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露出自己健美的臂膀。

    就在他挽起袖子的瞬间,我对这个男人的评价又上升了。

    我没有漏看。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他的右臂,那袖子下面的强健臂膀上赫然纹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麒麟。

    “卧槽!麒麟臂!”

    我怀着敬畏看着这个携带着麒麟臂的男人,这是一个伟男,这是一个伟大的奇男子,这是一个优雅的哲学家……咳咳,扯远了。

    总之,这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人。

    唐掖深吸一口气,朝司抚一探手道:“司大人,请了。”

    14. 别了小师姨

    司抚跟唐掖动手,那就无法轻易取胜了。虽然我看有她刚才被沈伊人打乱了节奏的原因,但大部分还是要归功于唐掖的厉害。

    曾经有人说过,武功高低最关键的是悟xìng。

    这个说法我很有意见,我的老贼师父也表示严重不服。

    不错,学武之人首重资质。但是悟xìng不算是最重要的。

    依我多年习武的经验,机缘才是最重要的。

    别的不说,我师父那个老神棍之所以能够名扬武林也是因为他当年在神州大侠我师祖落难的时候送了一把棒子面,深获大侠赏识,收了他做关门弟子。

    但事实上,他当时不是去送棒子面,而是偷了人家的棒子面以为自己被路过的神州大侠看见了,所以分赃给他做掩口费而已……

    由此可见机缘是多么的重要。

    司抚算是机缘很够的一个人了。她用的是麒麟卫亲传的武功——麒麟九字诀。这武功小师姨和我都是第一次见到,但在江湖上名声很响,我们一眼就看了出来……其实是小师姨看了出来解释给我听的。我只是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具体招式因为我不太感兴趣还是第一次听说。

    至于唐掖。

    这个拥有麒麟臂的男子武功是真材实料的,机缘更是比司抚还要好。

    他一双手掌上的功夫真的是使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靠着手上的功夫奇妙变化,将司抚的攻势全数化解,还暗藏了还击招数。

    “陕西的八探手!”小师姨悄悄告诉我他用的招式,“昆仑的三才掌,天山的九霄云虎拳,湖北王家的王家劈卦,不得了,少林的波罗蜜指,哦,还有北海明镜宫的轮花指法!”

    我听得有点懵。

    啥菠萝蜜汁……

    这些武功我怎么都没听过?

    小师姨噗嗤笑了:“你就知道练你那些谁都不会的鬼功夫,当然不懂这些名家招式了。”

    喂!你是在说师父不是名家吗!

    我这才想起来确实也就小师姨敢说,师父是她师侄啊……

    沈伊人惊讶地看着小师姨:“连我都看不出来这一招是什么,这就是明镜宫的轮花指法?”

    小师姨回以一笑:“他的手法很快,糅合的武功很杂。但每一招都有出处,条理分明,这更让人佩服,这代表每一招他都切实掌握了。”

    “这么多的武功他都会……”沈伊人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这个人我要了!”

    说的是,唐掖身为一个拥有麒麟臂的男人,武功机缘果然也很复杂。我猜他一定有一个老流氓师父,并且在他八岁那年就教他练功,头一本一定是易筋经……

    咳咳,司抚的麒麟九字诀丝毫奈何不了唐掖。别说三十招,五十招都过去了,司抚不但没能占上风,还屡屡遇险。

    唐掖不动声色,却着着抢先,丝毫不为对方的美色所惑。老衲这个年纪也就罢了,唐掖才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没想到定力也这么够啊。

    死腐女姑娘本来就被沈伊人打的衣服有些散乱。跟唐掖大战了一场,不由得娇喘细细,钗横鬓乱。她喜欢穿的衣服又宽松,连香肩也露了出来,这模样可真是够瞧的了。

    司抚也知道不成体统,主动罢手,这一战就算是平手。

    “沈副总督,你的人我都看过了,能看得上眼的……也就这一个嘛。”

    这可是败犬的台词啊,死腐女姑娘。

    沈大小姐当然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欢天喜地的跟身边的新手下们握手。这位大小姐装亲切的时候模样确实很可人,但你刚才打人的样子早就把你的本xìng暴露了好吧……

    司抚跺脚道:“总之,我们麒麟卫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打我的事我更不会就此罢休!你……叫唐掖?”

