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职明非真,见过隋大人。”

    这公公转过来,张嘴笑道:“两位小哥儿不必多礼了。既然来了想必也知道咱家是谁了。咱家叫隋图晚。”

    啥?

    321?

    你爸妈还是老外?

    我有点方……

    21. 世间无二痞,天下第一渣

    隋图晚。

    321。

    不管怎么想这位公公的大号也是够洋化的……

    我与苏晓两人跟着隋大人的指示,去到第一个任务的地方。

    据说这里有人欺善怕恶,横行乡里。当地居民怨声载道,又是要告官府不作为,又是要告那人无恶不作。还说那人尤其贪花好色,上至七十八岁老太太,下到邻居牛大叔家的老黄牛只要是母的就不放过。

    听了半天我差点以为我师父到了,还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去大义灭亲。

    没多久我跟苏晓到了这个人称桃花村的小村庄。这个地方已经接近南京城郊了,但也归南京管,所以他们到六扇门衙门里投案我们也还是要处理的。

    苏晓听了沈老大的话,现在一脑门子心思全是怎么进六扇神机榜。这熊孩子就是不让我安生。要是我们进了那破榜还能有休息的日子吗?我退隐是为了白拿钱不干活,不是兢兢业业干到老啊。

    今天的任务我非搅黄了不可。

    进了桃花村,我们跟报案的人,桃花村村长取得了联系。村长快七十岁的人了,还是精神矍铄,气色相当好。

    “村长您好,那个,我们是六扇门的人。我叫苏晓,这位是明……”

    “行了别废话了。”我摆摆手,“大爷,听说你们这遭恶人惦记呀?”

    “昂!那可不?”村长一开口,苏晓就愣了。亏他还是本地人,不知道桃花村的人都是以豪迈不凡著称的么?我前几次来还以为到了东北了……

    “那贼子可真是大胆哇。”村长一提起那个恶人,真是恨到骨子里去了,顿足捶胸地道:“俺就没见过这么臭不要脸的人。他前几天调戏了王家姑娘。之后被人找上门来,他居然腆着脸说是对不起人家冰清玉洁的闺女,就敢转而上门提亲。这恶人没本钱成亲,就在村东头李大妈家用一头牛抵押了二十两银子,说是要成亲摆酒用。最后钱没了,人也被他抢走了。俺去你们衙门告了三次,你们的人来了三次,全都说不好办。俺咋整?”

    “呃,这个……”苏晓是彻底听乱了,好不容易整理出来个所以然来,才问道:“可他不还是把牛留下来了吗?”

    “唉,你知道啥?那头牛是俺家养的!他偷的俺的牛!”

    这还真是个人物啊。占便宜的招数都想绝了……

    “现在王老汉丢了姑娘,李大妈短了银子,俺没了牛!你说咋办呢?”

    苏晓第一次处理案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为难地看我一眼,我木着脸道:“我们给您把人和牛和银子要回来吧。”这是绕口令么!

    村长顿时眉花眼笑:“那太好啦!俺这就带你们去找他,年轻人就是爽快啊。比那几个老东西强得多!”

    听得我汗颜。

    前面来的三次捕快我看是根本就嫌烦不想理会。本来六扇门管的都是武林里的人对平民百姓生活造成影响的事,这些邻里纠纷应该告去知县那啊,走六扇门就走错地方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今天的任务我也不需要搅黄了。

    这样的任务我一天做三打,保证到了六十岁也进不去六扇神机榜。有什么可担心的。

    “……”

    我突然停下脚步。苏晓差点撞到我身上来,没好气地道:“明大哥,你又怎么了?”

    我细心聆听,村子东边有兵刃快速撞击的声音,从声音上来判断是三把剑和一条铁棍还有两把腰刀。怎么还有人在这种地方打架?而且听这声音武功居然不低。

    “村长,咱们村子里有会武功的人来过?”

    “昂!”村长鼓着眼睛,“都是些路过的。说是来自啥烂竹筒的,跟那恶人还挺不错的。都不是好人。”

    我仔细再听了听远处的声音,结合村长说的话,推断出了来的是谁。

    苏晓眨眨眼:“烂竹筒?什么烂竹筒?”

    我无奈地解释道:“是兰君竹空。”

    苏晓颜色大变:“兰君竹空!这不是魔教排行第七的堂口吗?”然后更是诧异地看我一眼,“可你怎么知道有会武功的人来?”

    “要不然村长为什么来六扇门报案?”我发挥强行胡诌的天赋,“你当村长老糊涂不成?”老村长很配合的挺起干瘪的胸膛,倒是别有一番狐假虎威的味道。

    苏晓被我辩驳一番有些不好意思:“明大哥,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又在胡说……”

    “身为同僚你如此对我真是令人寒心,唉……我想念东坡楼的酱肘子。”

    “……我觉得我没有对不起你到那个份上吧?”

