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武林名家被个小姑娘一刀阉了的场面……一脸的懵逼。

    “无稽!夸大!”柳公子面色一沉斥责道:“你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家说的这叫什么话。女子当守贞洁。全天下的女子都如此,怎么你偏要卖弄风骚,以色惑人,自甘下流,夺人所爱,抢其他人的男人!女人全都一辈子不出嫁不就好了吗!”

    喂喂喂!私心太重了点吧!

    话说你这样别人居然还不知道你好这口,六扇门的人警觉xìng也太低了吧。

    柳公子越说越气,最后大手一拍桌面,“就是有你这种贱人在,才会有那么多的大好男儿沉浸在温柔乡出不来。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小姑娘露出了个仿佛被雷劈了的表情。那是,自信满满的在心上人面前博表现居然是这个下场。然后这小姑娘就被柳公子一通乱骂给骂跑了……

    柳公子似乎骂了个痛快,把刚才挽留爱人不成的愤恨全都发泄完了,觉得神清气爽。喝了口茶道:“明非真,到你回答了。”

    我仍然是茫然地看着他,突然有种不想回答的感觉。但是答道:“埋地雷,zhà死他。”

    柳公子皱一皱眉:“好好回答!”

    你对男女的差别待遇也差太远了吧!聋子都知道我在混你竟然还让我重新答题?这算不算另一种重男轻女?

    不过这是什么破题啊。

    一个武功好,会暗器的人……

    不管我怎么想都只想得到:一巴掌拍死不就得了……这是我的错吗?

    柳公子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半阖着眼睛道:“不会?那也没事。嗯……好,第二题。”

    喂喂喂!!

    原来有第二题吗?

    刚才那个姑娘走的也太冤了吧!

    “厅中十四人,你要保护的人陷入了敌人之手。你该如何解围?”

    这……

    咱们就不能来点简单的吗?比如猪撞树上是怎么死的?

    你问我这种问题我只答得上来“先拍死人质左边那个,再拍死人质右边那个,把人救出来”啊。

    柳公子哀叹一口气:“正确答案是,假意投降,博取对方信任。唉,明非真,你武功一般,智略也不成。我看这第二轮审查,本公子是放不过你了。”

    说着就要往我的名字上划条直线,终结我的退隐梦想。

    “慢!”

    柳公子被我喝得停了手,讶异地看着我:“怎么?”

    事到如今,我也顾不得,得让你知道点真相了。老柳,你也别怪我,是你儿子先对长辈无礼的。

    我压低了声音,用上了束音成线的功夫。只让声音传入他的耳朵,其他人绝对听不见。

    “柳公子……我知道苏晓。”

    柳公子瞪大眼睛,接着做了个鄙夷的表情,大声道:“知道他那又如何?难道你想以此来卖本公子人情不成?这里是六扇门!明非真啊明非真,我告诉你……”

    这家伙越说还越大声,好,是我给你脸但你不要脸。

    “我说的是,我知道苏晓和你的秘密。”

    柳公子汗下来了:“你、你怎么……你还知道什么?”

    “你跟他不但认识,还熟得很,熟到了想大被同眠的地步了吧?”

    “……”

    柳公子突然嫣然一笑,我也配合着装傻。

    “哈哈哈哈,明公子,人才啊。”

    “哈哈哈哈,不敢当不敢当。”

    第二轮审查,我就这么无惊无险的过了。

    9. 甩锅

    第三轮审查。

    最出彩的还是这家伙,唐掖。

    他在跟一个用剑的汉子过招,这次审查是拼真功夫,他没再保留实力,五招内就收拾了对方。

    “……得罪了。”唐掖淡淡地道。

    他出手如风,招式简洁,务求一招制敌,而且至今为止都只用了单手。也因此我对他的评价不断向上修正,现在我觉得或许他真的跟小师姨能打个平手。

    在一旁站着的苏晓用一种钦羡的目光看着唐掖,似乎很是羡慕他这手功夫。而苏晓的背后柳公子用强烈了十倍不止的目光看着他,就差咬手绢了……

    “唐掖胜!接下来的是明素问,和酒连庄的醉鬼王七。”

    小师姨要上场了,我给她打气道:“小师姨,旗开得胜哦~”

    “就会贫嘴。我去了。”

    这时门外站着一对男女,目光也放在明素问身上。

    “那女的要上场了。”沈伊人摇了摇沈狂的胳膊,显得十分兴奋。“你说她这次几招内解决对手?”

    沈狂被姐姐这小孩子似的脾气弄的哭笑不得:“看一看就知道了,何必自己打赌。”

    “你懂什么?”沈伊人鄙视地白了弟弟一眼,“那女子的武功强的很。连我都不一定能赢过她。”

    “她这么厉害?”

