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我的手没有再往上拱,反而往下摸去了另一个挺翘柔软的地方。哦哦,没有反抗啊!沈老大难道真的是——

    “摸、摸、摸……摸你二大爷!!!!!!”

    说时迟那时快,终于沉不住气的沈老大从小蛮腰里摸出一块方砚,跳起来狠狠地拍在我的脸上。我脸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我顿时捂着脸蹲地上喊疼去了……

    31. 老子就摸了怎么样

    沈伊人气喘吁吁,酥胸上下起伏:“明明告诉你再碰我老娘废了你,你、你胆子反而越来越大了!”

    哈?那手势是这个意思?

    “误会,都是误会啊!”

    “什么误会?你,过来。”沈伊人对我勾勾手指……另一只手紧紧攥着那块砚台。

    “我不过去。”你当我傻啊!我过去还不让你拍成浆糊。

    沈伊人咬着牙跺跺脚道:“好,那就我过去!”

    但朱雀堂内的两位大人没让这种社会惨案发生,尤其是宋总督怒吼了一声:“是谁在朱雀堂外喧哗!”

    当宋总督和橙王步出门外,却看到他的副总督,还有新来的三个手下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外,顿时脸色就尴尬起来。

    “伊人……沈副总督,发生了什么?”

    我抢着告状:“报告总督,副总督要杀人灭口!”

    沈伊人吼道:“你住口!”

    苏晓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坑惯了,居然无师自通了我的小报告秘技,抢着道:“报告,属下看见了!明非真非礼副总督,让副总督教训了。”

    但这句话完全没帮到现状,反而让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平时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沈姑娘,娇嫩的脸颊像是烧着了似的,毕竟在总督和橙王面前被曝让下属非礼啊,谁都会不好意思的吧。

    我也没敢说话。

    任尴尬的空气流动。

    橙王却成为了打破沉默的人,他……目光锐利的如鹰隼般盯上了我手里那本账簿:“好啊!你宋鸥还推诿说不知道此事。让本王抓个正着!这就是本王的账簿。”

    宋总督再一次被橙王指着鼻子骂,我已经看见宋总督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干脆把这个非礼上司的犯人送给橙王当见面礼算了。

    “怎么样?这小子就是偷本王账簿的贼人。”橙王得意地冷笑:“来人啊,把这小子拿下!”当下橙王左右随扈一共四个人大步向前,露胳膊挽袖子要来擒我。

    我看了一眼沈伊人,她却脸色铁青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负气地转过头去。

    喂喂喂!!!不讲义气啊!!这是赌气的时候吗?那账簿不是我偷的,是橙王脑子被驴踢了让渣痞他爹偷走的啊!

    四个随扈的大手眼看就要抓到我身上,我心里一阵无名火起。

    “我说过是误会了。沈伊人,你帮不帮我!”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似乎因为没见过我这个表情而怔了怔,有些动摇。我看见她嘴唇略微张开了些,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个人却抢先说了。

    “元圣二十八年七月初九,河西李氏进四万两,山东张氏进五千白银、大宅一间、京郊良田五百亩。”

    越念下去橙王的脸色就越不好看。

    “够了够了!谁在胡说八道!”

    我虽然没记住,但也听得出来那肯定是账簿里面记载的内容。

    说话的人是一旁的苏晓,他只是看了一遍账簿,居然就记住了这么多。

    “那本账簿里写的东西大概是这样的。”苏晓调皮地笑道:“橙王殿下,确定这是你的账簿吗?”

    哟呵!!苏少年膈应人的功夫见长啊!

    橙王脸色难看地瞪着苏晓,

    我得意地拍开那四个随扈的爪子,“别碰我别碰我,洗手去。”再开心地奔向苏晓,“兄弟!来亲一个!”

    “去你的!你又拿我当姑娘!”苏晓没好气地推开我,同时低声道:“你到底救过我……你其实不像你外表那样不正经,所以我不会看着你落难的。”

    唉,患难见真情啊。

    “什么都别说了,但八仙居的酱肘子真的不错。”

    “……我觉得我们的jiāo情还没好到要我请你吃饭的地步。”

    切……真是斤斤计较。

    橙王有些不知所措,正要发狠干脆两个一起抓的时候,却被旁边一个怒气勃勃的声音打断了。

    宋总督咆哮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见我们在朱雀堂外偷窥,又听说了账簿在我们手里,不问个清楚也是不会干休了。

    我正要说明叫他送走橙王私下再说,宋总督却再度咆哮:“明非真,你非礼上司是否属实?”

    靠!你就只在乎这个?!亲王贪污案你不管就问我一个民事纠纷?

