,哎哟一声。然后另一只手电光火石地抽出刀来,一把又架在了橙王脖子上。

    苏晓:“哈哈哈哈哈,你还不放人!”

    残暴亡命美少女又再上线。

    35. 结束方式略诡异吧

    贾云风随侍在侧,但没想到苏晓当着皇上还敢来这套,一时不察又被他把橙王劫持了。脸真是没地摆了,只好装装忠心的样子:“你干什么?大胆小儿!惊扰圣驾该当何罪!”

    皇上皱眉道:“胡闹,你这是干什么?”

    苏晓瞪着大眼睛,怔怔地道:“可是、可是不是皇上让我这么做的吗?”

    皇上气道:“朕让你还原,没让你劫持橙王啊。”

    苏晓更窘了,有些慌张地道:“不、不这么做我不会还原啊。”

    “你光用说的就行。你殴打亲王,罪名可是不小。”

    但说到后来,皇上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但你这孩子直朴,也不是故意的。这样吧,只要最后证明不是你的错,朕赦你的罪,还保证他不能找你麻烦就是了。”

    说起来我朝的皇帝还真都是不拘小节的脾气,如今的天下武风炽盛,皇上也是身边环绕着武士长大的,xìng情自然就带着几分江湖豪客的爽快。

    皇帝喜欢苏晓憨的可爱,居然免了他劫持亲王的罪过。

    橙王殿下气得七窍生烟,刚才被这兔崽子又打了一拳还没回过味来,这就原谅他了?!

    苏晓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重新说了一遍,只是说了橙王如何不对,如何强行要六扇门jiāo人,又如何叫贾云风跟沈伊人他们动手。把我们拿着账簿的事情给略过了。这点倒是算他心细,知道不能随便说出去。他虽然说得结结巴巴的,但皇上反而更加觉得可信。

    皇上又再看向橙王,眼神冰冷地道:“橙儿,前几日你才告诉父皇你修心养xìng,不再随便与人起冲突。怎么今天就给父皇这样的惊喜啊?冲击衙门?嘿,朕的儿子有出息啊。”

    “父、父皇!儿臣没有冲击衙门,是这帮人他们、他们……”

    我在远处忽然伸了个懒腰,把手里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