    唐掖躬身道:“区区正是。”

    司抚小姐注视了唐掖的脸一会儿才道:“好的,我记住你了。”司抚小姐走了,走的很矜持很雅观,要是背后的衣服没被沈伊人抓破了三道大口子的话……

    打成这样,虽然是平手,不过怎么想都觉得麒麟卫输到家了吧。

    一等奖……把司抚打成脑残的沈大姑娘。

    二等奖……把司抚节奏和衣服都抽到凌乱沈大姑娘。

    其他人不留名表扬。

    我说这根本算是二对一吧!沈伊人占得成分太大了。

    不过考虑到这是我未来的上司和同僚,我还是保持一个君子该有的缄默好了。阿弥陀佛,不公别找我……

    沈伊人抱着手微笑地扫了我们一圈,满意地点点头,“刚才跟死腐女jiāo手过五招的人我全都留下,但你们还需锤炼,让你们先从低做起,答应吗?”此语一出,在场一半的人都喜出望外。刚才司抚打人,起码有一半人过了五招。虽然从低做起,但毕竟也算是半只脚踏进六扇门了。

    然后沈大姑娘伸出青葱般透明似的玉指,在人群里点了几点。

    “苏晓、唐掖……还有你,明非真。我当场录取。你们从今天起正式成为六扇门捕快。”

    啥?我不是已经被内定了吗?还要走这个过场?

    我不情不愿的跟苏晓、唐掖凑到一起。我站中间,左一个苏晓,右一个唐掖。两个俊美少年包围着老衲。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被侮辱了的感觉……

    沈伊人看我们三人站在一起,摸着下巴道:“还不错!以后我们六扇门就靠你们三个了。”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想明白,沈大小姐已经开始把我们当小弟使唤了。

    “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把契约签一签。”

    我没动身子,先转头看了一眼小师姨。却发现小师姨也在看我。我们的目光一接,小师姨却突然脸红了,低下头去。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却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姑……小师姨,我要走了。以后……不回去了。”我做着唇语,却感觉无比艰辛。幸好不是说话,否则我此刻的声音一定是沙哑的吧。

    “……”

    平时很爱笑的小师姨没说话,她早知道我不喜欢大罗山,不喜欢接掌门的担子,也不喜欢过江湖生活。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可我们却总没当回事。当今天真的来到,却又有种万分难舍难离的感觉。

    小师姨动了动嘴唇,然后快速跑走了。她的背影纤细又单薄,像是被人抛弃了般的悲凉。

    我想去追,脚却有万斤重。要是去了,我肯定不会再回来。可就算去了,我又能做什么?

    小师姨最后留给我的三个字是……负心汉。

    我不敢去也不能去,我依稀知道一些事,小师姨也藏着一些事,但我们都在装糊涂。没敢去戳破那层窗户纸。毕竟她是长辈啊。长了我两辈的太师叔……我能做什么呢?

    我徒叹奈何的时候,小师姨已经施展轻功走得远了。

    “哇,走得这么快?他大侄子一定死的很惨。”沈伊人目送小师姨走开,感叹了一句。

    我怒目道:“胡说什么呢!”

    沈伊人歪歪脑袋:“那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

    还真特么是我说的……

    沈伊人嘟哝了一句‘怪人’,对我们三人又道:“你们跟我弟去把契约签了,然后再整理一下服装。”

    然后沈家妹子走了出来笑道:“请跟我来吧。”

    “是。”

    等下。

    即使在刚与小师姨离别的悲伤中,我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违和感。

    我刚才听到了什么?

    “弟?”

    “不然呢?”沈伊人从上到下打量着我,然后白了我一眼,“你没有?”

    卧槽,这妹纸好污!

    “不是,我是说令弟在哪里?”

    沈家妹子睁大了萌萌的大眼睛:“我在这里啊?”

    谁?

    在哪里?

    我看着眼前的萌妹子,仿佛坠入了迷雾里。

    “你弟是她?她……是你弟?”

    重复这话的我是有点脑残,但我觉得这一瞬间我的智商也就这样。

    唐掖则很直接地道:“你怎么了?把狂公子当成姑娘了?”

    “呃……”

    他这话说完,加上我一迟疑,沈家‘妹子’的脸立刻通红,低着头喃喃道:“难道您刚才一直以为在下是……在下、在下其实是……”

    唐掖道:“他是男子。”然后拿着我的手,塞到了沈家‘妹子’的胸口上。噢!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惨不忍睹的绝壁上,是一层华美的衣衫,是一层柔软的肌ròu,是伪娘的……呸呸呸。

    反正结合各种客观证据还有现场人证,我知道了,她不是女人!

    沈家‘妹子’竟然是男的?!

    苏晓也叹服地看着沈狂,仿佛自叹不如。你看什么看啊,你小子比他强不了多少!

    我还缓不过来,但大厅里一下子zhà开了。

    “哼!禽兽!”

    “你敢摸我弟,我切你弟!”

    “斯文败类!”

    “世风日下!”

    “男人都不放过!”

    “100两都不给他!”

