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衣服我要一打……咳咳,阿弥陀佛,师门长辈,要尊重不要污,不能看不能看……

    小师姨面色不善地盯着我,我只好乖乖的走到她面前,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小、小师姨?”

    小师姨冷若冰霜的表情维持不了两下就破功了,她咯咯笑道。

    “好端端的,怎么慌成这个样子?”

    “好久没见你,这不是有点激动嘛。”

    “哦?你激动什么?”

    小师姨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双手环抱,那高山仰止的柔软双峰随着突然一颤。我默运了三遍内功才把身体里窜上来的一阵奇怪感觉压下去。我坚定的想着,登山果然是男人的浪漫。

    小师姨看我不说话,对我做了个调皮的鬼脸,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

    “你呀,就是这么奇奇怪怪的。我都多久没见到你了?”

    “有一年多?”

    “是一年零128天。自从我师侄,你师父溜走,你就不回大罗山一直窝在这里。我是来带你出去走走的。”

    是,你们没听错。

    她说的是她师侄我师父,我那位老不着调的师父还真的是她师侄。

    其实严格来说她不是我的师姨,而是太师叔,或者太师姨。

    要说到她这个复杂的身份,就必须提到我太师父。

    我太师父,他还没死。

    我师父已经六十多岁了。

    太师父则是算不清多少岁。有人说他一百二十岁了,也有人说他一百出头,但也有人说他一百四十多了。反正光是我的记忆里,我见到太师父的第一面他就已经是白发白须,看起来差不多一百岁的样子。

    对比起我放浪不羁的师父,太师父是个正宗的大侠。为人侠义为怀,光风霁月,让我们这些徒子徒孙敬仰得很。

    据说这位老人家的内加修为超凡入圣,已经修炼到了随时随地神游太虚不在人间的地。虽然我怎么看他都是患了老年痴呆症反应迟钝……

    这位小师姨据说是他老人家远房二舅的亲闺女,也就是表妹。虽然两人年龄差了能有八轮,但太师父本着照顾亲戚的美好传统思想,把这位小师姨招入师门做师妹,成为了我们门下除了太师父之外辈分最高的长辈!

    我怕见到她,我师父比我还怕见到她……

    这么一个粉嫩嫩花不溜丢的漂亮姑娘,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头每次见到她要低头管她叫师叔……你能想象那画面吗?所以我师父一听说她要来就要溜。连带着传染的我也有点不敢见她。

    其实我本来应该叫她太师叔,但她老人家宣称不接受比师姐高的辈分,我又不敢挑战门规,只好折中叫一声小师姨作数。

    小师姨瞥了我一眼,看见了我身上包袱。

    “怎么?为了躲我,都要搬走啦?”

    语气里带着些许微嗔怪的意味,我听着总觉得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

    “哪有哪有!”

    我慌忙摇头,有些许不淡定。

    “我这是要去一趟南京。”

    3. 门分六扇,人在中央

    听说了我拿着包袱的理由,小师姨不置可否,只是睁大妙目看着我道:“你要去六扇门?”

    “就是去见识见识。”觉得这样说服力不够我又补了一句,“要是没意思我就直接回来。”

    “那不就是说有意思的话你就不回来了?”

    小师姨上下打量着我,就在我觉得是不是该说句话化解尴尬的时候。

    “那我也去。”小师姨眯起了眼睛,“我也要看看六扇门是不是这么有意思,能把我们下任掌门人拐走。”

    喂!那件事是禁忌啊!

    我可完全没答应要当什么掌门吧!!

    好说歹说小师姨都不听,我只好闭上嘴带着她一块去了南京。

    幸好我隐居的狗窝离南京就一个白天的路程,以我们的脚程太阳还没下山就入了城。第二天一早,本打算悄悄一个人溜去参加招聘,却看到打扮的天仙下凡的小师姨就站在客栈门口等我。

    “我就知道你要逃。走吧,再晚可就要迟到了。”

    为什么你的姿势这么熟练……

    我跟小师姨说说笑笑,走到了目的地。只见漆红大门敞开,招牌上书“六扇门南京办事处”,通俗易懂,面向大众。

    “真是有规模,瞧瞧人家这架势,吃公门饭准没错。”我不失时机地向小师姨催眠。

    小师姨眨了眨眼,“我叫人把山门重新漆一遍,你回去当掌门?”

    “呸呸呸,大门有个什么用处?”

    “那这门能说明什么?”

    “……”

    为什么我从小就说不过她……

    小师姨抚着雪白光滑的下巴,做了个忧郁的表情。

    “唉,你师父就你这么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弟子。山上师兄弟这么多,你本来就放心不下。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任掌门。大罗山没有你,在武林就算是除了名了。”

    喂喂,那是因为没有其他师兄弟姐妹肯接吧!要是有人肯主动干这倒霉差事,这锅早就甩出去了,还轮得到我来接?