    “你没看她第一场审查的时候跟那个男的打的是大罗山的星罗掌。而且一招一式极尽精妙,显然是名家传授。那三个审查官眼睛长狗上了!这样的人才也放走!”

    沈狂一听也不禁觉得高兴:“那么跟她拆招的那个男的肯定也不同凡俗吧?”

    沈伊人撇撇嘴道:“不……那男的就是个渣。他打的是武当山底下老大爷都会的太极拳不说,连招数都用错了好几次。听说他们是姑侄关系,要不是他姑姑让着他,第一招打足了力气就把他拍死了。诶!又出招了,是天罗梭织手!想不到这招她也会!”

    真的是天罗梭织手。

    我还以为小师姨这次来是打打酱油而已,谁知道她好像玩的挺乐在其中的。

    也是,江湖上的女侠倒是不少,不过大罗山一带的女侠就不多了。能跟她切磋武艺的就更少,我知道的也不过是两三个人。这就让对武学着迷的小师姨没了对手,她总不能去找些臭烘烘的臭男人过招吧。我第一个就不同意!

    话说,这可打的真惨。

    醉鬼王七也算是南京一带有名的高手了,但他的醉拳在小师姨的天罗梭织手下被逼得完全无路可退,连施展的空间都没有。小师姨看时机差不多了,用衣袖先拂向他的面门,几乎是同时一脚从左侧踢了过去。王七才往后退躲过那一拂,立刻就被踢中穴道,躺地上骂娘去了。

    “好功夫!”

    我正要张嘴却被别人抢先了。转头一看,却看见一个长得很甜很甜,身材却前凸后翘辣到火bào的大美女站在背后鼓掌。她穿一身并不很紧的衣服,但却有种非常紧的感觉。主要是因为某个地方特别的突出的缘故。

    据说世上有一种女人,很难见到,但男人都很想见。我想我今天看到了,童颜巨辱!这绝对是犯规的童颜巨辱啊!

    她……我擦了擦口水……是谁啊?

    大美女没有跟我说话,径直地走到了小师姨面前,像是给许久不见的父老乡亲颁奖的村长一般激动地握住了小师姨的双手。

    “同志!辛苦你了!”

    你真的是村长啊!

    我心中她的好感度突然狂跌……

    “那不是六扇门副总督沈伊人?”

    “她怎么会来?看来这次六扇门招人很受重视是真的了!”

    什么?!

    副总督?!未来的老板?

    我也瞬间加入了呐喊行列,跟村民们一起‘无意识’地说起了副总督的好话。

    小师姨却轻轻推开了沈伊人的手,对我抿嘴一笑,有些莫测高深的神秘感,我正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却突然道:“明素问退出。”

    “啊?”我有点恍神,“什么意思?”

    “对啊,什么意思?”

    沈伊人比我还紧张。不对,确切说来,我只是有些惊讶,一点也不紧张。沈伊人却是紧张的一直追问:“你退出什么?你要退出什么?”

    小师姨摆摆手:“就是我本来就不打算进六扇门,何必打到最后。我可不想为这种事浪费时间。我腻了。要是你有事找我,尽管找我大侄子。”

    喂!

    坑我的时候的姿势略显熟练吧!

    我突然觉得未来老板正用一种杀人般的目光瞪着我。

    10. 到我出场

    “别看我。”我用了不到一息的时间反应了过来,摆摆手道:“我不是她大侄子。”

    我没说谎,要是按照辈分来排,小师姨的大侄子应该是我师父……

    “你家里还有几个亲戚,全都来了?”沈伊人狐疑地眯起了眼睛。

    小师姨耸耸肩,指着我道:“不管是几个亲戚,反正我的事就是他管。”小师姨语气里有种深深的依赖感,让我的心突然一阵莫名的悸动。

    喂喂喂!这是悸动的时候吗!姐姐你别这时候出卖我啊!

    沈伊人不屑地瞥了我一眼,霸气外露:“就你?要管我的事?”

    没办法,在小师姨面前,就算是未来上司也得靠边站了。我对这位巨辱姑娘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总之……我家姑姑不愿意进六扇门,这是我们的错,我不会把这个锅甩出去的。”我以悲痛、沉重、勇于承担、正气凛然的语气说道:“如果你硬是要我赔偿的话,我……愿加入六扇门为您做牛做马!以求补偿!”

    “装你二大爷啊!”沈伊人先是一怔,接着就彪悍地破口大骂,“你本来就是来应聘的,还想不参加最后选试直接进来,比内幕还内幕,有这么惩罚的吗!”

    切!竟然没骗到。

    我在心里狠狠地咋了下嘴。

    “那不然你想怎么办?我家姑姑又没跟你们签什么文书,你还能不让她走不成。姑姑,你先走,我在这里顶着。了不起做牛做马……”

    “你还没放弃走后门啊!”沈伊人有些抓狂,“住嘴!这位明姑娘,你是我们六扇门看中的人才,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提高十倍的报酬。不二话,这就签约。”

    十倍?!七百两一个月?!