    我在瞬间遭到了各方面的鄙视眼光和唾骂。

    最毁我的是……沈狂呆了一下,然后满脸通红,捂着胸口尖叫了一声,跑走了……他跑走了……

    我的大脑一下子似乎因为各种信息塞进来超过了负荷不能动了。

    罪魁祸首的唐掖有些疑惑地看着我:“他为什么这么讨厌你?你是不是上茅房没洗手?”

    住口啊!

    但这句话才出口,我的负面评价里就又多了一个上茅房不洗手的差评……

    谁能告诉我,这种情况下到底怎么做算是对的?!

    15. 六扇门,三剑客

    “你们三个准备好了?嗯……不错!”沈伊人伏案台前,抬头看我整装完毕的我、苏晓和唐掖三人,发出一声赞叹,“很好很好,这样足可代表我们六扇门的门面。”

    我瞅了一眼旁边那两个小子。

    唐掖身上一身紫色劲装,领子竖起。他体型上宽下窄,虎背却是蜂腰。把这一套新款的捕快装穿出了一身江湖豪侠的豪气来。他随意动了动手脚,都给人一种浑身是力的阳刚美感。果然是有麒麟臂的男人……

    苏晓也不输给他。他穿的又是另一套捕快装。通体衬以蓝白相间的颜色,因为色块的大小搭配合宜,恰好挡住了他身型不够宽大的缺点。加上他俊美如玉的面容,不由得要让人惊呼一声好一个美(伪娘)刀客!

    至于我……不知道是不是拿衣服的故意的,我穿了一身站衙门口的衙役穿的衣服。对,就是那个‘照顾我七舅姥爷的三闺女’的衙役才穿的步快装!!这分明是龙套啊喂!

    “我画风不太一样吧!”我提出抗议。

    沈伊人不置可否地瞥了我们两眼,“行啦,没那么多新衣服。你就穿这个。”

    我不是咱们六扇门的门面吗?!

    “这次我办招聘,也是为了吸纳新血强化六扇门。相信你们都知道圣上打算重新启用我们六扇门,我要争取在圣上面前表现的机会。你们三个就是我的希望。”沈伊人将一缕清新的发丝捋向肩后,这不经意的举止十分有女人味,虽然远远不如她的弟弟‘狂姑娘’……

    “好了,你们三个今后与我就是同僚了,重新自我介绍吧,也让你们互相彼此认识一下。唐掖,你先。”

    唐掖淡淡道:“唐掖,字烟凌。今年十八岁,燕京人氏。师承北海明镜宫唐家,此外曾在十余个师傅手下学过武艺。”

    “你的确是艺兼众门。北海明镜宫是北方武林的一大势力。你说唐家……你跟已故的明镜剑手唐暖有关系吗?”

    “唐暖正是家父。”唐掖面无表情,只是语气却加重了,“我的武功是跟他学的。其余的师傅只是教了我几招,我并没拜师,所以可以算是没有师父。”

    武林中尊师重道的概念还是很看重的。尤其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弟子,对于就业、结婚甚至走跳都很有帮助。而对于六扇门来说,要是不知道手下的身家背景尤其是师承辈分,是很有可能惹乱子的。你总不能派个少林寺出身的下属去查少林寺有没有骗人香油钱吧,肯定也不能让武当弟子去查武当有没有骗人算卦钱吧,虽然这都是真的……所以沈伊人要提前调查好我们的背景。

    “在下苏晓,苏州的苏,知晓的晓。字晓寒。”苏晓斯斯文文的,一点都不像个江湖人士:“南京人氏,今年十六岁。刀法是家传的。”

    沈伊人点点头,称起了苏晓的表字表示亲昵:“晓寒,你家是南京的地方武师,所以刀法不纯。入了六扇门要勤修苦练知道吗?”

    苏晓俊脸一红,拱手道:“是!下属定不辱命。”

    这位仁兄能进来我也有些奇怪。因为他的武功其实比很多外面的人还差。可以说连唐掖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可是却是被挑中的三个人之一,我真有些摸不准沈伊人的想法了。

    沈伊人瞪着我道:“看什么看,到你了。”

    大概是因为最后还是没把小师姨留下,沈大姑娘对我的态度很差。想想也是,原本她好像是不想要我的。

    “咳咳,明非真,二十八岁,南京人氏。师承……呃,大罗嗯……吧。”

    “说清楚点,师承何门何派,师承何人?还有你都二十八岁了,年龄这么大了没个表字吗?”

    我就是表字非真啊!名字不能说啊……

    我硬着头皮道:“我是大罗山第二十七代弟子,师承……无山道人。没有表字。”

    虽然其实无山道人是我那位患了阳冷之症的师叔,不过拿来用一下应该没关系吧。一来师叔又不知道。二来就算他知道了,师叔现在正忙着在山里研究怎么治疗,十年内我应该还见不到他……

    沈伊人却点点头:“不错,你姑姑是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