    看着还在做戏泫然yù泣的小师姨,我决定要小小的反击一下。

    “要我回去做掌门,除非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小师姨眼前一亮,“只要合理,我都答应。”

    “小师姨嫁我!”

    “呸!”

    小师姨雪白俊俏的小脸一晕,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就知道贫嘴。我告诉你,我来这里找你也是受了你师父嘱咐。他说要是你继续无所事事,就带你回大罗山准备继任仪式。”

    师父还说过这话?!他肯定又把哪个武林名侠的女儿还是姐妹肚子弄大了吧,不然为什么要找背锅的找的这么急?

    “我可不算是无所事事啊。我这不是在找工作吗?”

    小师姨笑了笑,似乎看破了我的想法。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不想回去吗?那就在这里好好过你的退隐生活吧。”

    我心底涌起一阵暖意,小师姨的确是对我很好……比师父对我还好。

    “但是,要是这里不靠谱,我一定把你揪回去。你敢不跟我走,我打断你的腿。”

    再次说明,小师姨真的比我师父对我还好。我记得上次我跟我师父说不做掌门,他说的是要直接打断我第三条腿……

    我们两个不着调的说着话,进了第一审查会场。

    “哪里来的?没看见这里在审查吗?排队去。”

    审查的人穿着便服,向大堂内快能绕会场一圈的队伍指去。

    这个时间就这么长了?

    那也没办法,毕竟这是工作,人人平等,都有机会。也只好看看其他人是些什么货色了。

    我和小师姨抱着同样的想法站在队伍最后方,一眼一眼的看着正在审查的人。

    一个青年步入会场,抱拳喝道。

    “在下苏晓。”

    我看了这青年一眼,不禁叹道。

    “哦?那个人,还真不错。”

    小师姨也看向那个青年,不由像个混混似的吹了一下口哨。

    “确实啊。”

    我们一起补了一句:“长得可真不错。”

    4. 六扇有伊人

    江湖上有一本杂志,传阅极广,江湖人士几乎人手一份。

    这本杂志号为《黑白鉴》,每半个月一出。

    上面极其详细的记录了武林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并且不是做出各种排行榜将武林各门各派的高手做出排行,成为一份武林门派人手一份的江湖势力战力图。

    不止是武林门派,就连普通的老百姓,对于江湖上的事也十分好奇,所以这《黑白鉴》从发行开始,销量惊人,长盛不衰。可说是为武林文化做出了一番伟大的贡献。

    但今天要说的不是关于《黑白鉴》对武林的贡献,而是《黑白鉴》的副刊,《粉红鉴》的事。

    据说《黑白鉴》的出版人有次一时无聊,还出版了一本《粉红鉴》作为副刊。里面记载了一个当时江湖上出色的美人的事迹。不但有她平时的生活,甚至她与一位剑侠夜半相约见面的香艳部分也描述的绘声绘色。结果那一期的《黑白鉴》卖的脱市,创下了创刊以来的最高纪录。

    这件事提醒了那位出版人,这个主意,可以有!

    于是《粉红鉴》大行其道,与《黑白鉴》的热度不相上下。里面也如《黑白鉴》一样列出了各种各样的排行榜,将武林各派的美人收录其中,看的武林无数无耻之徒们口水长流。

    今天要说的正是其中一位美人。

    沈伊人。

    南京人氏,今年十九岁。

    她或许算不上是武功最高的女侠,或者长得最美的女人,却绝对是整个武林xìng格最彪悍的妹纸。

    至今各大门派都还记得,当初在英雄大会,百家聚会。就在会场之中,一个名门正派弟子因为摸了摸她的屁股,还是没摸到。被她反手擒拿,一记疾风骤雨断子绝孙无影脚对准两腿之间就揣了上去。那娴熟的连续技看的在场的男xìng不由连连后退,感到一阵蛋疼……

    但事后没人敢找她麻烦,

    因为她不但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女,她还是皇帝御前亲封的六扇门一品武士,是六扇门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这位沈伊人沈大小姐,现在很生气。

    “妈的!你说什么?”

    沈伊人瞪着圆眼,拽着一个年过三十的捕头,气势如狼似虎就差把人一口吞了。

    “麒麟卫给皇上打小报告让我们退出殿前比武?什么时候的事?”

    “前、前天。”

    “我日你大爷啊!前天?你不早告诉我!”

    “卑职要说的啊!可当时您跟公子爷,哦不是,跟、跟总督大人吵架了。卑职来不及说。”

    沈伊人眼睛又鼓了起来。

    “你的意思,这都是老娘的错了?”

