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思了。”我对渣痞做了个抱歉的表情,“那两个人挖的是你家坟。”

    “什么!”渣痞气得上蹿下跳,“那座坟我还留着手头紧拿去卖呢。明爷你帮帮忙,给我把那两个人打发了吧!”

    “……”这小子可真对的起自己的外号啊。

    “挖坟掘墓是死罪,君王侧与我六扇门不同,隶属大内,都是朝廷命官。他们挖官员的坟墓,可以立斩无赦了吧。”唐掖淡淡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他说的话与其说是司法诠释,不如说是为了宰那两个盗墓贼的时候多个下手的借口。

    当然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懂。江湖中人嘛,打死个把人刨个坑埋了不就是了,这么客气干什么。

    我点点头:“你要是看不过去,可以先行一步。”

    “如此就不等你们了。”唐掖看我背着苏晓,也不勉强我跟他同行。他提一口气,迈开大步奔腾而去。待走得几步,真气行开,更加越走越快,转眼间快愈奔马。

    这小子不但武功厉害,轻功也很有火候啊。

    年轻人果然有前途,想当年我在他这个岁数的时候……还躺在病床上数星星呢。

    唐掖几个起落到了那两个盗墓贼的面前,一腿甩了出去,这匆忙的一腿看来平平无奇却发挥出了腿鞭的威力。其中一个盗墓贼没看出虚实用双臂来挡,直接被一腿抽退了五六步才停住脚。

    这段时间里唐掖已经跟另一个盗墓贼jiāo上了手了。

    “你是何人!”

    “又是麒麟卫的跳梁小丑!”

    听对话分辨,这两个人跟华山派那三个人是一起的吧。我仔细想想前因后果。

    他们想要刨渣痞家的坟墓,所以装成渣痞他爸的熟人藏在桃花村,估计是想要挖个地道神不知鬼不觉地盗墓走人。可是中途被麒麟卫缀上了尾巴,不得不一边应付,一边派人出来直接掘开坟墓。

    说的也是,一般来说谁敢光天化日的挖坟啊。就算是晚上,也只能静悄悄的,甚至挖地道才行吧。

    那不就是说,渣痞他爸的坟墓里面,有什么被人觊觎的东西吗?

    啥?

    黄金有百万!母鸡下金蛋!咳咳咳,总之里面肯定有宝物啊!

    我的心突然热了起来。

    我赶到坟头的时候,唐掖以一敌二,打的正热闹。渣痞体力不支,老早就后面玩蛋去了。我看看左右四下无人,又看看坟头已经被挖开一半露出的小洞。

    我悄悄走过去,静静地背对着坟头。再度确认四下无人。

    ……我装作望向远处看风景。

    向后方抬起就是一脚!

    只听到清脆的一声响,坟头的砖石被踢没了一大半,墓碑也碎成两截。

    咳咳,查大爷,我是为了让你以后能没人打扰才想一看究竟的,你可别怪我啊。

    我眼睛宛如二郎神天眼下凡般快速扫了一遍里面。

    有发现!

    我在里面看到了三样东西。

    一个本子,一个骨灰盅,一盒黄金。

    你们说这三样什么最可疑?

    我不知道,但我的手下意识就往黄金那里伸出去了……

    “别碰那个!”突然有人说话!

    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说话!!我举目四望,没看到人。但声音却像是近在咫尺一般。这人的千里传音练得不错啊。连小师姨都没这火候吧。

    但你别想跟我抢!反正黄金是我先看到的!

    我不管了,像个江洋大盗般生怕丢了银子赶紧把黄金揣进自己怀里。

    “明非真!你这是监守自盗!不怕副总督罚你么!”

    那声音不但吼出了我的名字,居然还把我最怕的事说了出来。

    我无奈下把黄金放了回去,颓然道:“好汉饶命,万事好商量啊。”

    但我贼心不死,一双贼眼四处扫dàng,势要把这家伙从耗子窟窿里逮出来。

    那声音又道:“你别找了,你找不到的。”

    什么!我根本看不到他,可他居然看得到我在找人?莫不是真的有天眼通吧。世间高人还是多啊!我突然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

    连我都找不到的人,这种人千万不能放过!

    “在下生平阅人无数,还没见过阁下这样轻功高明之人。请出来一见。”

    “见面又能如何?”

    “听声音阁下应该还是位大姑娘吧。小生尚未娶妻,嘿嘿,大家可以jiāo个朋友喔。”

    我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深深的‘约吗’的感觉,那声音顿时招架不住了。

    “姑、姑娘你个头,我是男的!”

    “哈?这声音柔柔弱弱,轻轻软软的,难道阁下练得是魔教不传世的武功秘籍《葵花宝典》?”我有些确信,肯定是葵花宝典,不然轻功能这么高么?

    我再度望了一圈,颓然道:“在下甘拜下风,阁下是谁?在哪里啊?”

    “你真的想知道?”

