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掖。

    这两人互相一抱拳就动起手来。

    苏晓的刀法的确是家传的,江湖上大门大派的刀法我全都偷……咳咳,观摩过。但家传刀法例外,一来这些是家传绝技,很多甚至传子不传女,外人更加别想看到其中奥妙一眼。二来嘛……他这么乱七八糟的刀法要是武林成名门派里学的,恐怕早就被清理门户了。

    不过那个唐掖的武功就相当不错了。他空手对单刀,竟然游刃有余。甚至很明显的是在给机会让苏晓能使完一轮刀法,好让审查官留下些印象。不过在二十招过后他一个凌厉绝lún的空劈切在了苏晓手腕上,接着夹手夺过对方的佩刀。还用抢过佩刀的手又点了苏晓一指,将他当场点倒。

    从头到尾居然只用了一只手就解决了苏晓。

    这一手功夫博的个满堂彩。

    但由于审查官对苏晓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还是让两人一起进了第二轮审查。

    小师姨看完默然了一会儿,才摸着下巴道:“非真,觉得如何?”

    我脱口而出:“两人武功差太远了。尤其那个唐掖,他虽然年轻,武功却相当扎实,不下于武林中许多一流好手。快能追的上小师姨你了。”但是才发现自己说错话马上又补上一句,“不过他动手经验不足,要是跟您比试过不了三十招。”

    小师姨微嗔的表情才回到笑容:“我的看法也差不多。你要小心会过跟他动手。”

    “跟他?为什么?”

    “这次审查分三轮,第一轮动手只是展示武艺,输赢都没关系,审查官说过就行。第二轮是考题比智略。第三轮是互相较量,择优录取。你没看清楚流程就来了?”

    我一看到月薪七十两就来了,其他的还真没注意……

    那确实按照这个流程,到最后这个唐掖是个需要注意的对手。就暗暗记下吧。

    顺带一提,我说的需要注意,不是说我怕被他打败。而是怕被他逼的要动真格的。

    要知道我擅长的武功太杂了。有少林武当青城峨眉华山……虽然冒充一个门派还好。但是要是开始认真的动手,那就什么武功全都出来了。

    其他门派的武功也就罢了,一旦用上魔教春风夜雨图里的武功我等于找死啊。全天下就没有第二个地方比这里更恨魔教。保证从上到下门里门外会跑出三十多个带刀武士追杀我。

    这确实有些难办。

    毕竟我练功没有个系统。一不小心就会乱用武功。这些年下来我的武功已经全混在一块了,打出来的时候想都不想。这应该怎么办……

    “明非真,明素问,明非真,明素问。这一对到了吗?”

    顾着看戏差点都忘记了,是我和小师姨上场的时候了。

    “你们两个人一起来的,又是一个姓,你们是……”

    “夫妻!”

    我抢先说了出来,对讶异的俏脸微红的小师姨做了个不用谢的潇洒表情。

    谁知道审查官突然怒目圆睁道:“大胆狂徒!不知道咱们朝同姓不婚吗?你是谁家子弟,与这女子如何结识,如何jiāo往,跟本官好生说来!”

    我听得表情都凌乱了。

    小师姨却在我背后咯咯直笑,俏皮的朝我抛了个媚眼:叫你得意啊,叫你占我便宜啊。

    6. 红颜祸水(下)

    “本朝立朝以来还未出过这种恶劣xìng质的事件,你且好好说来,有一点不实本官打你板子!”

    我竟然从这审查官语气里闻出了一种羡慕嫉妒恨加公报私仇的味道。证据是他就算跟我在说话眼珠子就像是被勾住了似的仍然盯着小师姨不放。除了他,还有旁边的两个审查官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去你的同姓不婚!当今皇帝老子娶了八个老婆,两个都跟他一样姓李。你不去打他板子!?

    过个嘴瘾竟然还有这个后患。

    话说我们两虽然同姓那是因为都是被明家收养的孤儿,我们可没有血缘关系。虽然有更不可破的辈分在……

    小师姨见闹得差不多了,解释道:“大人他是开玩笑的。我们是姑侄,我是他……姑姑。”小师姨说完话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竟然有点不自在。

    姑姑?过儿在这!

    咳咳,还是别闹了。

    “姑侄?!哦,侄子好。啊不不,非真啊,你要好好表现,不要辜负你姑姑带你来参选的一番心意。”

    审查官知道我是侄子后清楚我对他没有威胁,竟然瞬间露出街边5文钱一个的温馨表情,对我温勉有加。在他叫我名字的时候,我瞬间有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诡异感觉。

    “好了,第一审查考较的武艺。放松些,把自己擅长的武艺使出来就好。这位姑姑,啊不,这位姑娘,拳脚无眼,多加保重。”

    喂喂喂!听说你们在招高手来着?