    我正要解释,宋总督却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你可知道非礼上司在我六扇门规矩,要斩一手一脚!”这书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说话态度越来越不客气。

    这下连沈伊人也想解释了。她大概也想明白了刚才的事真的是误会。

    “他没做什么,刚才其实……”

    “住口!我教训手下要你来chā嘴!副总督你记清楚你我的身份,在我面前有你为外人说话的份么?”

    这家伙怎么回事,让不让人说话了。更奇怪的是沈伊人比驴还犟的脾气今天居然下线了,让这家伙一通咆哮也没翻脸。

    我火气又上来了。刚才被沈伊人坑了一把的怒气未消,遇到这个有理无理搅三分的总督更是大为光火。

    靠,你逼我的。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摸沈姑娘的屁股。我愿意负责。这样行了吧。”我大手一揽,把沈伊人抱进怀里。嗯,手感真好。“我今后以身相许,跟沈姑娘一双两好。这就没问题了吧?”

    谁知道沈伊人没有像我预料中的动怒,只是露出个微妙的表情看着宋总督,再看看我:“你认真的?”

    “是啊!怎么了?”我得意地笑道。

    “你……该不会疯了吧?”沈伊人张着小嘴呆了半晌,突然笑了出来:“那我就要好好看你怎么追我了,愣头青。”

    我正不解呢,沈伊人怎么不生气?

    反而宋总督脸色涨红,渐渐又再变色。像是川剧变脸似的,从红到白,从白又到了绿。

    苏晓瞬间又回到了那个鄙视我的状态,就连橙王和一众随扈也连退三步的打量我仿佛在说“你是不是疯了”。

    嗯?这里的气氛是不是相当的微妙。

    好半响,唐掖这个拥有麒麟臂的男人打破了尴尬,静悄悄地走过来,但完全没打算化解尴尬地大声道:“沈副总督是宋总督的未婚妻。你不知道?”

    “……”

    我忽然想到了要给下一期的黑白鉴读者专栏投信写什么了:

    请问一下小编,摸了直属上司的屁股和摸了顶头上司未来老婆的屁股,哪个比较严重?

    如果一不小心两个都摸了呢?

    还有……万一是当面摸的呢?

    ……

    哦,顺便提一句我还说了要拐他老婆。

    32. 群战的秘诀是一下干掉一个

    我赶紧推开沈伊人光速做嫌弃状。老大一个琅跄差点摔倒,回我以一个愤怒的表情,仿佛瞬间就能化身疯虎咬上来。

    小人是前途在弦上,不得不推啊……

    “咳咳,刚才我是开玩笑的。”我拼命的搅动生锈的脑筋,“我跟沈副总督刚才是呃,故意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做,是要……是要引起屋子里两位大人的注意。”

    宋总督见我十分撇清地推开了沈老大,青了的脸色就好了些。再听我的解释,脸色又淡了些。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宋总督咳嗽一声,顺带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整理了一下刚才由于急怒攻心松动了的上衣领子,“为何要引起我们的注意……话又说回来,本官在里面会见王爷,你们四人躲在朱雀堂外面做什么?成何体统啊?”

    宋总督总算是智商上线了!我求神拜佛他这状态能多保持一炷香。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跟橙王殿下脱不了干系。”我做了一个哀痛的表情,“那是六年前的一个夏天。”

    “住口住口!”橙王此时才如梦初醒,想起了自己是来找茬的。“你们家自己的事本王不掺和。但本王的东西,本王要先拿回来。你这蠢货,将本王的账簿还来?”

    我满脸堆欢:“总督大人,你看见了。橙王殿下这么紧张的一本账簿,我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才这么慎重的躲在朱雀堂外啊。”

    宋总督皱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殿下,您今天来果真是为了这么一本账簿?明非真,你拿来本官看个仔细。”

    “慢、慢着!!”

    慢着,看个毛球!

    橙王着急上火地阻止了宋总督,却无法承受宋总督充满怀疑的目光。最难的是他现在理解了宋总督还不知道此事,他总不能大声宣扬自己贪污了吧。

    这里是六扇门的朱雀堂,过了几进院子就是麒麟卫的玄武大院,在这大声嚷嚷说不定还真能把人全招来。

    橙王被挤兑的没办法,最后居然恼羞成怒调转qiāng头,指着我咆哮道:“大胆的贼人,简直是胆大包天!在本王的府上偷盗财物,还敢血口喷人。本王要治你的罪,左右,拿下了!”

    “你敢!元圣二十九年八月初十收山西于门五万四千两,八月十三收燕京杜氏十二万两……”苏晓再度主持正义,面对橙王也丝毫不假辞色……我猜苏美男是真的把这王爷当了卖水果的了。不然胆子能这么大?