    “但求一见,别无所求。”我真诚地请求道。

    “说给你听也无妨,但你以后不能欺负我了。”

    啥?欺负?这种高人巴不得结jiāo,哪里能欺负了。

    “高人说笑了,在下当然不敢做此想。现在能告诉在下你在哪里了吗?”

    “你答应了?那么告诉你也行。”

    那声音傲娇地道:“哼哼,我在你背上,我是苏晓。”

    “……”我转过头去,苏小哥正好对我做了个得意的鬼脸。

    靠,我这两个同袍除了会坑我到底有没有别的技能了!!!

    27. 雨

    “明非真,你为什么偷偷掘开人家的坟墓。”苏晓瞪大一双杏眼,气势汹汹地问责道,“要不是我看见了,那盒黄金还不被你私吞了?哼,人家的陪葬金你也敢拿?”

    “我的小姑nǎinǎi,哦不,我的大兄弟,我这是在查探情况好不好?不把这里的坟墓里藏着什么弄清楚,要怎么把案子理清楚?”知道对方是苏晓,我不到一息的时间就整理好了思路怎么瞎掰,“小朋友不要乱猜大人在做什么,这里太危险了,你乖乖回家睡觉,过年我叫你起床。”

    “呸呸呸!就知道装大人,大人有你这么乱七八糟的?况且他们不是魔教的人么,这还有什么内幕?”这小鬼露出怀疑的表情,“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就找副总督告状去。”

    副总督副总督副总督,你们两个就知道拿沈老大来压我是吧!

    但在六扇门里老子还偏偏真的就怕她一个……

    我瞥了一眼远处,唐掖跟那两个华山派残留的弟子打的如火如荼,那两个人的武功比我打倒的那三个还不如,虽然以一敌二唐掖应该还是稳cāo胜券的。那就不必去帮他了。

    “什么魔教弟子,这些家伙不是魔教的。”我撇撇嘴不屑地道。

    “不是魔教?那为什么?”苏晓睁大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朱红的唇瓣娇艳yù滴……这小子真是男的?!我真担心哪天我会去突袭检查一下他的正体……

    咳咳,我要优雅不要污。

    “你见过魔教弟子接近南京城方圆百里,还有胆子承认是兰君竹空的人?那边穿蓝衣服的三个人和这里两个人都是华山派的。具体是谁派来的我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魔教。”我也不需要特别说明,连苏晓这样经验浅薄的菜鸟也能理解。毕竟天底下最恨魔教的两大武林势力,六扇门跟麒麟卫大本营都在南京。

    六扇门的精锐可能不都在,但麒麟卫却是把最强实力永留京城的,魔教弟子来南京还不得把心提到嗓子眼?哪有这么大摇大摆的挂起招牌出现的。这不是才露面就被麒麟卫追上了。

    “要说起来,他们需要扮成魔教中人才能装成渣痞老爹的熟人,那么答案其实很明显,就是渣痞的爹跟魔教中人熟识,并且有共同秘密。所以他们扮成魔教中人想要套取情报。”我说的有板有眼,苏晓频频点头。

    “可惜的是查大爷应该知道自己儿子是哪块料,秘密不可能对他说。我想那几个华山派的对着渣痞这么个活宝应该什么都没套出来,所以这几天强行霸占了渣痞的家翻了个底朝天,现在这不是又来挖祖坟了吗?”

    可惜了华山派的英雄们啊,要不是被渣痞浪费了几天时间绝对不会栽倒在桃花村这种乡下地方的。以后要是传出去江湖上可又少了几号人物了。

    “不可能!”

    背后忽然一声严肃雄壮的声音朝我吼道,里面满是不取的意志。

    我回头一看是渣痞这小子,他总算跑到了。

    渣痞涨红着脸,激烈地辩白道:“明爷,你说的太过分了。我爹是朝廷命官,怎么可能跟魔教中人勾结呢!!”他大呼小叫地,似乎我如果不照着他说的承认就要跳上来跟我拼命似的。

    苏晓也有些为难地看看我,低声道:“明大哥,似乎你这么说是有些武断了。当着人家儿子的面这么说……而且你还刚刚撬开人家爹爹的坟墓。”

    渣痞红着眼睛:“这位姑娘你看!明爷这么说可算是无凭无据吧?俺家老头一辈子清廉洁白,不贪不贿,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你要是再这么说,对不住,俺打不过你,也只好跟你拼了!!”

    “去你姑娘,我是男的!!”

    渣痞仿佛被苏晓这句我是男的说懵了一下子闭上了嘴,苏晓又对我道:“明大哥,这位……查兄,虽然平时不正经也还算是个孝子。你小心他真的急了跟你拼命。”

    拼命?

    他能有这么孝顺?

    我仔细看看渣痞,从他不屈的嘴角与充满威严的眼神里我仿佛看到了如下的潜台词:俺家老头要是成了罪犯,俺以后就没有朝廷的抚恤金了。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嘛。

    哦!

