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华山派的混元功。威力是变小了,却也少了伤到自己的危险。也算是中规中矩的输出。

    苏少年老苏家的刀法没练熟,六扇门的武功没练过,人年纪又小没有临敌经验。被六个人打的手忙脚乱的。两个蓝衫人一左一右架住了苏晓的古寒刀,用棍的那个锦衣客大喝一声,一棒子打的苏晓眼冒金星,就地倒了。

    锦衣客把苏晓打晕,没想到对面的蓝衫人先架住了那把看上去光华璀璨的宝刀,等苏晓一晕就想拿走。但似乎苏晓这小子捏的太死,那两个蓝衫人居然没夺走。让锦衣客们回头缠上了。

    蓝衫人一嫌烦,发起狠来一剑就削去苏晓手腕处。

    锦衣客为首那人也是懊悔,又怕对方得了神刀难以对付,索xìng默运内力,全力一掌打在苏晓背后,要把苏晓当做武器掷到那三个蓝衫人身上,起码也让他们受点伤。

    两批六个人围着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打转,各出奇谋,都是大喝一声。

    “呀啊啊啊!”

    “喝哈啊啊!!”

    只见锦衣客这一掌来的凌厉无比,蓝衫人那一剑也是去的莫名险急。锦衣客全力一掌轰在一个蓝衫人胸口,打的他筋断骨折。蓝衫人凌厉一剑直削了一个锦衣客的左臂,也是血流如注。

    两招一过,锦衣客、蓝衫人各自伤了一人,由于没有心理准备,全都吼得鬼哭神嚎。

    锦衣客怒道:“好卑鄙的魔崽子,装作刺六扇门这小子,居然反而刺我的人。”

    蓝衫人也是大怒yù狂:“阁下好计较,这一掌中途转向,差点要了我兄弟的命!”

    两人大眼瞪小眼,突然有点回过味来了。

    “……你说我刺你的人?”

    “你说什么我中途转向。”

    两人莫名其妙:“我没有啊,老子打的是那小子。咦?那小子人呢?”

    24. 能用武力解决尽量别说话

    我怀里抱着苏晓,喝下一口茶,忍不住咳嗽起来。渣痞这小子找来的茶叶真次,老有茶叶沫子卡喉咙。

    苏晓像只睡熟了的波斯猫,美美的打着盹。肌肤白里透红,五官绝美,唇红齿白,真像个大姑娘似的……要不是脑袋上鼓起了个大包的话。

    “老大,找到那小子了!”

    “在那边在那边!!”一个模样像是三四线的小喽啰似的家伙兴奋地叫着,指明了我的位置。

    蓝衫人和锦衣客两帮人这时候才注意到我,纷纷转过来瞪着我。

    “你是何人?”华山派出身,冒充着魔教使者的家伙大声道:“从实招来,否则休怪本人剑下无情。”

    拜托你装魔教使者也装的像点好吗?魔教的人哪有这样还非问清楚名字才动手的规矩啊,我翻了个大白眼给他,没有答话。

    麒麟卫那锦衣男子笑道:“魔教的无知之徒,这都分不清楚。本山人明察秋毫,一眼便知他身份。他既然来救六扇门的小子……又穿着捕快的衣服,自然也是六扇门的人。哈哈哈哈哈。”

    我呸!!你都被人忽悠到姥姥家了好吗!拿华山派的人当成魔教的抓,活该你一辈子当跑腿的。

    话说为什么华山派的人要装成魔教使者,哪里不好装还非在南京边上装。不知道没什么的地方比这里的人更恨魔教了吗?

    我默默想着这些问题,也不跟他们说话,只是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蓝衫人冷笑一声:“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我:“……”

    锦衣客大吼道:“六扇门的,你再不走休怪我们不客气。”

    我:“……”

    蓝衫人仰天长笑:“你不说话?难道是被我三人的剑术震惊,无言以对了?”

    锦衣客们不甘示弱:“兀那魔教贼人,他肯定是被我们三人的刀棒三绝阵吓到了,关你们鸟事。”

    我:“你们聊完了吗?打不打?”

    双方首领仿佛都有些丢人的咳嗽了两声,对我奇迹般的捐弃前嫌展开了包围圈。

    ****************

    蓝衫人心里有些不安。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

    眼前这个男子出手救人的时候,自己却连人影都没瞧见。他闯dàng江湖二十年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人。印象里也只有自己的大师兄,华山掌门才有这样的轻功造诣。

    但轻功佳者武功未必佳。在他们三人联手下,未必能挡得住他们的绝招。他忧虑的是全力出手会被认出门派师承。他这次肩负重任,乔装打扮成魔教使者来桃花村是有重大图谋,断断不能在这个时候被抓到。所以犹豫再三。

    锦衣客心里却很坦dàng。

    一起上最好了。他们先收拾了六扇门的,再收拾魔教的。就算最后魔教的人跑了,他们收拾了两个六扇门下的人,也算是功劳不浅了。就像当年魔教西门吹灯说过的,尔等小丑,一网打尽,岂不快哉!!