    怕受伤算怎么回事?

    “两位准备好就可以动手拆招了。”

    小师姨对我做了个调皮的鬼脸,意思似乎在说:你让不让人家?

    让、让、让!

    你要我去死都行!

    呃,我似乎太激动了……咳咳,我是出于尊师重道。

    小师姨跟我站开两边,摆出了本门的起手式。果然不愧是我们师门辈分最高的女人。这姿势凝重灵巧兼而有之,我师兄弟里就没一个比得上。

    小师姨的武功是太师父教的,她跟我不一样,属于非常有武学天分的那一种人。虽然限于年岁还比不上师父,但据我目测已经差不了太多了。也就是说我一不小心也可能会吃亏。

    不过因为我们同出一门,武功底子是一清二楚,就算让让她也不会吃大亏。

    小师姨皓腕一翻,缓缓拍来一掌,是本门的星罗掌。

    我运起了太极心法托手接过。不是我愿意用别派的武功,实在是我只会别派的武功啊!师父当初教我练功的时候只会扔其他门派的秘籍给我,本门武功一门没教。

    时至今日,我对本门武功的造诣也只限于到‘认得出来’的地步而已。

    我艺成下山之后曾经费尽心思的要别人相信我是大罗山的弟子,但根本没人信。因为我连本门的入门武功都没学会……

    小师姨见我接过,嘻嘻一笑,手法转快。还是同样一招竟然打出快慢轻柔截然不同的一十三记快掌。

    审查委员们‘哦’的一声惊呼,我仿佛能在这声音里看到他们痴汉一般的笑脸和怒盯着小师姨鼓腾腾的上衣的猥琐眼神……

    气得我七窍生烟,这群家伙压根看不懂小师姨这轮掌法的精妙。全是觊觎她的美色。

    我怒从心起,运起太极心法,把小师姨每一掌的掌力接在手里,全都向后挥去。一阵又一阵浑厚的掌风拍向那三个色眯眯的审查委员。拍的他们大呼辣眼。

    哈哈哈哈哈哈,活该。

    小师姨有些奇怪地看着我,尴尬地道:“你干什么,他们看不清楚怎么让咱们通过?”

    我不管,谁让他们偷瞄你了。

    我跟小师姨又过了三十多招,最后拆完了一套星罗掌,我也打了三十招的太极拳。这三个审查官还没能睁眼睛。

    审查官们最终恢复了视力,相互看了两眼,有些尴尬。

    因为他们谁都没看清楚我们,我们隔壁那组,隔壁的隔壁那组的表现。

    我们这组的审查官咳嗽两声,跟两个同僚商量了几句。对我们道:“令姑侄表现是不错的。呃,只不过还没能达到本次审查的最低要求。”

    我居然在这里见识了六扇门的黑暗!

    你告诉我你看见了毛线?!

    突然,一个小厮快步冲上来跟审查官耳语了一番。审查官脸色大变,呼道:“本官有些事务,诸位稍待。”然后匆匆奔进了后堂。

    场内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运起易筋经内功,耳目登灵。尝试听听后堂的声音,但无奈间隔太远我就只能听到点声响。

    大约是听到了几句响亮的骂人的声音,在拍什么的声音,还有就是杀猪似的惨叫。六扇门后堂究竟在做什么?审犯人呢?

    数秒后我找到了答案。

    审查官带着双手都掩盖不了他那两边脸上各一个的大巴掌印,惨兮兮地回来对我们道:“六位,你们过了第一轮审查,请去第二轮的会场等候吧。”

    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不过我想知道。

    他究竟是被谁打的这么惨?

    7. 来个大新闻

    第二轮审查似乎比第一轮要多花些时间,我和小师姨在院子里等待。

    忽然听到隔壁有人在吵闹,其他人却没有反应。看来是我耳目特灵,这才听见了。我拽了拽小师姨的袖子:“小师姨,后面有人在吵架,去看看。”

    小师姨觉得好笑似的撇撇嘴:“你啊,从小就这么爱看热闹。”但还是随着我一块走了。这点来看,小师姨果然很疼我。

    我们左弯右绕地进了隔壁院子。

    看到两个男子在拉拉扯扯的。

    光天化日,你们衣衫不整的在做什么!

    我怀着熊熊的八卦心态拉着小师姨躲了起来偷看。

    一看那两个人里有一个非常面熟。却原来是那个俊美刀客苏晓,在和一个同样长相不俗的公子拉扯。

    苏晓看样子相当不耐烦,转身要走却被那公子抓住了手。

    那公子道:“你、你何以要如此!难道是嫌我对你不够好吗?”