    “唉,你这孩子,又以为大哥在占你便宜了,我是说……”我一边压榨着苏晓给我买酱肘子一边倒退着走,不小心撞到了背后的人。

    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阻力,回过头来却看到那人已经躺在地上,像是被牛撞飞了似的。

    这啥情况?碰瓷?

    “兄台……没事吧?”

    “没事就怪了!”

    躺地上的人长了一头的卷毛,一副zhà毛了的样子。他站起来大呼小叫的要我赔钱。这小子满脸的青春痘,看模样就知道平时精力旺盛,所以到处招猫逗狗无事不为。看样子是真的要碰瓷。

    “你活腻了?”卷毛跟我瞪起了眼:“老子人称世间无二痞子,天下第一人渣。你敢跟我横!”说罢抖了抖不到三两ròu的胸肌,硬是要跟我分个高低的样子。

    村长瞪大了牛眼,指着这卷毛小子喝道:“就是他!”

    我也睁大了眼睛。这卷毛小子就是那个鱼ròu乡里无恶不作的大恶人?我仿佛闻到了些猫腻的味道。

    22. 一刀一少年

    “苏晓,你先去那边看看,有兰君竹空的消息再说吧。”

    “好,但是你跟这个……査先生?可以好好说话吧。”苏晓眨眨眼,“那我就先去那边探探消息。”

    “好好好,就这么说定了。这位渣先生啊,咱们就聊聊吧。”

    约过了说三句话的时间,自称世界无二痞子,天下第一人渣的卷毛哥,搓着手掌笑的灿若一朵芬芳的菊花:“哎呀,这位大哥有话好说啊,你有啥问题就问呗客气什么呀。小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啥媳fù?没有没有,嘿嘿嘿,我不娶媳fù,王家姑娘我正准备给王大爷送回去。当然当然,赔,该赔,当了裤子也赔。李大妈的银子也赔,双倍,不,三倍的赔。村长家的牛……呃,小的是想村长家就一头老黄牛,老的都快病死了,我作为本村的青年代表,少说也该给村长换一头,哦不,两头,不是十头的牛还给他老人家,以报答他平时的照顾啊。”

    我花了约吐两口吐沫的时间,教了教这位渣痞兄做人的道理。他现在顶着满脸的包,两腿之间的部位还押着我的腰刀。老老实实的改过自新了。

    这家伙其实倒也不算侮辱了他的外号,渣成这样的人我真是没见过几个。

    “既然你这么愿意合作,我也不想为难你。”我把腰刀chā回刀鞘,这家伙的吊角眼又斜了起来,似乎正要对我喝骂。

    我往他肩膀上轻轻一拍,卷毛哥整个人原地往土里栽进去一尺多。但他的双足完全没事,仿佛地下坚硬的土地是泥浆做的。他一脸惊恐到了极点的表情就像是看到原野上见到狮群的羚羊,全身忍不住瑟瑟发抖。

    我微笑地道:“我问什么答什么。”

    渣先生这才老实jiāo代。

    原来他姓查,单名一个辟字。别看他现在是个废物中的战斗鸡,这家伙还是桃花村里的名门望族。他爹居然曾经进过君王侧做事。乃是将门之后。他去世的老爹也是盼望他将来能再入官门,为我国江山开疆辟土,所以取的一个辟字做名。

    谁承想这家伙居然不但能把辟字改成痞字,还能把姓的查字改成渣字。我真是要特别留意一下这家伙祖坟在哪边,免得他爹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死他的时候吓到我……

    然后就是重点了。

    前几天他家里来了三个不速之客,自称是他爹生前的朋友,来自一个叫做兰君竹空的地方。要借他家的东西一用。然后就是翻箱倒柜,一住几天不但不走还是一副掘地三尺誓不罢休的架势。

    这时候就不得不提起渣痞兄的无赖精神了,他本来是怕极了那几个鹊巢鸠占的江湖豪客。可是他竟然也能想出个借那几个江湖人的身份来欺压百姓的损招,竟然还让他把王家闺女,李大妈的银子还有村长的老黄牛都骗了。

    这家伙简直是耻辱两个字站起来走路的样板啊……

    不过还是有一点让我在意。

    “你说他们自称是兰君竹空的人?”

    “是啊……都是实话,我哪还敢跟您撒谎啊!”渣痞哭丧着脸,我想他也是不敢了。

    “你知道兰君竹空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啊。”

    我猜他也不知道,不然他就是再傻也不敢利用魔教使者来欺负民女啊。

    “我再问你,他们在跟谁打架?”

    “好像是什么林卫的。”

    我去你的林卫,我还环卫呢!他要说的应该是麒麟卫。

    麒麟卫一向负责追查魔教下落,这倒是不奇怪。我狐疑地听着远方的兵刃撞击声音。

    魔教武功?这我倒是不知道,因为我对于武功路数比较不熟悉。

    但……

    “混元功,是华山派的。还是同门师兄弟,装什么大尾巴鹰。”我对于武林中各大门派的包括魔教的内功却知之甚详。那三个自称来自兰君竹空的人身上的内力是华山派的混元功。混元功练成之后,只要招数精熟,要模仿魔教招数还是办得到的。

    “啊?您说什么?”