    这一连串的数字日期念出来,宋总督顿起无数疑窦。刚才他见绿帽盖顶不淡定是可以理解的,现在恢复了理智之后,还是一个很称职的总督的。

    宋总督拱手道:“王爷,这账簿请容下官亲眼拜见。检查后如果真是王府的东西,自当立即奉还。”

    橙王脸色更不好看。六王党之间明争暗斗,积聚力量。相互都邀请了许多江湖势力加入。为此需要大笔的银两。可偏偏橙王倒霉,六个王爷里面只有两个需要留京的,里面就有他一个。

    可想而知在天子脚下积累财富是很困难的,所以他才走上了这条路吧。偏偏贪污的账簿会被我一个今天上任的捕快从坟墓里挖出来。艾玛这运气……我是他恐怕脸色也不好看。

    傲娇的橙王不管了,大喝一声:“贾掌门,动手!”话音未落,只见银光一闪,随即一个白色人影翩若惊鸿闪了进院子里。那道银光不停如水银泻地,又如同一丛暴雨般倾盆而下,直直落在宋总督的头上。

    银光是这个叫贾掌门的手中长剑舞出的一片光芒,嗯……看来他是用剑的。

    可是宋总督显然不这么想……因为他似乎被这贾掌门的快若疾风的身法还有剑术惊到了,竟然没来得及反应。沈伊人从旁踢了他一脚,加上他自己就地一滚,狼狈地躲过了这个贾掌门的第一剑。

    咦这一招怎么眼熟啊……

    我说这好像是华山派的剑法啊,姓贾……华山掌门贾云风?!

    贾云风冷笑一声,第二剑三环套月,一上来就把宋总督、沈伊人、唐掖三人套在了剑法中,好眼力啊贾掌门!套的全都是能跟你打一架的……

    不过不得不说在战略上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他成功把我们分成了两批人。

    我和苏晓跟他们三人就这样分开了。

    橙王骂了一句:“你们这群饭桶,还不把这两个小子收拾了,把账簿抢回来!”

    我拉着苏晓赶紧跑,从窗户一跳蹦进了朱雀堂。

    “啊哈!那两个傻子自投罗网,进去宰了他们!尤其那个会背账的小子。”

    我跟苏晓刚进朱雀堂,身后四个随扈大汉也进来了。苏晓随即巴了我脑袋一下:“你这笨蛋!进这来干什么,出不去了!”我不置可否的笑笑。

    随扈们大喝一声抢着围了上来,把我和苏晓圈在中央。

    我有些不敢置信:“真要打?”

    为首的随扈冷笑一声:“想求饶?晚了吧。”

    四个随扈生的黑壮结实,看他们合围的姿势,应该还是摔跤的好手。

    这四个人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一合围下把距离压的极近。苏晓连拔刀的空间都没有。他的手才想动,就发觉自己仅剩下可以移动的空间甚至不足以将手伸到刀柄。这就是合围之术的妙用了。

    今天我很感激苏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忙。令我觉得平时欺负他都有些不应该了。我决定每天少欺负他一次好了。

    “苏晓,你打过群架吗?”

    “没有。”

    “那我教教你。”

    苏晓见了这四个比他高大一个头的家伙已经有些心惊ròu跳了:“明大哥,你顾好你自己吧!”

    我没理他,朝为首的那大汉脖子上挥了一掌。头一个人应掌而倒下。

    合围一旦出现了空隙,他们就会想要补位。

    但不用管,因为不等他们开始补位。我的第二掌也打在了第二人脑袋上。第二人也是一掌就倒。那就只剩下两个人。

    你看,一旦变成二对二,他就开始慌张,这种的是喽啰而已。

    “你、你敢打我大哥……”

    所以也不必等喽啰说话,直接打在他眉心拍晕了他。

    这时候就不能犹豫,要在第四个人逃走之前,正好挑准方位打在他的肋下。第四人迎掌而倒。

    虽然有些无聊,但这就是群战的打法!

    “群战,最重要的是保证一下撂倒一个,知道吗?”

    我潇洒的眨眨眼睛,准备迎接苏晓崇拜的欢呼。

    苏晓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四个人,却也不怎么高兴,沉默了好久才不开心地道:“他们原来这么弱?你怎么不给我留一个?”

    ……

    我这坑爹的日常!!

    33. 亡命残暴美少女

    “你快出去帮忙。”我对苏晓嘱咐一句,“外面那个用剑的喜欢偷袭。被他得手就不好了。”

    “真的嘛!”苏晓闻言大讶,正义之神又再附体,“我这就去看看,必要时候……哼哼!”

    虽然他这句哼哼让我很想抽他,不过我知道外面不会有什么凶险。贾云风是华山掌门,也是江湖上难得的好手。可是吧,这也要分对谁。

    宋鸥是六扇门总督,沈伊人是副总督,还有一个武功大概比他们还高的唐掖。贾云风居然想玩一挑三,省省吧。

    我只是要把苏晓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