    “不是不是,都是卑职的错。”

    这里是青龙大院,是六扇门办公的地方。

    六扇门在朝堂上已经沉寂很久了。

    朝廷播撒在武林的种子有三个,六扇门、麒麟卫、君王侧。

    其中君王侧是专门负责皇帝安全的,不参与内斗。所以就只有六扇门跟麒麟卫天天斗得你死我活。

    但几年前雁十三案子一发,六扇门就被麒麟卫彻底压了下去。

    时过数年,直至这个月。

    皇帝忽然兴致一起,有兴趣看看自己这些武功了得的属下们究竟谁更强。于是下令办一个在百官前比武的盛会,在下个月举行。

    这个大会在麒麟卫和君王侧或许没什么,但对于六扇门可是不可多得的良机。所以立刻大把大把撒银子的去招人。

    明非真参加的公开招聘就是这么来的。

    “可是卑职当时已经去麒麟卫警告他们了……”

    “有屁用!你们是用蛋来想事情的?你不把这件事分说明白,就是告诉他们我们现在真的势弱,万一皇上真的让我们退出怎么办?你说说你们什么时候有用处……”

    张捕头瞬间被这个年轻貌美的妹纸骂了一连串连他这个老爷们听着都不禁尴尬的脏话,其他的男xìng女xìng同僚都不禁把头低了下去,生怕被战火波及。

    门外一个年**弱的少年才走进来,看见沈伊人在骂人,有些弱弱地帮腔道。

    “姐,你、你别这么凶。”

    这少年是她的双胞胎弟弟,有个与他文弱的xìng格完全相反的名字——沈狂。两姐弟出生就差了那么一盏茶的功夫,xìng格却一点不同。姐姐彪悍的能吃人,弟弟乖的像绵羊。偏偏姐姐叫伊人,弟弟叫狂人……

    沈伊人白了弟弟一眼。

    “我凶?我哪里有凶!”

    一个女声从沈狂背后俏皮地道。

    “你当然有凶,而且还大着呢。”

    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不禁顺着这句话把眼睛瞥向沈伊人那傲人的上围,但想起那蛋碎的可怕后果,只好又把脑袋齐刷刷地垂了下去。

    沈伊人一听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示威般的挺胸道。

    “妖女!你来这里干什么?”

    沈狂背后走出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只见她一出场,身上无处不媚。硬是把全场男xìng的目光给吸了过去。

    “我送狂公子回来,这怎么了?狂公子武艺高强,家学渊源,又没加入任何一方,我麒麟卫就不能拉拢拉拢了?”

    “能。”沈伊人恶声恶气地道,“除非我死了!狂,给我过来。死腐女,这里是六扇门办公的地方,你不方便多停留,现在可以走了。”

    “我的名字是司抚,不是死腐!”司抚不满道,“你这个六扇门的二把手就不能好好学学汉字么?”

    沈伊人翻了个大白眼给她。

    “我们武林中人还要拿腔拿调去装斯文,也就你们麒麟卫才这么恶心。左右,给我把这个腐女打出去!”

    司抚倒是知道沈伊人说得出做得到的脾气,也不强留,临走时对沈狂抛了个媚眼,做了个“等你哟~”的口型,在沈伊人的杀人目光下翩然而去。

    沈伊人无言地瞪了沈狂一眼。沈狂不禁背后一凉,还不等姐姐说话就先求饶道:“姐,我、我从书斋一出来就被她缠上了。她说什么我都没答应,是真的!”

    “我知道,你心地好,我只是怕你被人骗而已。死腐女是知道我们六扇门打算在殿前比武重新崛起,所以想挖我们的人走。”

    沈狂恍然道:“难怪她对我这么热情。还是姐你聪明。”

    沈伊人无暇去管兄弟,独自想着:麒麟卫为了不让我们冒起来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公开招人未必就不玩花样。

    “这次公开招聘,我要亲自去监督。”

    5. 红颜祸水(上)

    这个叫苏晓的少年长得确实是不错。

    他面容俊美,唇红齿白,鼻子又高又挺,身形高挑。属于玉树临风能让少女为之倾倒的翩翩美少年。只不过身为男人,四肢有些太过纤细,连肩膀也不够阔,生的像大姑娘似的细窄。人也生的太娇了些。

    伪娘?

    呸呸呸。

    “在下苏晓,南京人氏。今年十六岁,擅长的是家传刀法。”

    哦哦,二八年华一枝花,伪娘不会费黄瓜。

    好污!呸呸呸……

    不过我比较看好的是跟他对战的那个青年。

    这个青年跟苏晓是截然相反的。他双目湛然有神,不怒自威。站在一旁从不跟旁人说话。很少有年轻人有这种气质。

    他自报名字叫做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