    他们准备好了,虽然有一个人受伤了使不出完全版,还是打出了刀棒三绝阵。将明非真团团围住。里面却是蓝衫人跟明非真对敌。

    蓝衫人一看阵势求之不得,他们在阵里动手,招数纷繁比较容易不被识破。忙给自己师兄弟们打了个手势。

    三人齐出一招——百鸟朝凤。这是华山本门的厉害招数,也是他们师兄弟三人日夕苦练的绝艺。他们三人这一招运足了混元功,使出来是但求重伤对手,更要求得立时脱身。

    只见百鸟朝凤一出,剑尖一抖顿时化作鸟喙,又幻化为千百飞鸟朝拜凤凰的景象。他们三人功力相近,造诣相近,一起使出来更是声势浩大。剑尖来回撞击,几乎耳边就能听到百鸟朝凤时吱吱喳喳的声音。

    明非真左手抱着苏晓,右手拿着茶杯。眼睛也不眨地手臂划了个圆。

    柔意。

    一股绵绵不断,近乎无穷无尽的柔意,当空画了个太极,将百鸟带去了锦衣客的身边,三百只鸟一下子全都啄在那三个麒麟卫身上,刺的他们手忙脚乱。

    明非真的手再揽回来,不知不觉间蓝衫人察觉手里的三把剑已经不受控制,并且剑上招式未停地继续攻在麒麟卫三人身上。他一个人一只手,却控制着三把剑,却比蓝衫人三个人发出的招式更为清楚。三百只鸟飞不到一半,三个麒麟卫已经被全被刺中穴道昏死了过去。

    蓝衫人们才理解到他是顺着他们的招意继续发招,但为什么他这一手柔劲能使得这么出神入化!!

    为首的蓝衫人简直是吓得心惊胆寒,声音都在发抖地道:“武、武当太极神功!!你是张三丰!!”

    “我去你nǎinǎi的张三丰!!”

    明非真没好气把三把剑全扔回了给他们,砸的他们三个眼冒金星。骂骂咧咧地道:“我长得有那么老吗!”说完做了一个动作。

    这动作真把还有意识的一个蓝衫人吓得魂都飞了。

    明非真他喝了一口茶。

    用右手,拿着茶杯,喝了口茶。

    这个男人,刚才把他们剑夺走,打败麒麟卫的三人,又将剑丢回去,用的也是右手!

    “鬼、鬼啊啊!!”

    这个华山弟子,登时吓晕了过去。

    留下有些糗糗的明非真,莫名其妙地道:“为什么我每次跟人打架,他们说的都是同一句话……”

    ****************

    我看着地上躺着的六个人,把茶喝完了。

    这些家伙怎么话那么多啊,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也需要说话?

    哼哼,看看本人。

    实力装逼,绝对无敌,专业三十年无人可破。

    不过这样高调的行事对我将来的骗公积金计划不太好,幸好苏晓晕了过去。没人看见。

    啊咧?

    现场怎么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

    我急忙转过头去,只看见,一脸惊诧的唐掖,他似乎是跑着来的,微喘着气,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和我脚边躺着的六个人。

    “……”

    “……”

    “咋这里躺了这么多人呢,发生什么事了!”

    “……”

    面对我的五文钱演技唐掖不为所动,一句话都不说就是默默看着我。看的我心里有点发毛。

    我好容易才又想出来要胡诌两句。

    “我……”

    “他们是你打倒的,我看见了。”

    我汗下来了……

    25. 就不能装装猫头鹰?

    “我说烟花兄……”

    “我叫烟凌。”唐掖静静看着我,点出了核心问题,“你武功很高。为什么瞒着大家?”

    靠……我遭不起这种精神压力啊。

    当年师父说过要教我逆心断魂掌,一巴掌呼下去,保证他不记得三天内发生的事。我当时为了捍卫被他糟蹋的良家fù女、武林美人们的清誉,还有天下广大fù女的权益,坚持不要学这种邪门功夫,要让它自然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谁知道现在居然害到我头上来了,我要是会那功夫现在还烦恼什么,一巴掌下去唐掖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苦着脸咬着牙道:“我以后每天早上准时起床,你帮我瞒着大家,怎么样?”

    “你当我唐掖是什么人?”唐掖严肃地摆起了脸,堪比我们六扇门门口那对肃杀的石狮子……哎哟不对,那是一对貔貅啊。

    “那你想怎么样?”我咬牙问道。

    “今天早上,我去叫你起床,但被你一掌打中,浑身失去招架之力。直直的躺了几个时辰才醒过来。”

    ……那刚才你为什么不一上来拿斧头劈死我……

    “我从小练武,自问天资不差。”唐掖撸起袖子,露出臂膀上那头活灵活现的凶猛麒麟,“你知道这是什么?”

