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123胜博发娱乐 > 历史军事 > 明末求生记 > 第一卷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第六十五章 信阳城

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布衣天国   孔门学渣   几回魂梦   盛世太子李承乾   黑铁时代   纤云止风   笑读朱元璋   师父偶来了   大宋奸臣   云梦深处   倾权天下只为你   风流王爷的小毒妃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说说十六国   明贼  

    第六十五章  信阳城

    张轩此刻确信,信阳城还真不是正方形的。

    人们似乎一想起城池,都是四四方方的一座城,但是真正的正方形的城池很少见,大部分城池都是因地制宜,要么用山河作为天然屏障,要么要迁就地势高低。。

    故而大部分城池都不是正方形的,北京,南京如此,信阳城也如此。

    张轩绕着信阳城看一圈,信阳城墙是紧靠着浉河,城墙也因浉河变得蜿蜒起来,张轩带着杨山绕了一圈,发现整个信阳有五个城门,而且城墙也没有多少平直的地方。。

    不过,这对他的计划并没有太大改变,只是要考虑一下浉河的问题。

    义军没有水师,也没有征调船只的时间与余地,故而水上定然是义军的薄弱环节,这方面张轩能够想到,那么曾经在义军之中厮混过的刘国能也能想到。

    所以,刘国能想要逃走,必然是走南门,而大军想要围攻信阳,必然攻其他几个门。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地方大,能够摆开兵力,而南门这一点,南城门与浉河码头之间,根本没有多少平地,如果太平时节这里还有一些房屋,此刻大军来回过境,这里的房屋早就不知道被谁烧成了一片白地。

    骑兵根本跑不起来。

    但是张轩还是确定了突击的地方,就放在南门了。

    刘国能并不是什么忠臣,他如果觉得守不住了,定然是会逃走,浉河是最好的逃走路线,一过河就能将义军给甩开。所以不管什么情况刘国能绝对不会将南门堵死。

    还有一个特别有利之处,就是南城门没有护城河。

    也许是南城门距离浉河太近了,不值得再挖一条护城河了。至于为什么不将城墙紧邻浉河,让浉河成为信阳城的护城河?原因很简单,这里是淮河流域。浉河也是要流到淮河之中,淮河水患,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距离浉河那么近,说不得就被水淹了。

    张轩回去之后,再次拜见了一次罗汝才,与罗汝才商议一二。当夜就一封书信射上了城头。

    “假打,弃城?”刘国能看着罗汝才的来的书信,心中暗道:“曹操就是曹操,这主意我怎么没有想到啊?”

    正如张轩所言,刘国能决计没有为大明效力之心,只有拥兵自重之意,在他看来,不要看流寇闹得如此厉害,将来还免不了要拉清单,没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他也明白,让曹,献两营让城别走,恐怕不行,十万两白银填不满两人的胃口,再多的他又不想给了,但是曹操这个主意不错了,双方激战十几日,他让出信阳城,等曹营与献营走了之后,他还能回来,再办一个通贼案,岂不是又能捞上一笔吗?

    刘国能一想道这里,就有几分心动,立即写了一封书信,上面写道:“十日。”

    第二天一亮,大军出动,四面八方的饥民涌动而来,从西,北,东,三个方面将信阳城半包围起来。

    锣鼓喧天。

    无数马队四面八方驱赶着这些饥民,有无数人大声喊的声音,传到了罗汝才的耳朵里面,“全部是白面馒头,吃了就上阵,破了信阳城,开仓放粮,吃香喝辣。”

    “破了信阳,开仓放粮,吃香喝辣。”

    每一个饥民都露出一股狂热的面容,为了活下去。

    罗汝才展开刘国能的信,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将书信递给了张献忠。

    张献忠说道:“这闯塌天想得到美,十日,左良玉在南阳爬都爬过来,他不会是想与左良玉里应外合,拿我们的脑袋去报功吧。”

    罗汝才说道:“老刘是有一点并不老实,但是却也不会如此恶毒,只是这十日万万不能允他的,吉先生,你给老刘写一封信,三日,只有三日。三日之内,我都放开南门,任他来去,如何他不走,那就不用走了。”

    吉珪说道:“是。”立即下马,准备了一个小案几,开始磨墨写信。

    张献忠说道:“张轩那小子,你真的信得过吗?”

    罗汝才说道:“信阳城看上去,是一个州城,却比一般府城都结实,落你我手中都是一个麻烦事,既然张轩想用命拼一下,就让他拼一下吧。”

    张献忠说道:“你不觉得他是奸细。”

    罗汝才说道:“这年头起兵的人,谁没有一点念想,就是老张你,还不是拜了什么土司官当干爹吗?不就是为将来留上一条后路吗?我从来不在乎跟着我的人,是什么心思,只要他能为我所用就行了。在我手心之中,他能翻出什么浪来。”

    张献忠抬起头来,看看日头,说道:“差不多了。”

    令旗一挥,无数饥民冲了上去,四面八方好像是海狼一样扑向信阳城。

    信阳城北门,刘国能根本没有去看下面的饥民。

    他是打老仗的,虽然近几年养的富贵了,身子几乎在横向发展,手下的士卒,也在富贵之中泡软了。不如当初敢打敢杀了,但是有一点却没有变的,就是打仗的眼力。

    饥民是打不了仗的,这刘国能老早就知道。

    当初他们起兵的时候,几十万人被几千官军追着,就是这个原因,他一看下面就知道,是做做样子而已,能过了护城河的就没有几个。

    刘国能看着手中的信,皱起眉头:“三天。”

    他几乎要答应下来了,但是不行。

    “杨嗣昌自杀,左良玉都挨了处分,这时候北京那位正着急上火的,我在朝中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这个时候出了事情,谁给我兜着啊,我即便是要丢信阳城,也要丢得漂亮一点,故而要与曹操砍一下价。”

    “七天。”刘国能一拍城头,咬牙说道。

    立即又有一封书信,从城头上射到阵前。

    就在刘国能在与罗汝才书箭来往,讨价还价的时候,张轩已经在路上了。

    天还没有亮,张轩所部就已经出发了,一并出发的还有杨山中军一千多骑。

    半夜时分,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子。到了浉河上游,然后张轩所部乘坐十几艘渔船,来到了信阳码头,就在三面围攻信阳城的时候,张轩也在码头下了船。头上打着一面旗帜,打着朝廷的旗帜,还挂着一面将旗:“黄。”

    是黄得功,黄闯子的名头。

    张轩借来用用。

    不过,这应该瞒不住城头多长时间的。

    “诸位,如今我们处于死地,如果攻城不下,掌盘子哪里没有我们的活路,而官军那边绝对会那我们的首级报功,故而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跟着我,攻破信阳城。”张轩目光扫过众人,说道出发。

    五百人分做六七队,中间围着数辆大车,而这数辆大车,就是这一次他们破城的关键所在。

    这里都是张轩亲手检查过的火药。

    “你们是什么人?” 城头远远的看见这数百人,只是上面居然打得明军的旗帜,他们也纳闷,觉得大概是援军。

    “我们是黄得功,黄将军的部下,特别派来援助信阳。”周辅明大声说道。

    周辅明为了报仇,他带着两个百户的人走在最前面。

    “假的。”城头的一个军官说道:“将军还没有搬救兵,哪里有什么援军啊,定然是假的,速速去禀报将军,说的严重一点。”

    “这几百人,又没有攻城器械,根本攻不下城,不用告急吧。”一个士卒不明白。

    “屁,不告急,打赢了之后,谁记得我们的功劳?快去。”军官低声在这个士卒耳边说道。士卒心领神会立即去向刘国能禀报了。