    苏晓寒着脸道:“柳公子!在下对你好话说尽,是你不明白。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个对话走向……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公子似乎情圣附体,一手捂住胸口连退三步,似乎要吐血地道:“你为什么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这么无理取闹。”他一甩头发,用一种很深情的眼神望着苏晓,“苏晓,你还待如何?我对你的心是怎样的,你别告诉我你不明白!”

    卧槽!

    卧槽!

    卧槽!!!

    龙阳癖?!龙阳癖!?

    苏小哥,我不知道你是这种少年啊。

    南京城这么大,里面好男风的公子哥儿富二代自然也是有的,只不过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

    仔细看看,我的天老爷,我之前怎么会想不到。这个苏晓长得弱不禁风,细皮嫩ròu,跟个大姑娘似的,是个好男风的就要把他当宝贝啊。

    苏晓晕了脸,跺了跺脚。

    “我苏晓堂堂男儿……”

    我说大妹子,啊不,大兄弟,你说话归说话能不能别跺脚……

    “我苏晓堂堂男儿,你休得再用此事辱我。否则,别怪在下刀下无情!”苏晓冷哼了一声,迈开大步走远。

    柳公子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了,没精打采高一步低一步的跟着走了。

    我勉强压下胸中激动的情绪。

    “大新闻,大新闻啊小师姨,我要去宣传他们搞事情!”不过一不小心就说了出口……

    小师姨也叹道:“看不出来这小伙很能勾搭啊。连南京柳家的公子也勾搭到手了。”

    “柳家?哪个柳家?柳宗元?”

    “就是那个当年得罪了西门吹灯,被魔教追杀的连祖屋都烧了的杭州千柳山庄柳清泉家。他后来隐居到了南京,魔教瓦解之后才敢重出江湖。这些年在南京跟许多大官有来往,混的不错呢。”

    哦哦,千柳山庄,我记得!

    那年我跟师父去杭州,他往杭州南,我往杭州北。他去燕瘦环肥林里挑,我往悍匪盗贼群中跑。傍晚时分,爷俩一场大战,都有些疲累。我是收伏了七十一个悍匪,他是逗了一天的姑娘……

    然后想找个地方歇歇脚时,就去了千柳山庄。

    柳清泉的爹跟我师父是一拜之jiāo,算来我跟柳清泉是同辈的。那时候老柳还拿出地主土豪的腐败资产,热情款待了我们两。我记得我跟他痛饮了五百杯,只是后来没多久他家就遭了难。也是很久没见了。

    不过记得柳清泉就这么一个儿子,居然……这下老柳家算是绝后了。

    “明非真到了吗?”

    我忽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看来时间到了。于是匆忙拉着小师姨回到会场,果然已经在叫我了。我赶紧闪进会场作了个四方揖:“小弟出来贵宝地,请多关照。”

    “又不是卖武,不必多礼了。这一回考较的是智略。”

    什么?

    智略?有文化?

    我会背三字经,这算不算?

    “不过说是智略,也不是考你们作诗写文的本事,我六扇门看重的是临机应变,处理危机的能力。好了,这里有些问题要问你,你回答就行了。有请主考官。”

    说了半天你是来混的啊……

    一个穿着便服公子模样的家伙坐了下来,咦?这家伙他不是……刚才求爱不成的那个柳公子?!

    “明非真……这名字倒是罕见。”他用一种评估货物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番,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身材还真不错。”

    不错你二大爷啊!!

    被他夸了一句的同时我菊花一紧。

    我敢打包票这小子的眼神不是评估货物,是评估食物啊!他要吃的食物!

    他盯着我又看了会儿,叹气道:“不过长得就不怎么样了。”

    为什么我有种逃出生天,但同时惨败了的感觉……

    8. 考场jiāo易

    这一轮跟上次一样,两人一组的进来考。不过似乎打乱了顺序,我跟小师姨不在一起。反而是跟另一个年轻的姑娘一起。

    这小姑娘自打进门来眼珠子就拴在柳公子那张俊脸上放不下来。媚眼一个接一个的抛过去。

    姑娘,老衲劝你一句,真正的高僧和搞基的人是永远不会把美色放在眼里的……

    “这一题是考较你们的智略。好了,请听题。”柳公子如庙里给人解签的庙祝似的摇头晃脑,硬是把一身贵介公子的气质弄得像个神棍一般,“敌方武艺高强,又擅长暗器。你明暗两面皆不如,这时该怎么办?”

    小姑娘羞涩的举起了小手:“可以色诱于他。尽量给他机会让他以为可以得手。”小姑娘羞羞答答的,一边说一边局促地扭动着身子,“再趁他不留神的时候一刀阉了他!男人的命根中刀,十成武功就去了九成。之后,哼哼哼。”

    我擦!我猜到了开头没猜中结尾啊!

    这位姑娘,你是不是太凶残了,敌人还不一定是坏人呢。我想象着一个武艺高强又擅长暗器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