    我肃然起敬:“麒麟臂!”

    “……”唐掖觉得我或许是误会了什么竟然一时无语,然后才道:“五年前,梅香里血案中,我失去了父亲,母亲哀伤过度思念成疾也在数年前病死。自那一刻起唐某发下誓愿,以此身誓报血仇。这头麒麟,据说是梅香里遗迹中留下的唯一线索,我把它纹在了身上,提醒自己无时不刻要记住父母双亡之恨。”

    我听得肃然起敬,比起大拇指:“麒麟臂果然来历不浅!”

    “……总之自五年前我矢志报仇雪恨,我就开始到处拜访名师,尽可能多的练武强身,每日不缀,才有了今天的我。如今我自问武功已不下于江湖上的一流好手。但你,却击败了我。”

    喂喂喂!!你还在记恨啊,我根本不记得那件事啊!!

    “你的武功很高,起码不像是你展现出来的那么窝囊。你费尽心思进入六扇门,是为了什么?”

    为了五险一金和混吃等死捞福利……这么说该不会他不相信吧。

    “但不管你是为了什么都好,你打败了我,这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如此,我就要把这个场子找回来。”唐掖淡淡地说完,一扬双臂,突然青筋暴现,右臂上的麒麟愈加凶恶狰狞,浑身充斥一股散不尽的阳刚之气。

    唐掖对我摆了一个请手势:“请!”他身上这应该是某种特殊功法的运用法门,一运功就会出现这种现象。

    话说他居然会要跟我决斗,我该怎么办?

    打?

    打个屁!我手里还抱着苏睡美人呢!

    我摸着脑袋打哈哈道:“你不是觉得我比你强了吗?那还打什么?”

    “谁说你比我强了!”一直面瘫的唐掖突然似乎有些动怒,“今天早上你只是乘我不备,让你乱拳打死老师傅。我承认你力气上有过人之处。但现在我们公平一对一单挑,你却未必是我的对手。”

    我苦着脸道:“可我完全没有答应你决斗的理由吧。”

    “有!”唐掖姿势不变,气势丝毫不减,“如果你不跟我打,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副总督。”

    行咧!

    谁找死,爷们成全你。明哥专治各种不服!

    不能忍了!这家伙居然想要破坏我混吃等死的美好人生,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前进一步,迎接唐掖看上去越来越凝重的起手式,而我则又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再往前走了一步。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走过去,拍死他,就这样结束。简单明了,保证苏晓醒不了就拍死他。

    而唐掖似乎也很有精神觉悟,你看他摆出这种破绽大露的姿势,纯找死啊。我不慌不忙往前溜达,打算实施拍死计划。但却有个扯后腿的从远处一边喊着一边跑过来。

    “爷!不好了,不好了!”

    我定睛一看,是渣痞。

    这小子也有着急的时候?

    我原地高喊一声:“什么不好了!”

    唐掖根本就没听到三里地外渣痞的声音,听见我喊他才转过头去。然后不禁冷笑了一声,因为他知道我这么喊渣痞也听不见。

    可渣痞却在远处答应了:“有人在那边刨山坟!”

    唐掖这次似乎听见了刨山坟这三个关键字,讶异地看我一眼。

    看什么看,这叫做千里传声,内家功夫,你多练二十年就学到了。

    但是刨山坟?这可是死罪啊。

    “唐兄,你我身为六扇门的一份子,不能光顾着自己的事情吧。挖坟掘墓是死罪,你管不管?你不管我可要管了。”

    唐掖倒是个讲理的人,他似乎也明白事情刻不容缓,将架势撤去,一股强横的气流风流云散。显然是他功架散功应有之象。看不出来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内力却十分高明。

    “好,就随你走一遭。你我的比试先记下了。”

    26. 背后高人

    “还真有人刨山坟啊。”我遥遥地看了一眼,山坡上歪七扭八地立着无数墓碑,看来是桃花村埋棺的所在。有两个人扛着铁锹手脚麻利地刨开了上面的泥土,正要继续深挖。

    走近点一瞧我又觉得奇怪了,那块碑,不,那座坟的规格比其他人家的坟地大了一圈。也好在因为这样,墓碑和坟头显然是用硬质石材做的,所以那两个人挖的那么费劲。

    “渣痞,你们村里头谁家的坟头最大?”

    渣痞和唐掖都看不到那么远,更看不到那么细节的东西,所以不知道我在问什么,信口答道:“当然是俺家里了。您忘记了俺家过世的老头儿在君王侧里面还任过职呢。他的墓地是官方有人来置办的,可豪华了。”渣痞一副恨不能死了也搬进那座坟里的羡慕语气说着,我在心里写了个大写的我擦。

    “那我可能要说句不好意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