    “没什么。”要真是魔教的人,苏晓有十条命都不够的。他们可真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不过华山派的话……

    话说我退隐了,为什么还要管这么多闲事。

    “渣痞,来壶茶,我润润嗓子。”

    ************

    苏晓遥遥就看见三个蓝衫人在与三个穿着锦衣劲装的男子动手。兵刃来往之密,jiāo击之速,在在都比苏晓要高明得多。

    明非真本来是让他在远处察看情况,但其中锦衣劲装的三个男子却渐渐落往下风。苏晓分不出来谁是谁,又担心魔教的人会赢,苦苦思考对策。

    其实一般这种状况,新上任的捕快早就跑的没影回去报告上司了。然而苏晓却有一股子天生的正义感,尤其是在听了沈伊人一席话后今天的正义感更是bào棚。

    “魔教jiān贼!休得猖狂!”苏美男大喝一声,拔出随身的佩刀来。他这佩刀乃是他苏家祖传的神刀,取名古寒。

    刀身寒光隐隐,刀柄虽旧,却掩盖不住那一抹天冠其上的绝世锋芒。

    人是翩翩美少年,刀是苍苍落月锋。

    jiāo战的六人打的激烈,却仍是不自觉被这一人一刀吸引了目光。当场就有人脱口而出赞道:“好俊美的少年,好凌厉的刀锋。”

    苏晓一刀在手,信心大增:“在下六扇门苏晓,你们谁是兰君竹空的贼人!”

    一个蓝衫人道:“原来是六扇门的人,去你娘的,浪费老子口水,还夸了你一句。”

    这蓝衫人既然会骂六扇门,那不必说就是魔教的,三个锦衣男子是自己人了。

    苏晓才下结论,锦衣劲装的三个男子却道:“你妹的六扇门,打到现在来捡便宜,你要来,就从老子尸体上踩过去。”

    这三个人比那三个还要不客气。

    一句话引来两边骂,那究竟谁是魔教的?

    苏晓有点方……

    23. 柿子先挑软的捏

    花了不少的时间,苏晓才弄清楚,原来蓝衫人是自称兰君竹空的魔教份子,而对他相当不客气的锦衣客则是麒麟卫来查案的。

    苏晓不解道:“麒麟卫的三位兄台,在下无意跟你们争功,但是魔教中人,我们一个也不能放过,那个那个……总之带我一个行不?”苏晓也是文绉绉的编不下去了,他倒是读过几年书,只是平时多跟武林中人混在一起,语气早就改了。

    麒麟卫的锦衣客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带你一个?你知道我麒麟卫大院里面,挂了一副‘天下三大恨’的招牌么?”

    “天下三大恨?”苏晓少年有点发懵,他还只是刚出道,哪里知道这么多武林典故,嗫嚅道:“黄赌dú啊?”

    “我呸!那招牌写的是我麒麟卫大统领最恨的事情。”锦衣客们做出一副咬牙切齿,仿佛上司就在旁边监督的样子:“天下第一可恨的,就是西门吹灯老贼。第二可恨的,就是魔教魔子魔孙。第三可恨,就是你们六扇门!”

    苏晓不知道这些早年间发生的事,轻松地摆摆手:“嗨,那都什么年代的事情了。你们做人通融一点嘛。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们不成了换我行吗?”

    谁知道这句话更是得罪人,蓝衫人们把握机会哈哈大笑,三个锦衣客被气得暴跳如雷:“我呸你个兔崽子!你才不行呢。我们行的很!”

    说罢三人一拥而上。这三个锦衣客是麒麟卫里面还不入流的人物,但是却有一样厉害。他们三人是一个小队的,练出来了一项阵法,叫做刀棒三绝阵。一刀两棍,或者一棍两刀,配合无间,能以弱胜强。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能以弱胜强者,当然更加能以强欺弱了。

    这三人见苏晓年轻本来也不怕他,可是惧于他神刀锋利,所以一上来就使用的是刀棒三绝阵。

    三个蓝衫人也不起哄了,商量了两句。

    “他们内讧,咋办?”

    “宰了小的,抢他的刀。”

    “有道理,我跟!”

    苏晓陷入了刀棒三绝阵里面,受到包围下本来就节节败退,只是仗着神刀之威还能苦苦支撑,但那三个蓝衫人一加入战局就完全不同了。

    那三个人用剑,清一色使的是魔教的入门剑法——无人无我剑诀。这剑法最厉害的地方是伤敌伤己,威力奇大。不过三人用的不是魔教传下来的心法,徒具招式,内功却用的是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