    我恍然大悟,我果然没有失望,这家伙果然是天下第一渣!

    “行了!浪费时间。”

    妈的智障!!

    我还是别理这家伙,继续看看有什么能弄清楚整件事的线索吧。

    之前说过了,坟墓里面有三样东西,一盒黄金,一盒黄金,一盒黄金……

    “喂!不是让你别动吗!”

    切……又不是你家的黄金。

    三样东西,一个骨灰盅,一盒黄金,一本册子。

    你说哪个可疑?还用问吗?

    “明大哥,我觉得那个骨灰盅,肯定可疑!”

    “……”你真是智障啊?

    苏晓根本不问我的意见,急不可耐地将骨灰盅一把打开。

    “哇!”

    真的是值得惊讶,里面好大一把骨灰啊。

    “呕……”

    味道更是中人yù呕。拜托你们两个吐完把盖子合上。话说他这么掀你家老头骨灰盅你这个孝子没关系么?!

    我不理这两个白痴,拿着小册子后退数步。

    这时候唐掖处理掉了那两个华山派弟子,凑到我旁边:“这是?”

    “坟墓里取出来的,应该是他们的目标。”

    反正唐掖知道我武功深浅,我也不在他面前隐藏什么了。干脆地翻开册子给他看。

    我们两个看了数页,立刻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

    相对无言。

    “明大哥,烟凌兄你们看过那本东西了?”

    “嗯。”

    “看过了。”

    苏晓迫不及待地道:“里面是什么?有线索吗?”

    “有。”我默默道:“而且大有发现。”

    “是什么?”

    唐掖接过话来:“里面记载了朝廷某人六年前到去年为止合共五年,收受贿赂的详细记载。”

    这下子连渣痞都兴奋了:“哇!天大发现啊!我爹竟然还有这种大秘密留给他儿子发财!明爷,是谁是谁?那人是谁?”

    我不说话了。

    唐掖淡淡地道:“橙王。”

    这下子,苏晓和渣痞也不说话了。现场热情的气氛一下子浇成冰凉。

    是的,各位没听错。

    不是成王、尘王、城王、程王或者乘王甚至诚王,是橙王!!

    这个橙王,不是新罗百越卖水果的水果大王。他是货真价实的王爷,当今圣上的亲儿子,亲的不能再能亲的亲王!

    我手里拿的这玩意,居然是当朝亲王贪污的账簿。

    天上一道雷电横空,闪的我脸上yīn晴不定,仿佛变身成了包公加曹cāo——黑白难辨。

    我抬头看看天,这郎朗的青天,像是要下雨了啊。

    28. 赤橙黄绿青蓝紫……王

    “橙王吗?”

    沈伊人很准确地白了我娇俏的一眼,“就你会惹事!什么不好管偏找了个天大的麻烦回来!”

    我和唐掖最后决定把账簿jiāo给了老大负责,把渣痞也当做证人带回了六扇门。作为我们小组的第一件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了。不过似乎额度超的太高了点,这块山芋烫的随时可能会烧了六扇门招牌。

    但是……喂,你怎么知道是我惹回来的?

    “难道不是你?”

    好吧,是我,但为什么你辨认的姿势这么熟练……

    沈伊人抱着双臂,蜂腰上高山仰止的柔嫩山峰在我眼前忽然收束,猝不及防下打的我满眼金星。沈伊人觉得我奇怪似的伸出一根青葱般的纤指,点点我的额头。

    “你又在瞎想什么?”

    没什么,谁有纸我把鼻血擦擦……

    沈伊人饶了我,摆了摆手。

    “惹了就惹了吧。反正橙王那家伙我早就看不顺眼了。我把东西给总督,让他明天上朝的时候参橙王一本。让这个狗头王知道知道收敛。”沈伊人拿起账簿,很不屑的撇撇嘴,“哼,集万千宠爱是他,皇后生的长子也是他,偏偏给皇后丢人的还是他。”

    “橙王是皇后的儿子吗?”

    “他娘的皇后儿子这么贪?”

    苏晓和渣痞两个愣头青动不动就把橙王挂在嘴边,你们两个真以为人家叫做橙王就是卖水果的啊。

    “你们两个最好叫他橙王殿下比较好。”唐掖很懂事的提醒这两个二货,“橙王是皇帝的二儿子,身份亲贵。他心胸狭窄,很容易记仇。这些年来又招募了不少武士,得罪他的人一般没有好下场。”

    你自己不也是直呼其名么……

    “不单是橙王,朝廷内的诸位王爷,也都轻易不能得罪,否则下场将会很凄惨。”我接过了唐掖的话。

    朝中诸王的事情,我知道的最清楚了。

    因为我最爱的黑白鉴上面有八卦记录。

    这话说起来就远了。话说那是多年前……也就是二十多年前吧,的一天,皇宫内一个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我朝江山的宁静。

    那个婴儿是当今圣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