    小师姨冷笑一声:“别说十倍就算是二十……非真!你干什么站到她背后去了?”

    咦?

    是啊,什么时候?

    好像一听到这个充满魔xìng的数字我就管不住脚了。我晃晃悠悠地回到小师姨身边,不过七百两诶,加上年终奖金一年有上万两啊。万元户不是梦!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姐姐,你别这样。也许人家有急事呢。这位明姑娘,你有什么事要退出不妨直言,如果真是急事,说出来我们先帮你解决。之后你再加入六扇门,不也是两全其美吗?”

    说话的是沈伊人旁边站着的少女,她长的十分柔美,乍一看居然跟沈伊人长得一模一样。她们是两姐妹?但是脖子往下脚踝往上形成了一道绝望的平面。跟沈伊人这位童颜巨辱差了十万八千里。偏偏说话的语气跟这位霸气的副总督完全不同,明明是姐妹也差的太远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么一对长得一模一样,又俏美难言的姐妹花站在一起,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非真,帮我。”小师姨用传音入密的内功跟我耳语,我不解地看着她,意思是‘为什么?’。

    小师姨白了我一眼,“我要是打到了决赛再走,不是等于耍他们玩吗?六扇门也不是这么易欺的。”

    那你干嘛非打到最终审查啊……

    话说我也不愿意小师姨打到决赛,因为肯定是跟我打……

    “咳咳。”我咳嗽一声,转了转脑子,悲痛地道:“我们家突然传来噩耗,我师父,呃,不是,我姑姑的大侄子去世了。”

    师父,我发誓,我绝对不是在咒您老人家!

    我握着拳头,虔诚地道:“他临死前说见不到姑姑死不瞑目,所以我姑姑要回去奔丧,起码也在坟前拜上三拜,聊表心意。”

    “死了?她大侄子能多大,怎么死的?”

    我淡然道:“花柳。”

    “噫!”沈伊人大大地退后了一步,嫌弃地道:“离我远点。”

    咳咳,师父,我绝对不是咒你。

    不过才一瞬间,沈伊人就回过味来了。

    “你当我傻啊,人死了你们今天还来参加应聘?”

    “我们刚接到的飞鸽传信。”

    “鸽子呢?”

    “烤来吃了。”

    “信呢?”

    “鸽子吃了。”

    “你丫是跟我装傻装到底了是吧!”沈伊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鼓了起来,本该柔美可人的眼睛里杀气满溢而出。不知道为什么主考官们突然都退后一步,双手捂住两腿之间。这是什么情况……

    “老娘就不信有这么多巧事。你过了两关,现在走就打乱了我们的安排。不能放行!”

    “反正我家姑姑要去奔丧,走是一定要走的,安排什么的你自己看着办。”

    沈家‘妹妹’听完忽然天真地笑了,周围的空气仿佛染了一层清新的气息,那几个禽兽考官猛地大口呼吸,生怕放过了美丽少女呼出的空气……喂!你们够了吧!

    沈家‘妹妹’笑道:“姐姐你听,这位姑娘就是有急事呢。那明姑娘,你先回去办完白事,再回来不迟。我姐姐保证的待遇一定有效。”

    “狂,你别添乱。”沈伊人有点尴尬地看着自己‘妹妹’,似乎有点方。这种蹩脚的借口骗不倒她,却骗到了她天真无邪的妹子。话说沈家妹妹的名字叫什么?狂?框?矿?我也有点方……

    “我姑姑就不参加之后的选试了,她的对手是什么人,我接着!”我一拍胸脯,信心满满。

    “就凭你?!”话没说完,一条青色人影闪了出来,原来是柳公子。“你这败类好不大胆,竟敢对副总督如此无礼,我柳元身为六扇门一员,要来教训教训你替她老人家出口气!”

    ……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吧。

    11. 我们打一架吧

    沈伊人看着柳公子强出头,与她霸气外露的形象不符的柔和大眼睛眨了眨,然后道:“这人谁啊?干嘛跟我装熟?”

    噗哈哈哈哈!!你上司原来不认识你么!

    柳公子俊脸一红,大声道:“你这败类还不束手就擒!”他两手一拍,掌影纷繁,一进之间就出了七掌,端的是名家风范。足踏七星,进退如风,堪比街头卖武王老汉……咳咳,我有点太沉迷解说了。以后要少去茶馆听书,那里尽出段子。

    好吧,我也来认真的跟他打一场吧。

    不过也确实好久没跟人比武了。

    首先观察一下他的破绽。

    嗯……

    怎么办,我好像有点看不懂他的招数诶……

    柳公子的掌法好像不是千柳山庄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